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絢爛回歸生命 薛喻鮮重新展翅「回家飛」

  • 時間:2017-11-27 11:5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從絢爛回歸生命 薛喻鮮重新展翅「回家飛」
佛朗明哥舞者薛喻鮮舞出生命之作「回家飛」(江昭倫攝)
2014年自西班牙皇家馬德里學院第一名畢業的台灣年輕舞者薛喻鮮,放棄大好國際發揮舞台,選擇回到台灣,尋找跳舞的意義。三年來,薛喻鮮跟著媽媽深入部落與榮民之家跳舞,但同時還要面對佛朗明哥舞在台灣並非主流的處境,甚至面臨好友意外逝去,這些快樂、痛苦與悲傷的心情,薛喻鮮編成了舞作「回家飛」,12月1日、2日在台北水源劇場,要重新在舞台展翅高飛!

當薛喻鮮站在舞台上,只要音樂一響起,一跳起舞,就很難遮掩她的閃耀的光芒。她雖然是學的是正統的西班牙舞和佛朗明哥舞出身,但舞作卻融入自己的生命創作,更多是來自與台灣這塊土地和生命經歷給她的養分。
薛喻鮮10歲時就立志學佛朗明哥舞,12歲就考進皇家馬德里舞蹈學院,當個小留學生,一直到19歲畢業。她曾經代表馬德里學院在墨西哥、哥倫比亞重要劇院中獨舞,掌聲喝采不斷,但當時她並快樂,因為她突然感受不到為何要跳舞的意義,甚至因此罹患憂鬱症,也是在那一年,薛喻鮮決定回家,返回台灣。
但在台灣,佛朗明哥舞並非主流,不少人甚至會質疑她放棄這麼好的國際舞台,學歷是否根本是假的,薛喻鮮想要有所發揮,但門總是關著,後來她跟著媽媽深入部落和榮民之家,跳舞給部落的人和老人家們看,從中她獲得跳舞的意義和愛的感受。
但今年初,薛喻鮮卻意外失去了一位好友,讓她傷心、痛苦,一度放棄跳舞,在媽媽的鼓勵下,她重新跳舞,也開始對於生命的價值有另一層體悟。
薛喻鮮說,回來台灣這三年時間,她遭遇太多事情,有失落、有失去,卻也讓她懂得從舞蹈中昇華一切的意義,這也是她創作「回家飛」的目的。薛喻鮮說:『(原音)我想要用我自己生命的歷練去走去看,去激盪屬於我自己的舞蹈人生,我不需要再去想我的家到底是在哪裡,因為能夠給我最大的包容感、安全感跟安逸感的是舞台,所以「回家飛」讓我把這些不管是痛苦、又愛又恨的、最美麗、最醜陋的一切,化為最珍貴的養分,讓我在舞臺再重新飛一次。』
對22歲的薛喻鮮來說,佛朗明哥舞已經成為她的日常生活,她生氣、快樂、墮落,就會跳舞,跳舞好像變成一種藥劑,陪她度過生命高低潮起伏。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