:::

氣候變遷賠償與付費 美中新外交爭鋒

  • 時間:2022-11-08 11:3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Politico
  • 撰稿編輯:楊明娟
氣候變遷賠償與付費 美中新外交爭鋒
聯合國COP27峰會在埃及夏姆錫克召開。(臉書)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COP27),11月6日在埃及紅海度假勝地夏姆錫克(Sharm El-Sheikh)登場。美國總統拜登將親率代表團參加,全力將美國打造成對抗氣候變遷的全球領袖,與中國在外交戰場上抗衡。

氣候峰會 美中外交角力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11月6日登場,為期13天。美國由總統拜登親自率領代表團與會,向國際宣示:在川普時代否認氣候變遷以及無作為,已經結束,美國將是對抗氣候變遷的全球領袖。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指出,美國將與中國爭鋒,以各自的節能減排方案,吸引開發中國家的支持。

儘管中國仍舊堅持依賴污染嚴重的煤炭,但多年來一直打著氣候變遷的招牌進行外交拉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宣布成立一個30億美元的基金,用來幫助發展中國家減少氣候變遷所造成的影響。

敦促富國加碼資助開發中國家適應氣候變遷,是今年這場氣候峰會的焦點。美國原本抗拒的立場正在軟化,但也同時把矛頭指向中國,要求中國也必須參與融資行動。

多年來,美國一直帶頭富裕國家抵制此類付款,但如今出現轉折,並把中國塑造為新的氣候妖怪。這也將挑戰北京認為中國仍應被視為發展中國家的主張。

美國氣候特使凱瑞(John Kerry)表示,中國應該提供資金,「特別是他們將在未來30年繼續增加排放量」。

損失與損害賠償 最大排放國中國應分擔

在全球談判的用語中,這個問題被稱為「損失和損害」(loss and damage),呼籲美國和歐洲的工業化國家,向低發展國家提供資金。這些國家並非造成氣候危機的主要元兇,但卻承受洪水、熱浪、乾旱,海平面上升等因氣候變遷而惡化的災難。

相較之下,美國在過去兩個世紀中向大氣中排放的溫室氣體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多。但美國目前是世界第二大氣候污染者,中國則是第一,碳排放是美國的兩倍多。


美國、中國的碳排放是世界前兩大。(圖:Pixabay)

許多受氣候衝擊最嚴重的發展中國家擔心,把中國拖入「損失和損害」討論,將會分散注意力,讓美國和歐洲在發展中國家之間播下分裂的種子。

加勒比海島國安地卡及巴布達(Antigua and Barbuda)的談判代表羅伯遜(Michai Robertson)說,「我確實認為這是一個煙幕彈」。羅伯遜是一個代表39個小島國聯盟的團隊成員之一。

在凱瑞領導下,美國和中國曾就氣候政策進行定期溝通,但中國在8月停止這種合作,以抗議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問台灣。現在,凱瑞把中國拉入損失和損害問題,加劇了人們的擔憂,美中關係恐為談判帶來新的麻煩。

綠色和平東亞分部(Greenpeace East Asia)氣候分析師李碩(Li Shuo)指出,「如果兩個最大排放國甚至不能相互交談,我沒有理由相信人類可以解決氣候挑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向附合聯合國的主張,即富國和窮國在氣候變遷方面,承擔的責任不同。然而,美國認為,中國不再屬於發展中國家。 

中國堅持南南合作模式 美試圖分化

長期觀察氣候談判的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氣候科學家、國際事務教授歐本海默(Michael Oppenheimer)質疑,美國新策略的目的是在中國和發展中國家之間製造隔閡,「稍微分裂一下這個集團,是美國認為的外交政變」。

中國原則上可能並不反對賠償氣候脆弱國家,但必須按照中國的條件進行。這意味著必須在「南南合作」(South–South Cooperation)的模式下進行。這可以使北京規避必須模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界限。這個界限被用來區分中國與美歐所承擔的責任。

但羅伯遜說,讓中國接受加入全球捐助者集團,是「愚蠢的差事」。他的島國集團希望在埃及的討論,能側重於建立一個新的全球基金,以應對氣候變遷造成的損害。

拜登政府高級官員則表示,希望先評估現有的資助組織是否能夠充分解決損失和損害問題。雖然凱瑞並未排斥新基金的想法,但官員們擔心,建立新機制將花費太多時間和談判。

開發中國家擔心,當需求仍未得到滿足且不斷增長時,從現有資源中提取資金,恐無法擴大可用的氣候援助。

美中緊張關係升溫,包括碳排議題在內的氣候合作談判已被喊停。雙方能否在這次埃及會議上,暫時握手言和,成為關注的焦點。

李碩認為,北京在COP27峰會上的優先事項將與政治有關,尤其是與美國、歐盟等主要大國的關係。究竟COP27會使各國進一步邁向分裂,或成為將地緣政治與氣候行動分開看待的轉折點,端看大國將如何互動。

相關留言

COP27峰會埃及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