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被捕都在當局計劃中!從多位藏人獲刑看中共對藏區控制的升級

  • 時間:2022-11-22 18: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他們被捕都在當局計劃中!從多位藏人獲刑看中共對藏區控制的升級
甘孜當局對多位藏人以「分裂以及危害國家安全」罪判刑。(網路圖片)

據外媒報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級法院於今年9月以「分裂以及危害國家安全」罪對六位藏人作家和活動人士:白瑪仁青、塞朗、崗布優博、桑珠、才讓卓瑪、及崗吉珠巴嘉,分別判處4到14年徒刑。判決書全文迄今為止尚未公佈。這六位藏人都是在去年中共準備建黨百年紀念儀式前夕被捕 ,今年中共二十大召開之前被判刑。

從目前得到的資訊看,這次對六位藏人的判刑仍是套用以往方式,使用「分裂和危害國家安全」這類專門針對藏人的指控。才讓卓瑪因參與2008年以及2012年的和平抗議曾被拘留過兩次; 白瑪仁青、崗布優博、桑珠和崗吉珠巴嘉都曾因撰寫、出版書籍和報刊被判刑 ,崗布優博、桑珠和崗吉珠巴嘉曾被指控的另一項罪名是成立「非法組織」(反抗組織); 塞朗因從事環境保護和宣導西藏民族教育、組織討論藏族家長健康問題曾被拘留過。從這六位藏人近十幾年來的經歷,可以追溯到中共期間相關的文件和措施,瞭解其對藏區管控的升級 。

1.不斷升級管控藏區的措施

中共近十幾年對藏區的社會控制主要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準備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開始的。當局對甘孜和其他藏區重點監控,維穩經費的增長速度遠高於四川其他地區,整個藏區的維穩經費是全國人均的2倍。 2008年西藏全境大規模抗議被鎮壓後,中共逐漸在藏區社會推廣維穩網格化管理。

從2012年開始,中共開始在整個藏區的城鄉社區實施維穩網格化管理與「聯戶單位」結合的保甲制度 ,每個聯戶單位包括十戶到幾十戶,聯戶單位都有專門的中共官員監控。以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巴塘縣為例,中共在這個縣實施「全域並集」網格管理,全縣分成超過上百個網格,在每個網格建立黨支部,培養網格員,以「聯戶聯僧 」方式全天候監控藏人僧俗社區。中共要求在藏區幹部,與農牧民和僧尼「結對認親」,其目的是定期在藏區巡視,直接監視民眾,並對維穩官僚體系進行評估和強化。

從2018年開始,中共開始大規模打壓民間自發組織和獨立交流活動。近兩年來,這種對民間交流打壓呈現常規化和全面化。2021年3月20日,中共的22個官僚機構 包括紀委、組織、宣傳、黨委政法委、黨委網信辦、教育、科研、民政、公安、國安、財政、銀行 、住房、文化和旅遊、稅務、市場監管、外匯等部門聯合公佈了《關於剷除非法社會組織滋生土壤 凈化社會組織生態空間的通知》。各地方民政局根據這個通知又進一步制定了本地區公告,並不斷增加 「非法組織名單」。同年4月16日,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政局發佈了《關於進一步打擊整治非法社會組織的公告》這個公告明確指出,這次行動旨在「營造慶祝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平安社會環境」。甘孜當局在這份公告中專門列舉了五類「非法社會組織」,範圍涉及極廣,包括「經濟、文化、 慈善等領域」,並且特別強調了所謂「假借宗教旗號活動」的組織,也就是未經黨國批准的宗教組織。對照甘孜當局公告與22個部門通知以及隨後不斷公佈的「非法社會組織名單」,不難看出中共在甘孜和其他藏區的主要目的是強化壓制民間社會在保護藏語題等領域的交流,並進一步限制獨立於中共的宗教活動。

2. 對活動人士和已釋放的良心犯實施更嚴密的監控、更嚴厲的懲罰

這種升級打壓社會自發組織往往也伴隨抓捕許多被標定的參與人士。以這次中共22個部門通告為例,在通告發佈的半個月之內,近期被判刑的六位藏人中的五位被捕。塞朗與另外十位藏人上一次被捕時間是2020年9月,處於民政部另一次打擊「非法社會組織」鎮壓期間。這16位藏人被捕地點都是在自己工作和生活地點—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和爐霍縣。

抓捕甘孜藏族自治州16名藏人、對6名藏人的不公開庭審,更像是中共為目標優先而預先實施壓制社會的措施。在中共20大前的5個月內,僅自由之家收集了中共統治地區735件壓制錶達自由案例:其中被捕人數超過三千人。 這些對表達自由的壓制往往與中共官僚機構打壓民間交流的措施相配合。

當局在鎮壓民間自發組織的同時,使用已建立維穩網格和社會信用系統,監控被列入黑名單人士。這六位被判刑藏人因言論或參加和平示威都被判刑或拘留,被釋放後仍被嚴密監控,沒有行動自由。

3.生生不息的民間獨立交流和社會自組織

今年9月,甘孜當局對六位藏人以口袋罪判刑,並未公佈任何指控新的證據,也未告知與塞朗同時被羈押的其他10 位藏人目前狀況。這些鎮壓措施目的是壓制西藏文化和獨立活動,剷除異議,預先防範,尤其是對以往活動人士繼續實施嚴厲懲罰。

中共在西藏和其他統治地區以高壓塑造奉旨發言,奉旨環保,奉旨上街,懲罰任何超出奉旨範圍的行為。中共經過多年數輪對社會自組織和民間獨立交流打壓,也不得不承認民間自組織處於「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狀態。維穩的防微杜漸、試圖根除社會異議的土壤,反而為反抗中共專制準備了新的土壤和種子。

作者》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