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平反運動

  • 播出時間: 2020-01-14 08:00
  • 主講薛化元
1987/03/07彰化縣政府前廣場舉行228和平日活動,宣傳車被警察暴力破壞。(宋隆泉 攝影)
高舉228大旗,群眾要求公佈真相。(宋隆泉 攝影)
嘉義市228紀念碑(取自嘉義市政府網站)

        上一集介紹鄭南榕參與並主導的「五一九綠色行動」,這是在解除戒嚴的訴求下進行的強烈抗爭,過去前所未見。在鄭南榕出獄後,1987年適逢二二八事件40週年,我們研究二二八事件的人有一個說法叫二二八「再出土」,什麼是「再出土」?二二八事件發生在1947年2月,一直到3月、4月、5月的綏靖、清鄉、掃紅,而且在7月進入「動員勘亂」體制,1949年5月20日又開始了長達38年的戒嚴,馬上進入「白色恐怖」時期,所以二二八事件是一件不能公開提出的事情。

        二二八事件一直要到1970年代末期、1980年代初期才被提出來討論,而最早提出討論的地方是在立法院。根據我的考查,包括:洪昭男(國民黨)、黃煌雄、蘇秋鎮等人,是當時在立法院中提到要政府面對二二八事件的立法委員,而當時的訴求是要求釋放因二二八事件而被捕的政治犯。不過,如果仔細探究那時候被囚禁數十年的政治犯,會發現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而不是因為二二八事件被判刑,拘禁到那個時候。

        那麼為什麼關心政治改革及人權問題的立委們會提到二二八呢?我希望大家能思考,在台灣人的歷史記憶裡,「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接續面的持續發展。所以如果有長輩說:「我在二二八怎麼樣…」時,你要知道,他的二二八跟你的二二八是不一樣的。現在你能夠分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不同,但在過去是屬於持續性的一面。

        我不是說二二八事件跟白色恐怖是持續的,而是指兩者有延續性的一面,包括:二二八被捕後釋放,但在白色恐怖時又被捕,或是二二八時被監控,在白色恐怖時期被判刑的這種情況都是存在的。所以我們會發現,有些二二八受難者的戶籍登記是在數十年以後,那種噤聲、高壓的氣氛可見一斑。在這種情形下可以理解,在1970年代末期、1980年代初期,這些關心二二八的前輩們,他們的二二八為什麼是這種狀況。

        當然後來黨外雜誌也陸續提到過二二八,但是馬上就被查禁,所以社會上對二二八這件事情,是欠缺基本的認識,因為連二二八都不能被提及,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事。台灣的歷史記憶是很可怕的,所謂歷史記憶不是指歷史上真的發生的事情,而是他把歷史記成什麼?多年前在某個曾經出過大學聯考榜首的學校,曾考過一個題目:「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是那個國家的飛機轟炸過台灣?」當時那所學校有一位老師主張答案是「日本」。現在聽起來很好笑,那時台灣在日本統治下,日本飛機怎麼會來轟炸台灣。這些人接受的教育是在二二八事件已經放進歷史課本後,代表他們都是讀過二次世界大戰以及二二八事件的人,結果他們還是認為二戰期間轟炸台灣的是日本的飛機。這應該說是教育太成功,還是教育太失敗?我不是說日本對台灣有多好,而是這麼簡單又不帶有歷史評價的事情,怎麼會記成這個樣子,這就是台灣歷史教育的狀況。

        當年因為鄭南榕有《自由時代》雜誌,有發聲的媒體,另一方面他結合了台灣人權促進會出身的陳永興醫師以及李勝雄律師,在1987年2月4日,宣布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以紀念二二八事件。1987年2月13日由台灣人權促進會等41個團體組成的「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發表宣言,主張訂定「二月二十八日為和平日」,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也進行了一系列的宣傳、演講。

        1987年2月28日民進黨於台北舉辦二二八事件和平日說明會,紀念二二八事件四十週年。算是相對比較平和的活動,等到鄭南榕等人在彰化、台南、嘉義等地舉行二二八的演講時,當地黨外人士及公職人員紛紛前往支援,例如:彰化的翁金珠(她的丈夫劉峰松是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資料組負責人)、以及關懷系統的周清玉等人,而在彰化舉辦時,宣傳車幾乎被砸爛。

        到了隔年,也就是1988年2月28日,「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在台北市內湖山區舉行二二八紀念碑破土典禮。你也許奇怪怎麼沒有找到那個碑,由此可知當時要建個碑不是那麼容易,要做也未必做得起來。不過,一連串的行動也讓大家知道要正視二二八這件事,到了1989年8月19日,台灣首座二二八和平紀念碑於嘉義市落成,然而當時鄭南榕已經不在了。

        1988年蔣經國過世,由李登輝繼任總統,但當時他也不敢去碰觸二二八這件事,等到他正式擔任國家元首時,就準備著手處理,後來行政院成立二二八小組,民間小組也成立。當時陳永興醫師是現代學術基金會的董事,也是陳文成基金會的重要成員。剛好現代學術基金會的董事裡,歷史學者特別多,包括:台大的鄭欽仁教授、總統府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主任李永熾教授、國史館台灣史研究的張炎憲教授、以及最早學術論文就寫二二八的李筱峰教授等人,他們都是民間小組的成員。

民間從「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開始,一直到二二八事件民間研究小組成立,舉辦研討會出論文集,都是民間二二八平反運動非常重要的一環。他們一方面對官方施壓,一方面跟官方彼此衝擊與互動。而在李登輝主持之下的行政院二二八小組也進行了調查,並且建碑等,但是非常遺憾,行政院版的二二八調查報告,跟後來出版的內容是有出入的,有些內容不見了,這是在當時的歷史氛圍下所導致的結果,這也是我們在回顧二二八平反運動時必須注意的。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