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探美麗島:美麗島事件的官方口述歷史

  • 播出時間: 2018-11-28 06:15
  • 主講陳儀深
由中研院已故研究員劉鳳翰所著的口述歷史《汪敬熙訪談錄》

        1980年軍法大審,將美麗島事件變成國際性的重要事件,海外的人權團體、台灣同鄉以及美國國會議員,給台灣當局相當大的壓力。以一件政治案件來說,當局的處理有他的目標,那就是要阻止美麗島政團進一步組織化變成政黨,這個經過美麗島事件後就打壓下來了,可是美麗島事件的影響到底如何,有一些社會學者做過一些論文的撰寫,中研院社會所的王甫昌教授就寫過這方面的論文,基本上是認為初期1980年,並沒有讓黨外的聲望提高,或是選舉有進一步斬獲,反而是有一點下挫。這也可以理解,因為當時抓了一大票人,人手不夠,政治人物也不是突然間可以培養出來的,聲勢上雖然初期下挫,可是受難者家屬和辯護律師紛紛高票當選,也顯示對美麗島事件的平反。

        如果稍微往後看,下挫只是一時的短暫現象,接下來就往上升,特別是1986年民進黨組成之前,黨外政團選舉的得票是往上走的,到了1991-1992年全面改選國會時,算一個高峰,過去都是萬年國會,在台灣改選的部分只占18%,起碼有八成以上是中國大陸的老代表。1991年是國民大會、1992年是立法院全面改選,這是一個重要指標,民進黨在1992年立法委員選舉就已經達到三分之一席次,選票也佔31%。以任何民主國家來說,一個反對黨在國會有三分之一席次就已經是重要反對黨了,而不是花瓶政黨。

        1980年代台灣政局的變化,開頭與起因還是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今天的學界當然是這樣看,但是以歷史研究來說,當時事件的經過和細節也不能只聽一面之詞,也就是黨外的說法,事實上有一些口述歷史是來自官方,像中研院一位已經過世的前輩學者劉鳳翰訪問過當時的警備總司令汪敬熙,汪敬熙是警總的頭頭,當然對美麗島事件、乃至於80年代的一些政治案件有介入。我稍微舉個例子,他對於美麗島事件的認知,當然他沒有直接說是中共在指揮,因為問他是否中共在從中指揮、攪和,他認為是沒有,可是他會提到一些比較間接的關鍵性,比如說施明德的外籍妻子艾琳達,他說她是共產黨,艾琳達是美國式的左派共產黨。

還有當時之所以只有12個人軍法審判,也沒有判死刑,最重的是施明德的無期徒刑,汪敬熙認為是蔣經國的主導,儘量不要抓那麼多人、也不要判太重。他認為當局開始的考量很簡單,是將「高雄事件」當做是違反「集會遊行法」,以及毆打憲警成傷。我讀到這裡認為他是在說謊,因為後來看到的檔案,調查局的偵訊綱要就不是這樣說的,一方面要將群眾打警察的事情確定,警察受傷和現場遺留的棍棒是證據,可是目標是要將這群人當做共產黨與台獨,所以這是很高度政治性的偵訊方向,而不是簡單的違反集遊法和毆打憲警。

事件之後,像許信良因為參與橋頭示威被監察院彈核,被免去桃園縣長職務,於是跑去美國,許信良這樣不知道是幸或不幸,因為他就沒有機會參加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可是他本來就是美麗島政團的要角,所以就變成通緝犯。許信良在美國的階段也是從美麗島開始的,他辦了一份《美麗島週報》,需要用到錢,汪敬熙說這就是共產黨跟海外台獨勾結的證據,他說中共是透過日本的台獨運動者史明拿錢給許信良。他說《美麗島週報》在洛杉磯的資金不夠,據報中共透過史明,拿25萬美金分兩次給許信良來維持《美麗島週報》的出刊,許信良為此還感激不已…等等。可是因為史明還活著,也有出版回憶錄,也跟一些台派的社會運動者密切互動,史明雖然是左派,但是跟中共不合,年輕時為了抗戰去了中國,但是他感覺到台灣人在中國受到歧視,在解放軍裡也是一樣,所以後來史明逃出來,在台北想要有一些武裝行動,但事跡敗露於是逃到日本。所以史明與廖文毅是不同系統,屬於比較左派的台獨運動者,他怎麼會拿中共的錢去給許信良,這個說法實在很牽強。

因為80年代的史明確實比較常去美國,現在還有一些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的學者跟史明的關係還是很密切,史明那時風塵僕僕,留著長髮,揹著演講時需要用到的海報版,有點像遊俠,只是背上揹的不是劍,而是捲起來的海報版。所以史明終其一生從他關心公共事務開始,除了在中國抗戰的那一段還有中華思想,可是等到他逃離中國回到台灣開始,就是一位台獨運動者,只是他比較少見是一位左派的台獨運動者。所以汪敬熙這樣的指控有點太隨性了,他說美麗島的這些人跟共產黨是有連繫的,這個跟偵訊時調查局的綱要,要跟共產黨連結是有關的。

到目前為止,如果要比對官方的說法可能要小心的使用資料,如果講的是當天的兵力佈署,例如:當天晚上保一總隊多少人,一個大隊四百人,兩個憲兵營,一個營四百多人,兩個營就八百多人,三個單位加起來一千兩百多人等等,這個可能比較可靠。如果要講到動機、海外的連結這些猜測的部分,包括他也提到美麗島的案外案,涉及林宅血案的澳洲學者大鬍子家博,1993年汪敬熙的回憶錄還是認為,家博如果不是親自動手也是來驗收的人,因為當天他有進出林宅,至於那個真正動手的人應該是國外來的,但已經逃走所以無法破案。家博也真是很冤枉,最近他才來台灣,我們也碰過面,家博這方面的回憶錄也有英文版出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