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向陽 談亞細亞文學交流的鼓手--陳千武

  • 播出時間: 2020-05-21 00:00
  • 徐凡
陳千武寫給向陽的明信卡
陳千武為《亞洲現代詩集》第2集之出版所記的經費收支明細表
自立副刊刊登陳千武所撰〈殖民地的孩子〉

向陽老師對於陳千武文學家這位把一生貢獻給台灣文學,為推動台灣文學本土化、國際化戮力不懈的詩壇前輩,以及與我同屬南投出身的鄉長,1922年出生於南投縣名間鄉(舊稱濁水、湳仔)的陳千武先生,是台灣濁水溪孕育出來的詩人,直到1938年全家搬到台中豐原之前,他的童年是在濁水溪畔、八卦山脈下的小村渡過的。壯闊的濁水溪一路奔向台灣海峽,美麗的八卦山則是夕陽落腳之處,這樣的自然環境,想必也是促發他走上文學之路的內在動力吧。小他33歲的我出生於鹿谷鄉,俯望就可看到濁水溪,背倚鳳凰山脈,一樣的山明水秀,一樣的以文學書寫為職志,這也使我自踏入詩壇之初,就對陳千武先生抱有敬慕之情。

 然而,雖然有同鄉之誼,畢竟向陽老師是後生晚輩,真正與陳千武先生認識,要到1976年在《笠》詩刊發表向陽老師的台語詩〈家譜篇〉四首之後。陳千武先生是《笠》詩社的主幹,他當然也讀到了這批當年名為「方言詩」的作品,好像是在趙天儀先生的引介下,向陽老師與他見了面,並有短暫的交談。他擔任台中文英館館長,其後又以文英館為基礎,推動成立了全台第一座文化中心,而成為台中市文化中心主任。

1978年,向陽老師以台語詩〈鄉里記事〉系列獲得吳濁流新詩獎,他是評審之一;同年6月,老師以〈草根十行〉參加台灣省文藝協會主辨的「全省新詩創作展」獲得第一名,他也是評審之一。陳千武先生成立「亞洲現代詩人聯盟」,在籌備過程和開會期間,老師看到了千武先生勇於任事、不辭勞累的堅韌精神;也看到了他在木訥寡言之外,長於組織、聯繫的外交才能。作為詩人的桓夫、作為小說家的陳千武,和擔任文化中心主任的陳武雄,三者合而為一,從這場盛會起步,展開了以民間力量促成的亞細亞文學交流。在漫長的時光中,千武先生出錢出力,擔當聯繫台灣詩人、翻譯台灣詩作的工作,毫無報酬,任勞任怨,說他是「亞細亞文學交流的推手」,絕不為過。為了推動亞洲現代詩交流,更實際地說,為了將台灣詩人及其詩作推向亞洲詩壇,他犧牲自己寫作、休息的時間,花費精神、金錢,居間聯繫日韓以及其他各國詩人,促成亞洲詩人會議的召開;甘願為台灣詩當牛,不怕無犁可拉的氣魄。1985年,老師向千武先生約稿,希望他寫篇與〈獵女犯〉有關的文章,約10天後,老師收到他寄來〈殖民地的孩子〉一文,約5000字,從他的出生談起,寫到1942年被徵召「特別志願兵」遠赴南洋止,那是剝奪了他的童年、青春以及文學之夢的年代,是「台灣人的悲哀」最深刻的見證。所以向陽老師說陳千武先生是「跨越語言的一代」作家及「亞細亞文學交流的推手」。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