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崛江町

  • 播出時間: 2020-07-01 06:00
  • 主講康寧祥
康寧祥手繪崛江町街廓圖
康寧祥祖父
康寧祥祖母

我是康寧祥,台灣有今天的民主成就,是四百多年來大家努力打拚的結果,當然未來也必須繼續打拚下去,在這個節目中我將與聽眾朋友分享,我親身參與台灣民主的歷程,也許可以給海內外仍為自由民主打拚的朋友們一些參考。首先要跟大家聊聊我小時候的崛江町。

現在大家幾乎都不知道崛江町在那裡?這個地方依目前的地理區域來看,大概是在萬華區的萬大路、艋舺大道、中華路二段跟西藏路的這個區塊裡,在行政區劃屬於萬華區頂碩里。這個里有一萬多人口,公民數超過八千。

小時候這裡四週都是稻田,村落旁有一條新店溪溢流的河道,台語稱為「無尾港」。高玉樹當台北市長時,為了整頓開發市區,就將無尾港加蓋,而這條加蓋的路,就是現今的三元街和西藏路。

剛才大致介紹了崛江町的區域與發展情況,但是我跟崛江町有什麼關係呢?我的家族原本在桃園大園,也就是現在桃園機場附近就是康氏家族的老家。以前沒有桃園水圳,水利設施不好,因此,雖然有一、兩百甲地,但是一年收成卻養不起全家。所以,我的父親農閒時還要到新竹的樟腦寮去打工賺錢,補貼家用。但他是家中長子,為了給家族更好的生活,幾經考量後決定到台北發展,到一間日本製餅工廠當學徒,後來學成開設餅乾廠,也就是現在我住的地方。

我是1938年在崛江町出生,我住的地方就是現在莒光路,當初我祖父一家就在那一帶耕田、居住。1969年我當選市議員的時候,這裡已經市區化,拆除了違章建築、驅逐養豬戶並清除垃圾場,所以,我就要求市政府開闢了莒光路。而莒光路就在崛江町中間地帶,這就是我與崛江町的關聯。

以前萬華後車站有一條通往新店的五分車,高玉樹當市長時,為了開闢羅斯福路,拆除了五分車軌,而現在的汀洲路就是原先的五分車道。這個範圍九平方公里的崛江町聚落,居民隨著萬華的起落,世世代代傳承下來。

我家對面有一座很大的祖廟叫洪祖厝,在清朝台灣割讓給日本前,是北部地區的大戶人家─崛江町洪氏家族的祖厝。台北市以前的九信合作社就是他們的家業。洪家的族老叫洪禮錠,比我早一屆當市議員,那時還是省轄市的市議員。另外,還有一座安公廟,奉祀唐朝「安史之亂」死守睢陽城的張巡將軍。因為這座廟宇的凝聚,崛江町居民就組織了一個崛江社,有鑼鼓陣、旗排陣以及歌仔戲團。音樂家許常惠調查地方音樂戲團時,經常找戲團的老板幫忙採集唱腔、曲譜。

充滿安公信仰的新店溪,上游是北勢溪、南勢溪,兩溪在烏來附近合流而下,到木柵時再匯入景美溪,到了萬華對面的江子翠(舊名港仔嘴),又跟大溪、新莊來的大嵙崁溪(大漢溪舊名)匯合,成為台灣的第五大河─淡水河。清朝時,原住民就駕著獨木舟(叫做艋舺),順流運送山產到龍山寺邊的淡水河岸出售,所以,你現在到廣州街或是龍山寺的旁邊,有一條街台語叫「蕃薯街」,他們就送蕃薯到那裡賣。

艋舺到大稻埕間的淡水河,內陸和海外的大小船隻,來來往往、商販絡繹不絕,所以有「一府(台南)、二鹿(鹿港)、三艋舺」之稱。日本人在淡水河邊築堤防止氾濫,又在萬華環河南路到大稻埕中間的中興大橋下開了堤門(水門),所以,萬華的居民都能進出河堤內外,觀賞從南洋(東南亞)以及從唐山(中國大陸)來的貨輪、商船。還有一個很值得介紹的叫「南郊」、「北行」。「南郊」是做東南亞的貿易商;「北行」則是與大陸天津做進出口生意的商號。在大稻埕開設茶行、棧間(倉庫)、洋樓。這些洋樓通常都有三落深,面向迪化街的第一落是店面;第二落是住家;第三落則是棧間(倉庫),出了棧間(倉庫)就是淡水港碼頭。這些洋樓現在還可以看到。這些貿易商將台灣的米、糖、樟腦與植物染料藍青輸出,進口海外的白銀、棉布等等,一片欣欣向榮,開展台灣的全球貿易。其中最有名的「膨風茶」,它是因為受到英國維多利亞女皇的欣賞,賜名為「東方美人茶」。原本客家人種「膨風茶」價格很低、乏人問津,沒想到迪化街大稻埕這些洋行的貿易商,將茶外銷到英國卻受到女皇喜愛,價格翻升。但種茶的新竹北埔客家人卻不相信,指商販「膨風」。

靠近環河南路的三號水門,是擔任過台北市長的黃啟瑞家族做木材生意的地方;辜顯榮(辜仲諒祖父、辜寬敏父親)則佔據第四及第五號水門,專賣食鹽,賺了很多錢。大稻埕的李春生專門進口荷蘭人的煤油,成為當時最大的企業家,所以,大家都說他是借番仔(荷蘭人)勢才賺大錢。

萬華(艋舺)慢慢就成為物流中心,從水路─新店溪;從海路─淡水河;鐵路有五分車(小火車)。南北縱貫鐵路的物產進入台北的大門就在這裡,也是台北盆地物產輸出全島和海外的重心。所以,艋舺當時的棧間、運送店以及貨物轉運業非常發達,這就是我要跟大家介紹的艋舺崛江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