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擔任COP27東道主 埃及期待建立國際地位

  • 時間:2022-11-10 11:46
  • 新聞引據:採訪、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
  • 撰稿編輯:楊明娟
擔任COP27東道主 埃及期待建立國際地位
COP27在埃及夏姆錫克(Sharm El-Sheikh)舉行。圖為夏姆錫克國際會議中心。(路透社/達志影像)

今年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COP27)在埃及紅海度假勝地夏姆錫克(Sharm El-Sheikh)舉行。埃及期待藉由這次會議,實現氣候變遷的一些優先事項,鞏固作為非洲和中東區域大國的地位。

主辦COP27 提升埃及國際聲望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11月6日在埃及登場,正值世界面臨COVID-19疫情、高能源價格、烏克蘭戰爭,糧食供應嚴重中斷等嚴峻挑戰。

作為COP27東道主,埃及期待自己在世界舞臺上,是全球南方(Global South)、特別是非洲的領導聲音。

埃及把這次峰會視為提升國際聲望,強化非洲-阿拉伯(Afro-Arab)認同的機會,並定位自己為全球南方和北方的搭橋者,不僅代表非洲和中東,也代表全球南方。


COP27在夏姆錫克(Sharm El-Sheikh)舉行,埃及把這次峰會視為強化非洲-阿拉伯(Afro-Arab)認同的機會。(圖:Google map)

開羅上一次主辦國際重大活動是1994年的聯合國國際人口與發展會議(UN's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今年,COP27為埃及提供了政治和媒體的高可見度。

最重要的是,2022年的埃及已與1994年時不同,當時埃及陷在伊斯蘭叛亂困境中。如今的埃及,把COP27視為提升在區域聲譽的機會,儘管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聲量更高,並擁有更大的財務自由。

不過,埃及具有另一個明顯優勢,作為非洲-阿拉伯國家的雙重身份,在非洲和中東地區都有一席之地。

利用全球聚光燈 扮演非洲代言人

埃及正以混合參與者的身份重返非洲,將自己定位為通往非洲的門戶,以及在非洲大陸不斷擴大足跡的戰略參與者。

埃及在2019年擔任非洲聯盟(AU)輪值主席,藉以將其形象提升到尼羅河流域和北非以外的地區。作為非盟主席國,埃及在各種國際舞台上,代表非洲大陸的觀點。

2020年2月,非盟輪值主席國移交給南非後,埃及仍繼續加大融入非洲戰略格局的力度。從與迦納合作創辦加納國家航空公司,到與奈及利亞合作打擊恐怖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從建造坦尚尼亞尼雷爾(Julius Nyerere)大壩,到尋求與蘇丹的戰略聯盟,埃及正尋求一個多層次的非洲戰略,重點是深化外交、經濟、醫療、安全和國防合作。

此外,埃及與蒲隆地(Burundi)、肯亞和烏干達簽訂一系列軍事與安全協定,並與吉布地、盧安達、塞內加爾、南蘇丹、坦尚尼亞和尚比亞建立了外交和經濟關係。

埃及也發起「亞斯文永續和平與發展論壇」(Aswan Forum for Sustainable Peace and Development),利用這個以非洲為重點的平台,定期磋商,幫助非洲在COP27上對能源取得和公平能源轉型採取統一立場。

埃及把這一軌跡從非洲大陸舞台擴展到全球舞台,COP27被視為一個機會,展示埃及在氣候變遷方面的全球領導地位。

此外,埃及也希望藉此讓世人關注其自身面臨的氣候危機雙重打擊。埃及是一個水資源匱乏的國家,而且因為衣索比亞文藝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正面臨尼羅河供水減少的威脅。

歐盟的新興能源合作夥伴

此外,埃及北部海岸正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脅。舉例來說,如果全球氣溫升高攝氏4度,沿海城市亞力山卓(Alexandria)可能會在海平面上升的情況下消失。

埃及也希望透過此次峰會,鞏固作為東地中海天然氣論壇(Eastern Mediterranean Gas Forum)創辦者的地位。在發現超級天然氣田「索爾」(Zohr),而轉變為天然氣淨出口國後,為確保在地中海的天然氣權益,埃及於2019年創立該論壇。

憑藉其地理中心地位和現有的沿海天然氣設施和管線基礎設施,埃及成為以色列和塞普路斯的天然氣出口中心,這也代表著埃及在地中海地緣政治的戰略地位。

此外,烏克蘭戰爭導致歐洲當前的能源危機,使許多歐洲國家領導人決定前往夏姆錫克,這是因為埃及對歐洲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性。同時 ,埃及已承諾,將向歐洲出口天然氣,以替代俄羅斯的供應。埃及在地中海天然氣地緣政治中心的地位,意味著埃及與歐盟之間的牢固關係。

在全球南北之間架起橋樑

埃及也利用此次峰會,大力倡導全球南北(Global North and South)氣候平等。埃及認為,非洲不應與歐洲、北美和東亞的工業污染大戶相比,他們在歷史上對氣候危機做出了不成比例的貢獻。

埃及提出歐盟曾在2021年承諾,優先考慮結束對化石燃料的海外投資,包括天然氣。但由於烏克蘭戰爭和歐洲當前的能源危機,這個優先事項在2022年已完全改變。

由於能源危機,七國集團(G7)取消終止對天然氣項目融資的承諾,加上為實現能源安全,決定擴大國內化石燃料(包括煤炭)的消費,這些做法已削弱歐盟作為氣候談判主導力量的地位。

在能源安全和氣候變遷之間找到平衡,是COP27的主要優先事項。埃及認為,全球南方和北方都需要實現現實的目標和承諾。而由於在非洲、地中海和歐洲間的橋樑地位,埃及在尋求各方都可接受承諾的努力過程中,正扮演領頭羊的角色。

相關留言

COP27峰會埃及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