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0年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背景

  • 播出時間: 2020-06-30 08:00
  • 主講薛化元
八0年代是台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圖為宋隆泉出版之攝影集)

這一季的前幾集主要談台灣的政治平反運動,一直到新國家運動的發展歷程,實際上1980年代也是台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這些運動除了要求一連串的改革,這些改革要加ing ,因為還是現在進行式,它也豐富了台灣整體社會文化的內涵。而為什麼會有這些社會運動的產生,其實背景不盡相似,因此,這一集主要跟大家分享當時台灣社會運動所發生的問題。

既然叫社會運動,一定有歷史的背景與社會現實的問題,這些運動可能牽扯到歷史轉型正義與價值轉換的問題,例如歷史正義的部分,像是原住民的問題,並不是戰後才發生,還有女性被壓抑的問題,有比較長的歷程之外,大部分社會運動的發生是與戰後的處境有關,一個是在威權體制之下,無論是動員勘亂時期或是戒嚴體制,有很多問題是當時不能面對與討論的,等到改革衝破了原來的限制時,被壓抑的社會力就會爆發出來。

台灣的社會運動固然對政治改革運動有推波助瀾的功效,但從另一角度來看,也是因為政治衝擊到原先限制的那條線,才讓社會的活力蓬勃展開。所以政治改革基本上是引發台灣社會運動發展的重要歷史背景。另一個則是牽涉到台灣社會結構轉變的問題,在原先戰後初期的社會結構當中,雖然在日本統治的末期,1939年台灣的工業生產總值已經超越了農業生產總值,可是台灣總體的從業人口數,農業的從業人口還是遠大於工業的從業人口。換言之,固然有都市化的層面,但總體而言,台灣社會還是處於原本農業化的社會結構,很多現在的社會問題,像是老人的安養、小孩的育養等,這些國家不管而是由家庭來承擔,可是社會結構及家庭結構改變後,這些就成為必須面對的問題。此外,戰後也因為人口更往工業化移動,這與台灣土地改革也有一定程度的關係,土地改革之後,台灣的農地零細化,農民的所得固然增加,但零細化的結果,可能往工業化流動所賺取的工資會大於農業生產的收獲。

1965年前後,也就是「耕者有其田政策」滿十年,有大批離農人口(也就是離開農村朝都市移動的入口)帶來兩個很大的問題,第一個是社會結構的問題,傳統家庭的角色及功能改變,無法要求後來的家庭擔負起原先傳統家庭的角色與功能。一開始變成所謂核心家庭,後來隨著社會越來越複雜,還有所謂「偽單親」、以及夫妻在不同地方工作,要週末才能團聚的「週末家庭」等。這種情形越來越多。另一方面台灣的都市計畫,日本統治時期有一些初步的都市計畫,戰後國民政府統治後,在原來都市計畫的基礎上做了改良,可是從來沒有想到大台北地區有多少萬人,也就是沒有完善的都市計畫前,人口就往都市移動,都市要如何承載這麼多的人口,因此,連垃圾清運等環境問題,都成為每個人居家所必須面對的,這些都是後來台灣社會運動的大環境背景。

除了大環境背景之外,會促使大家注意到這些問題,還有一些知識與價值的引進。台灣在戰後有大批知識分子到國外留學,與戰前不一樣的地方是戰前主要留學地點是日本,那時也引進了一些現代化的知識,可是到了二次世界大戰,全世界正是風起雲湧、價值不斷推陳出新的年代,光是與民主自由有最密切關係的人權問題,戰後已經從第二代人權進展到第三代人權,集體權、環境權、文化權都浮現出來,而這些與接下來幾集要討論的內容都有密切關係。這些當然都是從國外引進,一開始引進可能還是社會比較封閉,政治比較限制的時候,可是後來變成可以慢慢討論,且起初感覺上與政治也沒有那麼直接的相關,當然越講越多時,可能就會衝擊到既有的制度。換言之,在這樣的背景下,使得台灣社會面對很多需要去處理、面對的問題,而在這樣的脈絡下,也造成台灣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狀態。

在這麼多社會運動當中,今天要介紹的是原住民運動,現在用原住民族來稱呼。原住民族這個名詞是官方的語言,但到底原住民族包含那些民族還可以再討論,這部分我們在進入原住民運動的歷史脈絡時再來釐清,首先介紹台灣原住民族的處境,他們的處境也攸關後來的原住民運動。基本上,二次大戰結束後,國民政府接收台灣,沒有注意到原先日本時代留下的問題,那就是日本時代做林野調查,凡是沒有近代產權觀念的土地,全部收歸國有再放領,其中非常龐大的就是原住民的生活領域,或是稱為傳統領域,而這也是現在很夯的政治抗爭內容。國民政府不但沒有處理,還順著繼續放租、放領、開墾。

其次,在日本時代是使用拼音文字,並推動皇民化運動,也就是日本在原住民教育上投入的成本與普及率,遠高於平地的漢人,日語成為不同原住民族精英溝通時的語言。台灣原住民族是非常複雜與多元,光是傳統高山族現在就有十幾族,彼此間語言的差距就大於廣東話與普通話的差距,戰後國民政府對這個問題也沒有很清楚,反正就是國語化,所謂國語化就是河洛人、客家人、原住民全部說國語,全部使用漢字。

使用漢字對河洛人與客家人的影響不大,因為他們傳統漢字文化比原住民有基礎,而且日文中有很多漢字方便他們慢慢轉換,雖然日文漢字的意思跟中文漢字並不一樣。特別是姓名方面最嚴重,因為日本時代雖然推動皇民化教育,但終究他們的姓名還是可以通過拼音來處理,很多原住民族的姓名是把父母的名字放進姓名裡,以便辨識親屬關係,但通通變成漢字後,他們的親屬關係就會面臨考驗,所以曾經傳出過亂倫的悲劇。

也許有人會質疑清朝也曾經賜與原住民漢姓,為何當時沒有問題,那是因為當時部落還有力的運作,雖然被賜姓,但在部落中家族的關係,部落群體可以維持有效的處理。到了戰後,特別是高山族的原住民從山地到平地工作後,原來的家族運作關係就不一樣,到了下一代家屬的辨認出現問題,就成為很大的麻煩。

其次是,雖然有些聖經有原住民拼寫的文字,但是對政府而言,這些人識字與不識字是一樣的,因為他們不懂漢字,在這種情形下,原住民族文化的傳承當然出現問題,簡言之,原住民除了政經、社會條件處於弱勢,不容易發展之外,第三代人權的集體文化繁衍發展部分,也欠缺發展條件,而這些也就是1980年代台灣原住民運動展開的重要背景。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