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雜誌」的重要發展與指標

  • 播出時間: 2019-09-17 08:15
  • 主講薛化元
《大學雜誌》共經歷過三次改組

        前兩集我們從保釣運動衍生到《大學雜誌》,這一集繼續談《大學雜誌》的重要發展與指標。

        《大學雜誌》被認為是改革開放的關鍵雜誌後,它的改組不只一次,共發生過三次改組,每一次的改組都有它象徵性的意義。第一次改組發生在1971年的元月,由於1970年《大學雜誌》發生了財務危機,所以有不少學者、專家加入,當時社務委員多達50-60人,包括了學術界、企業界新生代的菁英,由政大外交研究所教授丘宏達擔任名譽社長,台大政治系研究所出身的陳少廷擔任社長,台大心理系副教授楊國樞擔任編輯委員會的召集人,後來改為總編輯。

        陳少廷在之前被國民黨列為不受歡迎的人物之一,甚至遭到一定程度的政治迫害,我個人知道陳少廷跟反對運動的淵源,是在進行口述歷史時,發現跟殷海光相關人物的口述歷史都講到,殷海光說有一個不錯的台灣人叫陳少廷,可見他當時就受到殷海光的注意。

因為有這樣的改革,也象徵著某一種氣氛,裡面學者專家的比重很高,也有海外歸國學人,還有在國民黨黨部工作的人,配合蔣經國即將接班的氛圍,等到1971年整個局勢對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越來越不利,改革的主張也越來越多,也難免跟國民黨有一定程度的摩擦,上一集也針對這點做了說明,也就是從1971年年底開始,《大學雜誌》與國民黨的關係越來越緊張,到了1972年4月,摩擦是越來越清楚,而蔣經國在5月接任行政院長,這是接班前後的一個轉折。

在1972年的年初,《大學雜誌》社務委員的人數大幅增加,從57位增加到102名,其中包括國內的85名,國外的17名,多數擁有博士或碩士學位,可以說是國內外年輕知識分子的一時之選。在上一集最後也談到,國民黨要《大學雜誌》表態,是選擇讓張俊宏這些反對者,後來慢慢跟黨外接觸的人離開,讓《大學雜誌》繼續,或者停刊,當時的結果是張俊宏兄弟離開《大學雜誌》,《大學雜誌》再改組。

《大學雜誌》的改革越來越多,要求也越來越多,國民黨則是越來越緊縮,方向剛好顛倒,摩擦當然再所難免,在這種情形下,《大學雜誌》內部人士的政治發展和選擇就會不一樣。像關中、魏鏞、李鍾桂、丘宏達等人,他們成為國民黨當局提拔的青年才俊,他們大部分也有海外留學的背景,或者借調,或者到黨政機關專職,有的則納入黨政上層機構。雖然還是會講一些改革的主張,但一旦成為黨政相關的成員,那麼為政策辯護就變成重要工作。

第二種就是留在學術界繼續發展,例如:楊國樞、金神保、王文興、張潤書等人,他們之中有不少人後來在《大學雜誌》結束後就到《聯合報》主辦的《中國論壇》等刊物繼續發表時論,代表了學院式自由主義思想的主張。

還有一種就是投入反對運動或是公職人員選舉,不過,這裡面也有些不同,例如許信良最早投入公職選舉是國民黨的候選人,後來擔任國民黨的省議員,一直到1977年的五項公職人員選舉,他選擇脫黨參選桃園縣長,才與國民黨進一步衝突,但事實上,他在省議會的言論就已經引起國民黨的不滿。有些就變成國民黨的批判者,譬如張俊宏離開《大學雜誌》,轉而參與實際政治,這些人之後與黨外政治人物黃信介、康寧祥等結合,於是才有1975年《台灣政論》的創刊。

《大學雜誌》的主要人物中,台灣菁英佔有很大比例,這在1950-1960年代的政論雜誌中,是沒有的現象,這也代表一個新的發展,代表戰後成長的台籍菁英,逐漸站上政治言論舞台。

《大學雜誌》的言論主張是什麼?首先在1971年10月,當時因為發生中華民國政府失去聯合國代表權的事情,那一期雜誌,我認為不是針對失去代表權的事情,因為文章都是事先寫好的,但是在那樣的氛圍下,發表了著名的〈國是諍言〉,這篇文章掛名的有15人,這些人後來做了大法官、大學校長、部長、或是在中央研究院擔任重要角色。這些人包括:楊國樞、張俊宏、高準、陳鼓應、許信良、包奕洪、丘宏達、呂俊甫、吳大中、金神保、孫震、陳少廷、張尚德、張紹文、蘇俊雄等15人。他們提出了三個重要主張,第一、革新治理階層,進行富民的經濟建設,包括國防軍事、外交經費、及行政機構與公營事業的節流;第二、確立法治政治,包括:行政權的約制和制度的建立,獨立的司法、健全的立法、改革監察制度等;第三、建構多元價值的開放社會,包括:反對思想統一、要求改革教育制度、對情治安全機構的批評、要求重視學術自由、主張開放對中國大陸的研究…等項目。

其中最關鍵的就是中央民意代表的問題,因為不改選的萬年國會從1940年代末期到1970年代初期,經過漫長的20多年,無論是健全的立法,或是監察制度的改革等,都必須要面臨國會改選的問題。他們認為,當時的年輕人無法選出他們的代表,老年人投了一次後也無法再投第二次,所以這是改革的關鍵,但這也是直接衝擊國民黨核心的一件事。

當時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最代表性的言論是陳少廷,他不僅具文批評失去代表性的民意代表,要求國會全面改選,更重要的是他還到台大與周道濟進行一場辯論,這些都是非常關鍵的事情。

所以《大學雜誌》一開始還沒有與國民黨關鍵破裂時,他們所提出的主張已經衝擊到國民黨的底線,那為什麼還可以繼續下去,與蔣經國一開始形塑改革的氛圍有密切關係。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