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裂的道路(一)

遠離華盛頓大學之後,似乎還留下許多牽扯。未完成的博士論文,誠實地說,還一直懸宕在我內心。從大學四年級一直到碩士研究,宋代中國的歷史始終是我學術的重要關切。對於第十世紀到十二世紀的古典歷史,總是不時對我釋放迷人的氣味。那時常常坐在研究生圖書館,翻閱著特藏室借出的線裝書。那陳舊的紙質,泛黃的木刻文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