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台大學生日

  • 播出時間: 2019-01-11 08:15
  • 主講范雲
1987台大511自由之愛(邱萬興攝)
1988台大511自由之愛(邱萬興攝)

    今天要跟大家聊聊1987年5月11日所發生的事情,那天在台灣大學的歷史上被稱為台大學生日。為什麼有台大學生日?而那一天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是在1986年考進台大,對於80年代末期比較在乎校園改革和校園民主化的學生來說,5月11日很特別,因為那一天在台大學生運動的歷史上,曾經發生過不少事情。為什麼都發生在五月呢?溫馨的五月台大以前有個傳統,會舉辦校園的母親節園遊會,說實在的,當時台大的學生都蠻逸樂的,因為大學聯考很辛苦,考上台大要畢業其實也並沒有很難。真正關心政治和校園不民主的學生畢竟是少數,少數的學生要如何讓多數的學生知道校園並不民主,並不是件容易事,所以當時有一個學生運動的理論叫「事件化」,事件化後就算有爭議,也會引起群眾的討論,在討論的過程中,問題才會被看到。511台大學生日就是一些大學生希望利用園遊會這個大學生難得聚在一起的場合,用一些方式凸顯校園民主有問題。

    舉例來說,當時有一位學生運動的積極份子李文忠,他是台大政治系的學生,他後來當過立法委員及國大代表,目前是蔡英文政府的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他在台大的時候是位問題學生,所謂的問題學生就是他讀政治系,對政治很有興趣,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在黨外雜誌工作,可是他成績不好,又三不五時支援及參與校園民生運動,惹怒了學校。結果台大就以他太多科不及格為由,要將他退學。可是李文忠認為自己的成績並沒有壞到校規退學的標準,將他退學是有爭議的、是政治性的,而當時有不少教授認為李文忠其情可憫。後來教授們組成委員會,一些自由派教授像胡佛等人都是委員,會中認為李文忠退學案應該再議,可是學校仍堅持退學處份,李文忠就在母親節之前於傅鐘下絕食靜坐,靜坐了很多天。所以,台大歷史上曾經發生過李文忠在5月11日母親節跟學校抗爭事件,不過抗議沒有結果,他仍然被退學。

    除了李文忠事件之外,之前也發生過學生在5月11日發動抗爭,不過,當時參與抗爭的學生人數並不多,從照片上看大約只有十多個人,就在台大椰林大道上遊行,訴求「普選」,也就是每個學生都有一票投當時叫做代聯會主席,後來普選後就改叫學生會。也就是關於選舉制度的改革,如果真的是學生自治,不是應該由學生決定嗎?可是校方堅決不肯開放一人一票選主席或是會長,所以這個運動就叫「普選運動」。當時一些有心的學生認為,透過學生普選可以促進團結、讓學生更關心校園事物,也能夠爭取到更多學生權益。因為當時校方和學生的不對等關係是很強烈的,校園沒有言論自由,審稿制度無法廢除,所以「普選」就成了一個校園議題。可是爭取了很久,校方就是不肯讓步。學生代表大會至少有兩次高票通過要將會長選舉方式改為普選方式,可是學校就是不認帳,這樣學生議會組織不就等同「家家酒」遊戲。

所以要如何突破普選就有困難,因此當時一些在策略上比較激進的學生,想出了在T恤上面印上「普選、普選、我愛台大」的標語,在椰林大道上遊行,現在看起來非常溫和的方式。結果,其中好幾位被學校記兩大過、兩小過留校察看的嚴格懲處,意思就是你再鬧一點事就會被退學。這是很嚴重的處罰,如果被退學就會失去學籍,連轉到其它大學的機會都沒有,而當時考上大學,特別是台大相當不容易,所以對那一群校園學生的政治犯,他們是付出了很高的代價。

5月11日曾經發生過這些慘烈的事情,所以後來我大二的時候,一些學生認為我們要記得這些歷史,把5月11日叫做「台大學生日」,因為這是一個屬於學生的光榮日子,有學生為了爭取學生權利、校園民主而付出了這麼高的代價。所以1987年時一些學生社團,包括:大學新聞社、大學論壇社、大陸問題研究社…決定一起再辦一次台大學生日,並且採用歡樂的方式,讓學生們感受到「普選」這個議題很重要。結果還是有學生被記過,只不過這次是記小過。包括現在的台中市長林佳龍因為是主導者,也被記了一個小過,原因是遊行沒有申請。當時學生和校方正在協商校園的集會遊行法,但條文還是很保守,需要事前審查,還不能使用麥克風,這不是很荒謬嗎?引起學生的不滿。所以1987年和1988年再辦一次學生日活動,都有使用麥克風。

「普選」這個議題為什麼重要?因為它奠定了後來學生會的改革。我是學生會改為普選後的第二任會長,第一任是羅文嘉。普選對校園的意義是學生更關心公共事務,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我們這種當時標榜改革派的出來競選,比較有機會針對校園議題進行辯論,當然也需要針對每位學生的選票進行草根動員,我記得我當時到宿舍裡一一拉票。學生的福利和需求也會被關注,例如學生要求在椰林大道上辦舞會,羅文嘉就開始辦椰林大道的露天舞會。所以普選的確在學生自治上有重要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