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嚴對人民生活的影響

  • 播出時間: 2020-05-19 08:00
  • 主講薛化元
戒嚴時期的髮禁(管仁健 提供)
戒嚴時期連演藝人員的頭髮及穿著也受限(管仁健 提供)

        上集節目介紹了台灣實施38年的戒嚴令,台灣被劃為接戰地區的戒嚴,因為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當時不是用協防,而是用台灣海峽中立化,也就是避免在台灣海峽發生戰爭,所以名義上也就是反對蔣介石反攻大陸,可是在那個時候,大家擔心人民解放軍打過來的機率還大一點。可是因為這樣,之後中華民國的國軍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發生的海、空戰爭,更不要說陸戰,都是在中國大陸沿海,因此,台灣和澎湖長期以來並沒有受到直接武力的威脅,假如這樣說,戒嚴是否有必要和正當性就值得再思考,未必如過去想的理所當然。

從這個角度來看,戒嚴軍管當然對人權箝制很厲害,可是連一般非政治性的,甚至人民的生活作息都造成影響。例如1960年代,世界是一個學運的世代、狂飆的年代,為了批判當時僵化的價值,國外產生了「披頭熱」,如果說得比較學術一點,就是對寒山、拾得的哲學有相當的研究。1960年代末期、1970年代初期,慢慢的披頭熱也傳到台灣。當時台灣還沒有開放觀光,一般國人與世界流行風潮互動比較少,不像現在這麼開放,再加上蔣中正面對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又以「復興中華文化」自居,所以將披頭熱視為奇裝異服,要用公權力介入取締。1970年10月8日,警備總部針對全國性取締嬉痞、奇裝異服、長髮等怪行,由警總政戰部主任白萬祥主持座談會,邀集了中央文化局、省市教育廳局、省警務處、台北市警察局、國家安全局、總政戰部等政府機關派員,當時的兩家電視台中視與台視也派代表與會。會中決議:奇裝異服、蓄留過長頭髮,影響社會善良風尚,不能容許在國內流傳,要求治安、教育單位加強取締。而對於演藝人員奇裝異服、蓄留長髮情事,一律嚴格取締之外,還要禁止他演出,從這裡可以看出軍方的管理、介入有多深。

1971年9月,台北市警察局就邀請各有關單位及大專訓導單位會商取締標準,除了對長髮、喇叭褲、耳墜以及暴露的服飾訂立規範之外,並且要求媒體配合取締,甚至連夜總會的表演人員也要一體適用。夜總會在當時是給外國人去的地方,以前的Pub一般人民是不能進入的。不僅警察機關在街道進行取締奇裝異服,當時的「掃街」行動就是警方將一條街的兩端堵住,再針對所圍堵街道裡民眾的服飾與頭髮進行檢查,如果頭髮過長,比較常見就是當場剪兩刀,為了美觀就只好繼續剪完,比較嚴重的是架到警察局去剪,喇叭褲、熱褲及迷你裙也都在取締範圍。所以戒嚴時期政府的介入不只是在政治或是言論表達,連穿著也會管,學生的髮禁就更不用說。而這樣的管制不是一朝一夕,而是延續了非常久,到了1976年還有超過一千名的演藝人員簽署生活自律公約,公約內容仍然有「不穿奇裝異服、不蓄不雅長髮」的規定。所以「非常體制」絕對不是只管頭皮以下的事情,頭皮以上的事情也要管,就因為如此,我們也瞭解到為什麼戒嚴體制不只是政治問題,也影響一般民眾的生活作息、包括服裝等等。

在這樣的戒嚴令下還有什麼事情會受到影響?接下來要介紹「特別刑法」的發展。特別刑法當中有些看起來沒有直接關係,例如:「陸海空軍刑法」聽起來只跟現役軍人有關,可是因為戒嚴,所以一旦交由軍事機關審判時,就會適用「陸海空軍刑法」。根據「戒嚴法」規定,觸犯戒嚴法所列刑法十類罪刑之外的其他特別刑法之罪者,也可以由軍事機關自行審判,或交由法院審判。可是「懲治叛亂條例」以及「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在戒嚴期間一定是交由軍事機關審判,根據憲法學者荊知仁教授的整理,總共有八部法律:「陸海空軍刑法」、「懲治叛亂條例」、「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懲治走私條例」、「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妨害軍機治罪條例」、「戰時交通電業設備及器材防護條例」等等。

而在「台灣省戒嚴時期軍法機關自行審判及交法院審判案件辦法」裡面,持續納入「懲治叛亂條例」以及「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的罪刑。那麼「懲治叛亂條例」是怎麼來的?「懲治叛亂條例」公布施行於1949年6月21日,有人認為這是為了在台灣實施戒嚴而制定的法律,這絕對是錯誤的,因為當時中華民國政府還在中國,所以應該是因應整個中國情勢而制定。可是早在之前,為了面對反對派人士,國民政府早就制定了「暫行反革命治罪法」以及「危害民國緊急治罪條例」,這個條例在1946年被廢止了。

但是動員戡亂時期的影響有多大?首先從「懲治叛亂條例」來看,這個條例是從「危害民國緊急治罪條例」轉變而來,但實際上是越來越嚴格,有學者形容這是「暫時法令的常態化」,本來是「暫時」卻變成「永恆」。到底有那些法令屬於這種原來有規定時間的法令,簡單來說包括了:「懲治盜匪暫行條例」後來變成「懲治盜匪條例」,以及「懲治走私條例」、「懲治叛亂條例」等,其中,「懲治盜匪條例」及「懲治走私條例」是在1950年才廢除它實行期間的規定,也就是這些法規有些是暫時,但是因為體制問題導致它常態處理。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