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香港(19)今日香港

  • 播出時間: 2019-11-07 12:10
  • 心怡
心怡製作主持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大家從各媒體拍攝播出的畫面都清楚看見現時香港警隊正在使用的執法行徑與我們巿民覺得警察應該做的事是完全不同, 防暴警的行徑是違反香港所有的警務條例. 自六月中警隊不展示委任証, 警隊亂放催淚彈等都已經是這樣, 而近期是變本加厲, 第二部份警員心理處於不穩定狀態, 行為是濫用警權之餘, 甚至有被指失控, 例如對街上行過的巿民都以不禮貎威嚇, 近期普遍現像是防暴警有意針對社工, 傳媒及救護義工; 防暴警見有人拍照影相就立刻揮警棍 或近距離噴糊椒水, 顯然是防暴警惡意攻擊並非驅散人群, 這個月防暴警是有針對性, 尤其對監察著防暴警行為的人(社工,媒體等)都採取一種敵意. 在完全不理法例規定下, 防暴警是很沒有必要地闖入私人住所, 命令居民跪低舉高手並採納粹手法在這批巿民手上用難以脫色噴彩留下記號痕跡, 他們目的是將其標認他, 可見現時防暴警是不理以往港警應該遵守的指引及規定, 完全無紀律, 也不理會警例, 而最大問題是防暴警違規的行徑似乎又得到警隊管理層默許, 甚至香港政府沒有任何官員對防暴警作出任何規範之言論, 所以香港人對警隊失控是有不同的判斷: 有一個可能是香港政府官員, 像是特首, 政務司長等都沒辦法控制港警及防暴警, 這是第一個可能性. 第二個可能性是隨著示威活動一直沒有平息, 也有可能特區政府有意縱容港警用更加暴力方式來嚇怕港民, 像上周日防暴警要求在公園看書的巿民離開, 其實這是一種變相的戒嚴, 防暴警做好多事都已經侵犯個人自由, 甚至言論上是挑釁現場社工,記者及和理非, 相反地防暴警縱容支持港警的人, 像上周日在太古城持刀襲民,咬甩議員耳的灰衣男, 港警是沒有任何行動要驅壓灰衣男, 最後是港民制服灰衣男, 這給人的印象是港警濫用暴力,行動是有針對性並加以擴大, 針對社工, 記者, 護理, 神職人員, 以致一般和理非, 所以有人說港警失控是可以理解.......

警察例行記者會的說明令民眾反感,但近兩次記者會有所調整, 即記者有不滿可投訴但不能在記召做出挑釁性行為, 其中有一位女記者在記召上抗議防暴警防礙採訪, 警方即時暫停記者會並熄燈... 今次是6記者靜默戴頭盔貼文字, 警指示威終止記招並指責她們是剝奪其他記者的採訪權, 剝奪巿民資訊自由. 這是一種轉變, 反映警方慢慢調節對傳媒態度, 近日港警行動是針對幾間尖銳的傳媒記者, 我會懷疑他們已經有一套策略, 先針對不支持建制的傳媒, 然後做成分化, 希望以示威記者的行為讓成個記者會拉倒, 分化傳媒間的關係, 減低市民對這些傳媒的支持. 這不是失控, 是有策略的做法. 隨著示烕活動繼續, 似乎政府及警方會繼續用這套策略, 希望透過加強壓力, 令示威人士慢慢失去支持, 萬一步入這個階段, 政府做任何事就會容易些. 在這種判斷下, 警察會更加過份, 政府繼續支持警察, 顯見是有一套策略,一套脈胳.......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