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防疫也「躺平」!染疫重症和死亡率創「中國奇蹟」

  • 時間:2022-12-26 17:5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防疫也「躺平」!染疫重症和死亡率創「中國奇蹟」
中國防疫政策突然轉向為與病毒共存後,陽性患者不但爆增,醫療體系也瀕於崩潰。(圖取自微博)

習近平親自指揮的中國式「政治防疫」,從極端動態清零突然轉向「與病毒共存」,中國各省、市、自治區在12月上旬陸續宣佈防疫解封。十多天之後,海內外的社交平台上開始瘋傳解封之後的中國,陽性患者爆增、醫療體系瀕於崩潰、民眾買不到退燒藥和快篩劑、殯儀館遺體爆滿、焚化爐應接不暇的「有圖有真相」的新聞。

獨裁者心態  拒絕外援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柯比12月14日表示,美國願意協助中國應對當前升高的疫情。德國總統、總理在同一時間相繼表示,可立即運送數億劑BNT疫苗協助中國抗疫。對此,中國外交部回應:中方目前疫苗加強針的接種工作正在有序推進,藥品和檢測試劑總體可以滿足需求。而且,中國有「體制優勢」,一定能順利度過疫情高峰。

也許獨裁者的心態都是相通的,所以歷史的悲劇才會在現實中反覆重演。在毛澤東時代,「三面紅旗」的大躍進造成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1976年發生數十萬人死傷的唐山大地震,當時各國政府都希望援助中國,均遭中共拒絕。在整天將「為人民服務」、「人民就是江山」掛在嘴邊的「人民領袖」的眼中,人民其實是輕賤的「芻狗」、收割的「韭菜」、捏死的「螻蟻」。當科學防疫被習近平異化為「政治掛帥」、「政治掛帥」被異化為「定於一尊」,整個中國,無論是「居廟堂之高」,還是「處江湖之遠」,都發不出、容不下反對的聲音,那麼無庸置疑,這樣子的國家已是一個「風雨淒淒、風雨如晦」,聽不到「雞鳴」、找不到「君子」的人間地獄了。

中國疫苗毫無防護力 解封毫無準備

當我和昔日衛生學校的同學們在電話中聊起現在失控的疫情時,這群在中國基層醫療院所工作的醫務工作者不約而同地一致認為:疫情之所以「井噴式」傳播,被感染老人和兒童重症率、死亡率居高不下,其根源在於,中國研製的疫苗防護力非常低,甚至沒有防護力。在中國,老百姓打疫苗帶有強制性。中國的國產疫苗研製成功之後,提升疫苗施打率是地方政府最重要的政治任務之一。因此,「大白」侵門踏戶抓人打疫苗的場景,才會在中國頻頻上演。據在疾控中心工作的同學透露:中國國產疫苗接種率非常高,約有九成以上的中國人接種了二劑疫苗,七至八成接種了三劑疫苗。

三年的防疫,中共研發了幾款沒有防護效率的疫苗,然後,除了全民核酸便是暴力封城,不去提升醫療量能,沒有對救命的基礎藥物進行前瞻儲備、合理增產和及時管控,是造成老年患者染疫死亡的原因之一。中國沒有健全的全民醫療保險,絕大部份民眾沒有定期身體健康檢查的習慣,老年人普遍都有自知或不自知的慢性病,染疫之後自身的免疫力和抵抗力低下,再加上買不到藥,進不了醫院,得不到治療,最後的結局,是重症率和死亡率之高,又創下了一個震驚世界的「中國奇蹟」。

醫院裏塞滿上級領導的關係戶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這是我一位在中國鄉鎮衛生院工作的衛校同學,對於此次疫情發出的感慨。這位同學在衛生院已經工作了二十多年,熬成了科室的主管,在當地也構建了一定的社會關係網、累積了不少的人脈資源。但是,面對在突如其來的疫情海嘯中「陽」了的高齡父母,身為醫務人員的同學,同樣是「買不到藥,進不了醫院,得不到治療」。諷剌的是,在他工作的衛生院中,卻被上級領導塞進了遠遠超出他們醫療量能的關係戶。塞進來的關係戶病人,其本人或者親友的行政級別,最低都是縣處級以上。我的同學,只是一個不夠資格讓雙親住院的行政「副科級」主管而己。

同學所生活的縣城,出城十公里,便是號稱有十萬群山的雪峰山脈。因為縣城染疫過世的人太多,火葬場火化不過來,,一些當地人便開始將過世的親人們,運到城外雪峰山的山野荒地,用土葬的方式讓逝者「入土為安」,當地政府也在睜眼閉眼之間,默許了這樣的情形發生。幸運的是,同學在參加朋友舉辦的土葬時,在野外山林中找到了一大片野生的魚腥草,他將這些魚腥草採集回家,煮出汁液讓父母服下,居然退了熱,雙親挺了過來。

讓老人大量倒下 拯救瀕臨破產的養老基金?

坦白說,中國染疫老年人的大量死亡,也使我對一則在社交平台上流傳的傳言心生恐懼和焦慮,害怕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成為中國政府防疫「躺平」的下一個犧牲者:「習近平和共產黨在解封後故意讓疫情失控,使得中國領養老金的老人們,經歷一次大規模的殘酷的死亡,以拯救中國瀕臨破產的養老金系統。」所幸,在「數九嚴寒」開始的「冬至」之日,聽到同學找到魚腥草救雙親的消息,使我彷彿看到了一縷穿透嚴冬陰霾的溫暖陽光。我急切請求同學在假日送一些魚腥草給我家(兩地相隔一百多公里)備用,他毫不猶豫答應了。

謝謝同學。也許,面對這個「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的中國,我們之所以痴心不改地對「自由的靈魂、堅韌的生命、清澈的目光、純凈的笑容」依然充滿向往,便是流淌在日常生活中,那些點點滴滴的父母之慈、師長之誨、夫妻之愛、兄弟之情、朋友之義,一直在給予我們溫暖和希望吧!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相關留言

中國疫情現毀滅級海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