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向陽 談園丁的叮嚀--齊邦媛與國家文學館

  • 播出時間: 2020-02-13 00:00
  • 徐凡
向陽老師與齊邦媛教授
向陽在齊邦媛先生面前以台語朗讀巨流河
齊邦媛老師致向陽信函

齊邦媛教授於1998年12月28日給我的一封傳真信。這封信寫在拍紙簿上,撕下紙頁後再傳真出來。齊教授娟秀而又流露出大氣的筆跡,一字一字由左往右推進,彷彿秧苗,逐一播種在整齊的藍格線中,蔚成一畝字田。發現這封久尋不獲的信,使我倍感驚喜。揣想齊教授當年寫信的心情,每一段落,都是叮嚀,提點後輩晚生,要為台灣文學下田耕作。

齊教授的回憶錄《巨流河》第十章〈鼓吹設立台灣文學館〉之中。齊教授啟筆就說,「國家文學館之設立,是我以個人微薄的力量,向政府文化政策所作的最後一個挑戰」,接著回憶她催生國家文學館的歷程。齊教授早從1970年代起,就為台灣新文學作品編入教科書、為現代文學創作外譯等大事費心費力;此外,她也長期擔任中華民國筆會英文季刊義工顧問、總編輯,以「我們台灣」的心將台灣文學推向世界文壇,到此際還要為催生台灣文學的「家」奮鬥,以垂顧之心期許。

向陽老師於《自由時報》副刊發表〈打造台灣文學新故鄉:呼應齊邦媛教授設置「國家文學館」之議〉一文,呼籲台灣文學工作者採取作為,全面而廣泛地向有權者施壓,直到國家文學館設立完成為止。這篇文字,齊教授當然看到了,所以會在立院公聽會前夕給我傳真,叮嚀交代,冀望畢其功於一役之心,躍然行間。我讀此信,猶似暗夜發現火炬,更有追隨其後,搖旗吶喊亦可的心情。次日中午,我們見了面,參加公聽會。會後齊教授把原件交付予我,這份見證她為國家文學館奔走的手稿,就此珍藏至今。在《巨流河》朗讀會上,向陽老師受邀以台語朗讀〈鼓吹設立台灣文學館〉這一節,齊教授就坐在老師面前,可說是相當奇妙的因緣。2003年國家文學館開館至今,成績有目共睹。齊教授當年叮嚀,為台灣文學的展示、保存和研究作出的貢獻,。希望這份手稿能為台灣文學館所收,作為該館創建的歷史文獻而永久留存。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