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震的「救亡圖存獻議」

  • 播出時間: 2019-10-08 08:15
  • 主講薛化元
雷震(右)與胡適(左)合影(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胡適紀念館提供)

        這季節目主要講述1970-1980年代,台灣反對運動的發展及主張。1970年代對台灣而言是關鍵年代,其中關鍵因素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繼承,面對這樣重大情勢,台灣島內關心中華民國及台灣前途的人,面對原本「漢賊不兩立」變成「賊立漢不立」時,要怎麼辦?當時許多政治人物提出很多主張,蔣經國也提出了「革新保台」政策。但是對國際而言,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之後,突然成為了「一個中國」的代表,如果繼續講「一個中國」,無論你是贊成中華民國或是台灣,是否會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繼承?這是一個相當關鍵性的問題,今天節目要介紹的是雷震在當時所提出的主張。

        雷震是浙江人,留學日本京都大學,專攻憲法及國際法,研究所讀了一半就回中國服務,來台後創辦《自由中國》。對雷震而言,念茲在茲的是如何用自由民主來反共,對他來說,消滅共產黨是重要職志,他期待反攻大陸,但他也瞭解局勢的改變。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得「一個中國」的代言人角色,雷震起草了一份「救亡圖存獻議」,交給總統蔣介石一份,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家淦一份,總統府秘書長張群一份,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黃少谷一份,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一份。他沒有公開發表這份文獻,而是交給這五個當時台灣最有權力的人,請他們思考,如何才能保住台灣自由、民主、人權發展的可能性。你可能會說台灣當時不是沒有自由、民主與人權嗎?這要看跟誰比較,跟共產黨政權比起來,雷震認為台灣的國民黨當局實現自由、民主、人權的機會要比共產黨大得多。所以對雷震而言,保全台灣這塊土地不要淪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是第一優先。

        當時的「一個中國」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台灣絕對不能屬於那個中國,認知到國際法上中華民國政府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繼承的衝擊,雷震想的是在台灣成立一個新的國家,所以他主張成立「中華台灣民主國」以保全台灣,因為台灣的土地有一千五百萬人口,當然具備了『獨立國』的條件。對雷震來說,他期待有一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消滅了,中華民國政府可以回到中國,可是「這一天」的到來,在他當時看來還有一段距離,要先求生存就只能建立「中華台灣民主國」。為了表示是全體人民的意志,由現在的國民大會、立法院、監察院、臺灣省議會、臺北市議會聯合宣布成立「中華臺灣民主國」。雷宸認為只有蔣介石能促成此事,所以他寫信給五個最有權力的人。至於「中華民國」就要等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中華民國回到中國後再另外處理。

宣布成立國家之後,接著要推出一個臨時總統,當時當然是蔣介石最適當,同時宣布立刻組織制憲會議,制定「中華臺灣民主國」憲法。制憲會議的成員包括:國民大會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臺灣省議員、臺北市議員互選,還包括國內賢達、海外華僑、留學生。至於雷震要如何處理「中華臺灣民主國」定位問題?他反對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存在類似早年「大英國協」的關係,不贊成以「自治領」(dominion)的方式,來定位雙方,更不要提聯邦的主張。雷震認為縱使是國協的架構,以當時的情況,臺灣仍難以擺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陰影。

此外,雷震是外省人,所以他反對「台灣獨立」等於「台灣共和國」是「台灣人」所推動的獨立運動,因為如此一來,外省籍的「大陸人」將會被排除在外。至於把「台灣」放入國號之中,有一個重要的考量,就是藉此使台灣人覺得自己是主人而不再搞分離運動。他認為當時在台灣的有『遠見』的大陸人士,包括民意代表在內,有很多人贊成『台灣獨立』,這裡的「台灣獨立」自然是包含台灣人和外省人在內的「台灣住民」,共同決定台灣的未來。

雖然雷震並沒有公開「救亡圖存獻議」,但這份文獻卻在日本被發表。我曾經問過當時發表這份文獻的前輩,文獻從那裡來?他說是「早上起來在郵筒找到」,此話也許為真,也許是不方便講。

對雷震而言,成立「中華臺灣民主國」是手段而非目的,短期的目的是讓中華民國免於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的威脅,長期的效益是為臺灣建立近代民主憲法,也就是符合近代民主立憲的兩個原則:保障人權以及權力分立制衡。希望臺灣可以完成民主化改革,也就是長久以來無法解決的中央民意代表改選問題,以及民主憲政落實的問題,都可以透過他提出的方法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