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Rti 中央廣播電臺香港記協被點名、香港選委會919投票、恆大面臨破產

  • 播出時間: 2021-09-16
專題報導
香港保安局長鄧炳強批滲透校園,記協強力反駁。(立場新聞)

細說香港(51)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鍾劍華教授:  (繼教協、支聯會、612基金會解散後, 剛剛石牆花也宣布解散,日前保安局長鄧炳強點名記協質疑其代表性,現在記協是不是會被迫解散呢?) 香港現況很有問題。只是某一政府官員或是某一個傳媒隨意點名某一機構後,並不須要有實際証據,也不須要經過法庭,然後殺氣騰騰要求某一機構解散,用各種方式威嚇使其不能存在。例如香港蘋果,其戶口被封鎖了,沒有資金運作下令蘋果日報非解散不可。 對教協的情況也是一樣。事實上有很多組織都有學生會員的事實,例如香港社工協會,本身有學生會員, 這是否也需要解散呢? 學生因實習有機會接觸到專業組織,而官方的指控只是隨口說說,卻各界會產生恐慌,此政務官行為不健康,連帶有官方媒界堆砌不知是否為真實的事,故意製做恐慌效果,很明顯這是政府意圖打壓公民社會力量,將一些視為不願意見到或不想見到的組織拔掉的手段。這種手段不須經法庭,也完全沒制衡,這對香港人要認真小心,也不要被這些消息誤導。

現支聯會面對很大危機,其會址及六四會館都被搜一空,而且警察將會館的門鎖換掉,即警方拆掉舊鎖換上新鎖、還有會館的錄像攝影都被警方拆掉,今日香港的警察辦事可以如此離普,不合常理到無法無天。教協戶口並沒有被凍結,但據聞,國安有可能拘捕教協會員,教協為了不想步蘋果後塵,因為戶口被封鎖,教協幾百個員工就辦法拿到薪水,連任何賠償都沒有了,所以教協被迫解散。現在石牆花也有同樣的狀況。中港政府用盡各種不同的手段, 迫使眼中釘的機構關門解散。這種不健康的做法,也只有現今香港特區政府處理異見組織的手段。教協解散後,左派教聯會延伸新的教師公會組織, 很明顯是要填補這個空間,吸引教師加入,成為愛國組織成員。如果政府用各種理由來迫害,記協也有可能被迫解散,那時記者是否願意加入有官方色彩的記者組織, 我相信未必一定, 問題變數仍有很多。

本周19日要進行2021年選舉委員會選舉,但巿面上完全沒有選舉氣氛。皆因合資格選民很少,很多界別不用選即可自動當選;也有競爭性組別16人搶12個位。現在很多人都沒有投票權了,投票權落入某些聞所未聞的組織,例如『開心媽咪組』、『中國剪紙協會』等等。上一屆選舉委員會有二十多萬人投票;今屆剩幾千人有權投票,很多都是自動當選,這都因為很多人失去投票權,社會沒有選舉氣氛,本次選舉會平靜及冷淡。年底立法會選舉很重要。。。,除了選舉主任審查申報外, 還額外設『資格審查委員會』,只要選舉資格審查委員會指,(你)不合資格就是不合資格。這形式那不能算是選舉。由行政機關官員來決定(你)有沒有資格參選成為選舉委員會成員, 而(你)當選後任務是投票選出行政官員、立法會議成員等,這過程是很謊謬。權力是來自行政官員批准你可參選成為選舉資格審查委員會成員,當成員後的責任是要投票選出這些行政官員。以現時制度,行政官員是有資格、有權力不給予你參選,這麼謊謬的制度也只有今時今日的香港才會有。 (這將是日後香港選舉的一個程序) 暫時是這樣。先解釋選舉是有何意義;選舉是透過一個公平、公開、平等的投票過程去授權政府為巿民做事或立法會監察行政機關,令行政機關施政是得到認許。如果沒有這個授權過程,以後這政府所做的事都沒有經過民意授權,日後要如何有效施政?又如何說服人民(你)是合法政權呢?這是在概念上、邏輯上及操作上都須解決的問題。如果以現時的做法,政府施政會受到每一位巿民質疑,這施政不代表我(巿民),我(巿民)並沒有同意,我也都沒有代表我的人同意過或監察過這件事,政府施政出錯,大家也不會承擔責任, 整個社會便會如同散沙航瓦解。政府自己貪一時的方便,取得權勢,實際上會令日後施政合法性被受質疑。

(我們舉個實際例子,恆大破產是因執政手段而產生出來的問題?)恆大、阿里巴巴等企業都獲得政府某種形式的攏斷而讓它們不須要面對外在投資或國際社會的競爭,因此讓這些中企壯大,不過中共政策現時改為『共同富裕』,企業們响應政府要捐錢出來。任何投資都一樣,在政府政策傾斜獲得保護而壯大,這些企業很自然是不跟巿場遊戲規則行事,結果造成很多問題。恆大是不斷壯大自己版圖,為了霸佔巿場而作冒險性及不負責任的投資。它借貸達三千億美元,這數字是相當誇張,現在是債息都沒辦法償還了,甚至認股員工都不能兌現,恆大現時面對的問題:不救恆大,它涉及的範疇眾多會產生一連串的連所反映,可能會造成系統性的危機,包括銀行及金融系統都會出現危機,換句話說成為呆帳,錢是拿不回來了;但要救恆大,它的債務龐大到很難救,帳面是三千憶美元,而它有七、八成的樓盤都開不了工,原因是它沒有辦法給下游建築商承造費,下游建築商血本無歸,下游建築商的工人有汗出但就薪出拿了,他們是潛在債權人,所以恆大負債的問題相信是比我們枱面上看到的還要更嚴重,要救恆大卻不知這無底深潭有幾深。以前有人說:恆大巨大到不能倒,現在恆大是大到不能救,這問題是相當頭痛。正如我前面所言,體制不是這麼健全的情況下,這些受政策傾斜保護的企業,因用不乎合巿場規律原則進行投資活動,不斷壯大自己版圖,結果出垷嚴重危機,恆大如何自救?如何還債息?(經濟學人形容恆大是債務怪獸; 金融大鱷索羅斯近期在《金融時報》上撰文,警告恆大違約可能導中國經濟崩潰。經濟崩潰是否會影响其政權呢? ) 這事很難說。深圳昨日(13日)已經出現較為激烈抗議活動,有人衝上恆大辦事處要求兌現......

節目主持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