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港交流取經 惡補中國研究

今天跟聽眾朋友談的是我跟國際媒體的接觸,到香港的訪問,以及如何將台灣真實的聲音傳達給國際社會,同時也聊聊在資訊封鎖的年代如何觀察中國大陸及中共的政策。 當時因為是戒嚴年代,媒體受到很大約束,不只國內的新聞媒體,國際的新聞媒體也把辦公室設在香港,在台灣只雇用特約記者,遇到台灣有大事才派特派員,或是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