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向陽 談永遠的青鳥詩人-蓉子

  • 播出時間: 2020-03-26 00:00
  • 徐凡
蓉子新詩週刊〈形象〉
蓉子詩作手稿
1955年的蓉子
蓉子日記

在作家向陽老師在擔任華岡詩社社長,出版第一本詩集《銀杏的仰望》的那一年,常常拜訪蓉子、羅門在泰順街家居,只記得當年在泰順街四樓的燈屋中,蓉子與羅門招待的情景。那時的羅門,元氣充沛,創作力十足,都足以吸引年輕的愛詩人;而蓉子則是溫靜嫻雅,總是面帶笑容,輕聲細語,招呼我們一群年輕人,話語都被羅門搶著說去了。

向陽老師讀蓉子手寫的詩稿,攀爬在稿紙上的字,以溢出稿紙方格的氣派,不被侷限地跨越而出。蓉子工整而美麗的字跡,一如她給人的印象,端莊有緻,清淨亮麗;但再細看,這些字群則又有桀敖不馴的自信,表現了蓉子內在心靈的大度和不為世俗所羈的豪邁。蓉子最早發表詩作,是在《自立晚報》的《新詩週刊》,最早的一首是〈形象〉,這首詩頗受紀弦欣賞,特別用花邊加以凸顯。作為蓉子正式發表的第一首詩作,〈形象〉已經預示了她此後在詩壇的定位和具有女性主義傾向的詩風,在1953年她出版第一本詩集《青鳥集》,因而有了「永遠的青鳥」的雅號。

蓉子的詩素來被認為「柔美溫婉」,但看這首第一首詩作〈形象〉,詩中以絕對的自信,流露出自主的女性意識,「恥於裝飾你的衣裳」,不甘於做男性華冕上鑲嵌的一顆紅寶石,放到1950年代的父權文化氛圍中,特別強烈而耀眼。這正是蓉子之所以成為蓉子的特質所在,向陽老師在年輕時代與她接觸的過程中,儘管因為羅門的喧聲,使她相對無聲,卻總可以從她的詩作、言談和笑容中,強烈感覺到隱藏於她外表的婉約之後內在的自信和頑強。然而她的另一首詩〈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從「弓背」、「無語」到「寂寞」,蓉子以貓和粧鏡暗喻父權陰影下女性的命運。她應向陽老師《陽光小集》詩雜誌策畫的專輯「羅門與蓉子的詩情世界」之需,寫了一篇〈我的詩觀〉,才得以知道她對詩的美學和創作觀點。蓉子崛起於1950年代的詩壇,1953年出版《青鳥集》之後,因為詩而加入「藍星詩社」,因為詩而與羅門結縭,其後陸續出版包括《七月的南方》、《維納麗沙組曲》、《蓉子自選集》、《千曲之聲》在內的詩集十多種。她的詩作風格,一如她的為人,溫柔婉約之中也有靜定自如的豪邁;主題包括哲思、親情、自然、社會現實與都市文明批判,而不止於女性意識的書寫。在節目中,向楊老師朗讀了蓉子的詩作--〈形象〉〈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以及〈傘〉,實屬難得歡迎收聽。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