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選《時代雜誌》全球150位未來領袖

  • 播出時間: 2019-05-15 08:15
  • 主講康寧祥
1974年康寧祥入選《時代雜誌》全球150位未來領袖

        今天的「老康口述史」我要跟大家談的是1974年我入選《時代雜誌》亞洲版專刊「全球150位未來領袖」的經過。

        1974年7月15日的《時代雜誌》(TIME)發行全球150位未來領袖專刊,美國有50位,其他國家100位,我是台灣唯一上榜的人,我被推薦的原因,在專刊中有一段介紹:「這位有重大影響力的非國民黨人士,出身加油站工人,歷經市議員到立法委員,因為嚴厲批評國民黨政府,已經讓他成為島內台灣人重要的發言人,儘管他一直被官方監視,他毫不畏懼地批判那些1949年以來一直在統治台灣的大陸人。」

        那一期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入選者我也簡單介紹一下。美國的這幾位大家應該印象都很深刻,一個是拜登參議員(Joseph Biden),那年他才31歲,後來被歐巴馬總統延攬為副總統競選搭檔,後來當選副總統。一個是艾德華.甘迺迪 (Edward M. Kenedy) 參議員,還有一位是柯亨(William S. Cohen)眾議員,他在「水門案」的眾院調查中大受肯定,後來成為柯林頓總統的國防部部長。

        在亞洲有日本明仁天皇(Akihito,當時為皇太子),當年他40歲,還有石原慎太郎,他在一橋大學唸書時就以《太陽的季節》獲得1956年芥川賞,是有名的小說家,1968年以三百萬票當選參議員,做過東京都知事。還有一位是菲律賓的艾奎諾(Benigno Aquino),他當時被馬可仕總統關在牢中,1969年他是反對黨自由黨的秘書長,很多人都認為,只要他出獄,將是馬可仕最大的挑戰者,也一定會當選菲律賓總統,但是沒想到他從美國回到菲律賓時被暗殺。

        《時代雜誌》選拔全球150位未來領袖的條件,第一個是年齡,必須在這期專刊出刊前未滿46歲,因為這個條件限制,當時的古巴總理卡斯楚(Fidel Castro)因為超過十一個月,還有巴基斯坦總理布托(Zulfikar Ali Bhutto)超過半年,兩人都無法入列。其次必須是公共或社會領域的傑出人才,對社會有直接明顯的影響,第三是要求這些領袖與追隨者之間,必須是信任的關係,追隨者對領袖人物有足夠的信任,而不是因為個別受到監視與驅使。三十多年後,這些當年被選出的人物,有三分之二以上都對他們的國家、社會留下了一段輝煌的歷史。

        這本雜誌出來的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一天台灣名音樂家林二從日本回來時打電話給我,說:「老康我不知道你這麼偉大。」他說我被選為《時代雜誌》「全球未來領袖」,我當時想都不敢想,還以為他跟我開玩笑。我問他怎麼會知道,他說他在從日本回來的飛機上看到這本雜誌,當時絕大多數的台灣人看不到《時代雜誌》,因為被新聞局查禁而不能進口,不准在台灣發行。飛機上空姐還特別跟林二說,這是海關查禁品,不能帶進台灣。

        不過,兩個月後我第二次訪美,拜訪《時代雜誌》總部,他們在總部頂樓請我吃中餐,接待我的副總編輯跟我開玩笑說:「我知道你在台灣看不到這一期雜誌,所以特地準備十本送給你!」,這十本雜誌回台灣時我偷偷帶進來了,但是到現在一本都沒留下。

        接下來我來談談《時代雜誌》採訪我的過程。代表《時代雜誌》在台灣尋訪未來領袖作業的是沙蕩(Don Shapiro),他是《時代雜誌》派駐台灣的特約記者,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院,在校期間是哥大學生報的總編輯,畢業後就到了台灣,所以在台灣的時間相當長,也認識相當多台灣政治人物,像是雷震、郭雨新、高玉樹等人,對台灣情況相當瞭解。當時新聞局長是錢復,他對錢復也非常熟悉。

        那時候沙蕩帶著張廣基到我家採訪,張廣基是著名的戰地記者,參與過金門砲戰,有非常豐富的軍事採訪經驗與知識。他沒有說明要做什麼,進了我家就開始拍照,我還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一個國際大雜誌,居然連我住的八坪大的小屋和裡面的破沙發也要照,而我住家的附近特務也是全天候監控,他們也不在意。沙蕩在台灣尋訪全球未來領袖的作業,也跟其他國家的特派員一樣,遍訪大學校長、教授、社會名流的意見,最後他向紐約總部提出了三個人的名單,一個是外省權貴的第二代錢復,一個據說是台灣最大財團的企業家第三代,但是想不到以無黨籍身分,不斷挑戰蔣介石政權的我,最後被選上榜,《時代雜誌》說我代表台灣人發聲,而台灣佔台灣人口的八成五。

        沙蕩後來成為我的好朋友,目前還住在台灣,是美國台商協會出版的一本貿易雜誌的總編,還討了一位台灣老婆,甚至我出《台灣,打拚》這本回憶錄缺少了這期《時代雜誌》,他還幫我找到了,所以我很感謝他,否則我的回憶錄會失色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