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探美麗島:80年代的氣氛轉換

  • 播出時間: 2018-12-05 06:15
  • 主講陳儀深
陳文成事件引起社會關注,除了出版《陳文成教授紀念專輯》,並要求公佈真相。

上一集提到美麗島案外案之一的林宅血案,林義雄這位受刑人被逮捕偵訊期間,家裡的老母親與兩位稚齡女兒被殺害,這件事情到今天還是無頭公案,因為台灣最近有「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繼續針對重要案子來追查,像我這樣的歷史研究者、政治史研究者,在陳水扁政府時代也就是2000年開始,有比較多機會接觸官方檔案,不論陳水扁總統或蔡英文政府,對一些政治案件進行整理與清查,並在檔案管理局開放。

可是這些大多是有經過軍法審判過程的政治案件檔案,如果是陳文成案、林宅血案等案件,沒有經過軍法審判有被審問的經過,就很難納入政治案件來清查。可是這些案子名氣很大、也比較引人注目,所以假定在看這些官方檔案時,無論是警總、調查局或是警政署,看到這種名字都會眼睛一亮,所以多少還是有。根據我所瞭解,促轉會他們有看到相關的檔案,像陳文成案,1981年7月陳文成回台探親,這位已經在美國教書的台灣青年回來以後死在台大校園,像這個就很難有審判的檔案資料,但是他的名字會出現。根據最近的資訊,因為陳文成要回美國,警總當時還在管入出境,約談陳文成一整天,那一天的錄音有留下來,可是到了晚上問完了,警總說有將陳文成送回家,只是他後來又出來,出來後又是如何死在台大校園,關於這一點,警總和官方都推說不知道,與他們無關,只是警總太早說陳文成是畏罪自殺,這一點反而有點露餡,既然說不知道又何必說他是自殺。所以這件事情雖然有新的檔案出現,可是檔案是不齊全的、中斷的,對於釐清他是如何死的還是沒有幫助。

雖然陳文成是不是情治單位的人下的手,現在看不到,可是是「那一方面」的人做的,已經成為關心這件事情的台灣社會共識,因為在80年代的氣氛下,情治單位也是要力求表現。2018年夏天,我曾經去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的檔案館,這裡除了蔣介石的日記之外,這兩年也收集了王昇的日記,我去看王昇的日記時,特別看了1979年12月美麗島事件期間,王將軍當然還是一副「打擊魔鬼」的態度,如果他的日記完全為真,他也是事後寫「昨天晚上美麗島的人在高雄鬧事…」,就事件本身他可能不是直接介入、主導,可是他的意識形態在這之前或之後,凡是談到黨外人士的口氣,如我之前所說,就是跟中共、海外台獨是同路人,是「三合一」敵人,這樣的心態,基於愛國主義當然是去之而後快。

所以它不是單一事件,除了林宅血案、陳文成案之外,還有江南案。美國作家劉怡良筆名江南,江南案明顯就是情報局長汪熙苓介入,至於是不是有蔣家第三代介入則沒有直接證據,是竹聯幫所說,可是官方檔案是到情報局長汪熙苓為止。一個情報局長這樣重要職位,會跟黑社會合作,讓黑道的人到美國去殺一位已經歸化美國的華裔作家,就不難想見,所以那個時代的氣氛我們要有一點想像。像陳文成案發生後,美國的匹茲堡大學、密西根大學這些台灣留學生,紛紛在校園辦追悼會、以及遊行抗議時,頭上都戴著超市紙袋子,眼睛上面挖兩個洞,讓別人看不出是誰,所以是很恐怖的,大家都怕如果有校園間諜拍照,送回台灣後會變成「陳文成」。

陳文成因為在校園裡、在美國同鄉裡,講話比較大膽、沒有忌諱,也有捐錢給美麗島雜誌,他寄回台灣的美金支票被警總查獲。而陳文成案也提醒美國「校園間諜」事件,像江南甚至是美國公民,還被情報局長派黑幫到美國暗殺,如果美國還是個像樣的政府,應該要有所追究,所以美國政府也有派人來台灣跟汪熙苓交談。像陳文成則因為已經在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教書,他們學校也有解剖學、犯罪方面的學者來台灣檢視屍體,這些事情會讓美國政府、甚至美國民間社會和媒體,對於台灣到底是什麼樣的台灣,腦中必須有所整理。

1978年年底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1979年之後有「台灣關係法」來規範雙邊關係,美國政府並不是無條件援助台灣,「台灣關係法」裡的措詞也有關切台灣的人權、自由部分。之前提到過哈佛的孔傑榮教授寫信給蔣經國時,有提醒「台灣關係法」裡相關的措詞,我寫文章就稱讚他是「內行」的,因為才剛剛發生的事情,還是用來規範美台關係的法律來警告台灣政府,不要做違反人權的事情。

所以說80年代是一個氣氛轉換的時代,美國從70年代的卡特政府就有人權外交的走向,可是並不具體,碰到具體國家的時候要如何訂政策,台灣就屬於這種必須考驗的。這裡面有些複雜,它不會自動產生力量,必須第一、有人犧牲;第二、確實這幾件事情國民黨政府做過頭了。再來有人權團體,包括在美國的台灣同鄉把它變成了一個問題,所以說我們今天做口述歷史時,就會發現1980-1981年很熱鬧,美國同鄉在芝加哥、華府、紐約、洛杉磯、舊金山示威遊行,或是到中華民國在美國的辦事處,甚至搗毀一些辦公用具,有沒有打人這個還沒有看到資料,總之這種示威已經不是拿著標語、喊喊口號而已,而是「侵門踏戶」去示威。

這個給國民黨政府相當大的壓力,然後是美國政府與國會議員也確實有來關切,這也導致1986年民進黨在圓山飯店組黨時沒有抓人,因為那時美國國會議員立刻寫信給蔣經國,表示組織反對黨是一般國家的公民權力,不要用這個理由來隨便逮捕人,這就是台灣走上民主化過程的重要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