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馬59/初執導筒拒九把刀加入 柯震東:不想別人說他教我

  • 時間:2022-11-16 17:4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金馬59/初執導筒拒九把刀加入 柯震東:不想別人說他教我
演而優則導的柯震東首度執導筒拍攝電影《黑的教育》,就獲得金馬最佳新導演提名肯定。(金馬執委會提供)

今年金馬最佳新導演入圍者中,演而優則導的柯震東最受矚目,首度執導筒拍攝電影《黑的教育》就獲得金馬提名肯定,且拍攝過程不只沒有執行導演,更刻意避開讓九把刀加入協助,「就是不希望外界說是他教我導戲!」

第59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入圍者分別來自台灣柯震東、曾英庭,來自馬來西亞劉國瑞、新加坡導演何書銘與澳門導演孔慶輝,5位新導演今天(16日)齊聚金馬新導演論壇,剖心深談,分享啟動電影生涯的首部長片作品。

曾英庭(左起)、孔慶輝、劉國瑞、何書銘、柯震東5位16日出席由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文祥(右一)主持的金馬電影新導演論壇,分享首部電影劇情長片拍攝心得。(江昭倫 攝)

演而優則導的柯震東最令外界感到訝異,繳出的首部長片《黑的教育》絲毫看不出青澀,且拍攝過程也不設執行導演從旁協助,就連合作九把刀都只讓他擔任編劇,拒絕他加入拍攝團隊,柯震東坦言,就是不希望讓外界認為是九把刀在教他導戲。柯震東:『(原音)執行導演的部分,這是我盡量避免的事情,包括九把刀我也希望他不要參與太多,就前期劇本討論完之後開始組team,就不要加入,因為這件事情會變得很容易把我跟他,或是變得好像是他教我怎麼導戲,我希望去避免,我也盡量不去問趙德胤或其他人,因為我怕我的想法會因為他們的經驗,他們很優秀的導演作品,我自己會被影響,所以我乾脆不要他們加入,後期就我自己一個人來。』

《黑的教育》劇情描述三個剛畢業的高中生,因為一場失序的玩笑,結果帶給三人意想不到「成年禮」。柯震東說,該劇本大綱七、八年前就有了,後來自己開了公司,才想起這個劇本,剛開始也沒想到自己當導演,但和其他人越聊越多,發現自己最清楚劇本想要傳達什麼,就決定親自「下海」,但剛開始要說服外界信任他,認為他不是開玩笑,是認真想當導演,過程確實蠻辛苦,但後來看到剪接成果,覺得所有演員們的表現超乎預期,柯震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有相當多戲劇拍攝經驗的台灣導演曾英庭,首部劇情長片《查無此心》也獲得金馬最佳新導演入圍肯定,他透露自己會走上拍片這條路,與現任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藍祖蔚與金馬執行長聞天祥的影響與鼓勵有很大的關係。

來自澳門的孔慶輝,6年前就曾以《撞牆》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今年再以劇情長片《海鷗來過的房間》角逐金馬最佳新導演,都是澳門電影在金馬獎寫下的首次紀錄。但孔慶輝透露,自己到現在其實還是沒有非得當導演的決志,甚至因為籌備這部電影幾乎兩、三年沒收入,跑去考計程車駕照,沒想到考完了,就收到通知入圍金馬獎了。

《海鷗來過的房間》描述一位曾是作家的房東,與擔任劇場演員的租屋房客之間所發生的故事。孔慶輝說,整部片子並沒有完整的劇本,拍攝過程也很有機,大家一起即興創作,這也導致他後來剪接時很痛苦。

新加坡導演何書銘首部劇情長片《花路阿朱媽》,描述一位新加坡大媽因為迷韓劇到韓國旅行發生的故事,他透露與韓國團隊合作,對方對於劇本、美術很多細節都有非常深刻的看法,讓他學習成長許多。

從馬來西亞到香港求學與發展的劉國瑞,首部劇情長片《白日青春》就獲得今年6項金馬提名,該片透過一個早年從中國偷渡到香港的大叔遇上年僅10歲的巴基斯坦難民小孩,兩代香港難民相遇,展開一日偷渡的故事。劉國瑞說,最初寫劇本時沒有想過製作,因此製作過程非常辛苦,拍完後覺得與自己當初設想的還有三、四成差距,覺得還可以更好,但所有過程對他來說也都是寶貴的經驗。

相關留言

金馬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