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香港(18)今日香港

  • 播出時間: 2019-10-31 12:10
  • 心怡
細說香港 心怡製作主持

鄭宇碩 教授 : 對他們的威脅是外來的媒體, 因為這幾個月的政治危機, 外來媒體發揮了很大作用, 影响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同情, 以致西方政府對香港的態度, 也都直接對北京政府有相當的壓力, 舉例說川普政府已經清楚表示中美貿易談判會受香港情況影响, 巨體的影响涉及北京領導階層對動員解放軍有很大的顧慮, 最近也沒有再提動用解放軍到香港的問題了, 所以影响外媒是現時港府及北京政權很重要的考慮.

緊急法的問題: 所謂緊急條例法案是很古老殖民地的法案, 在1922年港英殖民地政府訂定的法案, 試想想在1922年的殖民地政府,雖談不上是無法無天,當時殖民地是沒有很強的法治或是自我限制的概念, 簡單來說, 緊急法是賦予殖民地政府很龐大的權力, 當時很典型的做法是港督全權處理,為了對港督有些許制衡,故港督也要徵求司法行政同意, 這是殖民地政府做事的方式, 現今, 港府欲動用緊急法案, 行政長官只要取得行政會議同意, 即可行使緊急法權力, 家要明白二點, 行政會議是行政長官的內閣, 行政會議成員是行政長官委任,行政長官要取得行政會議的同意可以話完全無困難, 另一方面, 此緊急法是古老法律, 賦予政府在緊急的況清下, 行使權力上幾乎沒有限制, 我們要明白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 他們也要知道有些限制, 否則外國的金融界, 外商對香港信心幾乎沒有了,香港政府現在是牛刀小試, 先行使緊急法(禁蒙面法),現在已經正在實行緊急法中的蒙面法, 這樣是有先例可循, 意思是港府可以隨時動用緊急法差不多沒什麼限制下的種種權力, 包括可以推遲原訂在十一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 或者對網絡渠道的限制, 這些都是港府實施緊急法可考慮之措施, 另傳統英國法律是警方必需在48小時內提出有証據向被捕者檢控,否則必須釋放被捕者, 但如果行使緊急法, 理論上是可以長期拘留被捕者,此緊急法在戰後歷史只有在1967年左派暴動時, 港英政府曾經有實施過,1967當年發起暴動的頭目的確是長期被拘留, 在沒有審訊,沒有被釋放的保障下長期被拘留.

估計中共領導層有幾種考慮, 第一種考慮是政權被威脅時, 用高層的說法是 <不惜任何代價要將此威脅消弭於萌芽狀態> 這是他們一路以來的思維, 維護政權致為重要, 任何對政權產生威脅,都不惜任何代價來打擊威脅, 從而產生阻嚇作用,例如劉曉波取得諾貝爾和平獎,其實任何明理的人都了解, 挪威政府對諾貝爾和平獎的委員會是沒有影响, 但中共是嘗試長時期制裁挪威,此手法並不合理, 但中方就是要利用制裁挪威來形成一種阻嚇作用, 另一個例子是無論哪一國領袖會見過達賴喇嘛也會被中方制裁, 可見香港動用緊急法確實會影响外資對港信心, 中共領導層現時是不惜代價來製造阻嚇作用,而鎮壓香港是更重要的考量. 另一種考慮, 如果香港受到衝擊會怎麼處理呢? 現時的看法,一方面抬舉深圳.十年前曾經也有類似的說法是要在二十年內或十五年內培養上海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現在大灣區發展等等都很重視發展深圳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意思是香港不是很重要, 深圳可以取代香港. 另一方面也都是中共領導層財大氣粗的想法, 有任何情況都會由中共接管, 若資金離開香港, 即由大量的央企或國企進入香港, 利用機會買走香港資產, 擁有香港所有資產. 事實上近幾個月來, 香港大地產商都感受到威脅, 非常之有可能央企或國企會大舉進軍香港地產業. 過往十年八年間, 有大量國企已經投資香港房地產並有相當高巿佔率......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