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1977年

  • 播出時間: 2019-08-14 08:15
  • 主講康寧祥
1977年黃信介與康寧祥組成巡迴演講團。圖為1969年黃信介參加立委補選照片(邱萬興 拍攝)

   1977年(民國66年)是台灣政局極為詭異的一年,台灣的政治領導者與人民面對不同的挑戰與轉機,最終在這樣局勢中,台灣人民掌握了躍起的機會。

    1975蔣介石逝世,接任的嚴家淦任期到1978年5月20日,任期雖不長,但也不短,大概有三年的時間。但是在台灣社會,大家只知道有兩位總統,一位是蔣介石、一位是蔣經國,就是不知道中間有位過渡的總統嚴家淦。

    蔣經國雖然是聲勢最大的接班人選,但是他也不好過,因為在程序上他還需要經過國民大會一千兩百多位國大代表的支持,但是這些資深國代已經來台灣很久,遠離社會民意,與民意脫節,所以蔣經國如果要當選總統,這些保守國大代表的支持非常重要。當時他一方面要面對美國和中國如火如荼的「中美關係正常化」壓力,一方面又要鞏固「法統」,嚴密控制社會,好向那些老代表交代,獲得支持,以我當時的觀察,那種情況對蔣經國的壓力也很大。

所以在政治上,反對他的人照抓,案照辦,只是為了給美國人一點好感,下手稍留分寸。例如:謝東閔郵包炸彈案,以及海外基督教團體的「台灣人民自決運動」案,在當初台灣平靜的社會來說是很大的案件,但是都沒擴大株連。

    當時為什麼台灣社會給蔣經國的壓力比往常嚴重?因為《台灣政論》雖然只發行五期,但是所提出的問題也點醒了台灣的知識分子與中產階級,對時局不再麻木不仁,很多揭發選舉舞弊以及國民黨蠻橫的專書,包括:姚嘉文、林義雄的《虎落平陽》,張俊宏《我的沉思與奮鬥》,許信良的《風雨之聲》都相當成功地突破報紙、電視的封鎖。以前訊息的傳播主要都靠廣播,廣播的電波範圍雖然很大,但是整個廣播系統與頻道都是執政黨所控制。一些年輕政治菁英一再獲得報紙報導,知識分子和中產階級受到鼓舞,伺機而動。

1977年底「五項地方公職選舉」登場:包含縣市長、縣市議員、台灣省議員、台北市議員、鄉鎮市長,全島動起來,台灣社會南北、東西也開始連動與流通,這是國民黨到台灣來,首度五項公職一起改選,所以政治舞台上各種言論訊息的交換、流通,速度之快,在社會上形成很大的動能。

之前說到蔣經國接班所面臨的內外壓力,加上在全台灣沸騰的五種選舉,讓長期以來的各種壓抑與鬱悶,化做政見發表會及街頭衝突的激情,再加上國民黨違紀叛黨參選的許信良、蘇南成、邱連輝與張俊宏這些國民黨培養的台籍年輕菁英,所造成的社會關注與激動,更是加乘的衝擊。無黨籍政治運動者聲勢的崛起,也讓國民黨許多縣市遭到空前挑戰。

齊世英、吳三連、郭雨新與高玉樹等「五大老」看在眼裡,認為機不可失,於是我在五項公職選舉前兩個月,全島跑了兩趟,又遊說黃信介組成「巡迴演講兩人團」,到處去輔選願意跟我們站在一起的候選人。講到這裡要特別感謝幾位老前輩,當初我在全島跑時給我的鼓勵,還有已經過世的老戰友黃信介,如果當初沒有他與我一起組成 「巡迴演講兩人團」,台灣的民主運動不知道何時才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