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香港(24)如何看2020香港立法會選戰

  • 播出時間: 2020-03-26 12:10
  • 心怡
香港獨立聯盟 陳家駒

香港獨立聯盟 陳家駒: ( 眾志早前將其黨章由自決改為民主進步, 這做法是進步或是退步呢?)首先很遺憾黃之峰在上次區議會選舉中參與資格被褫奪, 周庭, 黃之峰等眾志人馬是牢牢被釘著,如果他們去參與立法會選舉的話, (都是一樣),是, 他們改黨章的做法是希望可以參與立法會選舉, 從而降低自己一些要求, 嘗試看政府是否會給機會他們參與. 對於我們獨派來說, 這做法是有些離棄我們, 眾志在2016參與立法會選舉,他們設立民主自決的理念是想包容各個人的政治取向, 包括泛民, 支持永續基本法的本土, 梁天琦及陳浩天的香港獨立等, 取得各派平衡, 在立法會可取得巿民支持, 很可惜, 當梁天琦, 陳浩天被DQ後, 青年新政也都不能完成立法會議員職務, 在這四年間, 獨派及本土派處低迷, 我們是沒辦法在不同地方表逹我們訴求, 也不知道要從哪個合法途徑去宣揚我們的主張, 去年陳浩天民族黨也被取締, 現在被抹黑成一個黑社會組織似, 眾志的做法是可以理解, 因為在去年的運動中有很多注視投射在眾志身上, 但我相信政府是絕對不會就此放過眾志, (就算改了黨章,選舉主任仍會篩他們出局?)沒錯, 曾幾何時補選立法會議席, 曾經屬自決派的劉小麗在補選時改投入工黨成為民主派人士並放棄自決理念, 最後選舉主任也是篩她出局了, 這顯示港府是有心掉難目標人物, 港府一直採強硬姿態, 看不到有任何理由需要妥協, 讓被釘牌者可參與選舉. 香港主權移交後, 對民主的想象是很糢糊, 2007-2008講雙普選, 2012提雙普選, 2017我要真普選, 我們的時間一直被中共拖延 , 中共給香港人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即再等一等就有普選了, (為何要拖延時間呢?) 拖延時間的原因是要不斷輸入中國移民進香港, 每日有150位中國移民來香港, 再加上中國專才移入香港是無限量, 中共要的票數很快會逹至飽和, 六四黃金比例就沒有了, 當講普通話的人口多過講香港語的人口, 就是這時中共真的會給香港一個民主選舉, 從而中共會很貼貼服服告訴香港人, 就算選舉親中派會穩勝, (中共早有策略對約五百萬總人口的香港滲入中國人口, 讓總人口數基數變大, 當真正實行普選時, 親中派仍是佔多數勝選) 九七後中國移入香港移民不斷增加, 曾陰權特首期間曾經說:香港是可以容納一千萬人口, 香港總人口不斷上升, 用不同的理由不斷輸入中國大陸人, 只是用廣東省番版放入香港使用, 將原本講香港語的香港人慢慢消除我們的文化, 消除我們的語言, 而輸入一些本身有接受過共產黨教育過的人, 移居香港, 再用不同的利益收買這些新香港人, 最後他們派來親共的新香港人大概二十年或三十年左右, 人數會足夠超越原港人數, 相反本土香港人生育率低, 生活環境差, 沒有這麼多福利令原港人的生育率極低, 這人口清洗策略大概在2023年, 到時中國移民香港的票數, 再加上收買建制派的票數, 已經可以超越原本支持民主派人士, 他們就是要拖延到這個時候, 才跟港人探討普選問題, (香港的媒體是否曾經探討及披露這消息的可能性呢?) 無線新聞曾經有分析過這問題, 但有良心的記者都已經離職居多, 之後我也沒有發覺有研究可以找得到, 以前可能還有港大研究, 慢慢地受到打壓排斥下, 最後講人口問題的組織變得好少好少,....(大概了解人口清洗政策是用中國人移民香港,倍增香港人口總數,未來在2023年中國移民會超原本香港人數,雙普選就冇問題) 不單只用中國移民人口數來突破本土香港民主派人口數, 中共還用移民香港的新香港人壟斷香港上層職位, 上流人士圈子, 早五年前, 我們看過一些研究指出, 所有的香港碩士學位佔八成多學位是中國學生就讀, 有十多個百份比是國際學生, 剩下幾個百份比才是香港人就讀, 他們不斷說香港有錢人可到外國讀碩士或博士, 一般香港家庭學生是很用心讀大學學位, 他是否有能力在香港讀碩士呢? 變相留在香港讀碩博士的中國學生留港做較高職位工作, 同時他們也會聘請同聲同氣的中國人, 慢慢地整個上流的渠道, 香港人很難爬上去, 而中國人很輕易就侵佔了上層地位, 我們看到現在在中環聽到講普通話多過英文, 這是很恐佈的事, 恒生指數很多成份都是紅籌股, (這是社會結構問題, 變成本土香港人只能困在中下層, 不滿情緒一定存在, 既看不到職涯前景, 就連公共屋村都沒辦法申請入住, 香港青年又怎能不憤怒呢? 因為中共對香港人口結構及政經組織結構早就有規劃地佔據. 我們回頭看香港各政黨過去又為香港人爭取或規劃了什麼呢? )......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