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紙革命並非「他國之事」

  • 時間:2022-11-30 21:3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白紙革命並非「他國之事」
香港民眾以行動聲援「白紙革命」。(圖取自推特)

一場烏魯木齊的大火,封鎖了人們的逃生出口,卻封不住消息的傳開。當上海幾百市民聚在烏魯木齊路上示威,透過那罕有得不得的直播窺望牆內,一幕又一幕的既視感油然,「下台」、「放人」的呼聲,你很難相信這來自上海;大學的示威校方的應對,校園裡竟不見有公安的出現,活生生賞了香港的一扇耳光。凌晨三點半,當全球的目光注視在卡達,看美斯是登機還是登基,手機的直播映著是更多人的手機直播,映著同一處的綠茵草場,但依然要站上街頭,訴說一個訊息,他們也是人,活在和我們同一線上的人。

那些勇氣無從量化,但應該被感同身受,也應該能。站出來所面對的不單是極權的壓逼,尚有周遭的無力感,當香港公民社會在一紙法律下近乎頹然崩塌,香港和中國所面對的相去無幾,卻在香港絕無僅有的報導下,更多只是冷嘲和熱諷的回應,「他國之事」的落井下石,無不重覆將自己的犬儒放大。

當南京傳媒學院學生為聲援死難者,在校內點燃起更多大學加入的那引信時,面對隨時稍有不慎的星星之火,校方是如何應對的:關燈令現場難以拍得清楚映像,甚至見不到任何一個公安在場,校方也承諾對事件不追究。反觀香港是如何對待學生的:凡有騷動幾部攝錄機伺候,動不動就主動報警引狼入室,甚至有學生會被頒禁足令,第一批因示威而被警方介入的學生,還竟然出現在香港,一比下今日竟是如此諷刺,那種高高在上的恥笑,其實是哪來的優越感?

香港當日所能獲得的影響力,一切源於幸運地獲得國際的關注。當今日熱潮退卻,世上有更值得關心的事,香港的事幾乎無人過問,看那些遺下的政治審判,上得了多少國際頭版。當我們希望國際再次關注,為後國安法時代的籠罩帶來丁點星光,同樣受到壓逼的人民燃起燎火時卻嗤之以鼻,又是何等的矛盾、狹隘。

或者我們做不到支持,但我們起碼能做到不反對;就算不會多一個朋友,起碼我們有共同的敵人。覺醒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香港的本土思潮經歷過多少曲折,不解,留難,針對、台灣的民主亦不是一蹴以就,亦仍在不斷完善。所有革命都有物銘誌,有色記認。白紙革命,此處無聲勝有聲,是對極權說的,也是對著嘲諷者說的。

作者》布寒野  前香港網媒編輯,飄洋來台後繼續心繫家園。

相關留言

中國掀「白紙革命」抗議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