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0年代中華民國的外在危機與體制改革(上)

  • 播出時間: 2020-01-15 08:00
  • 主講陳儀深
《改變世界歷史的七天》一書揭開1972年尼克森訪美密辛

        《美麗島》是一份雜誌的名稱,1979年這份雜誌只出版了四期,就發生了「高雄事件」。一般狹義的「高雄事件」是指12月10日大遊行,爆發嚴重的警民衝突。而「美麗島事件」至少在學界指的是前後許多事情,包括如何組成反對黨的過程,黨外從候選人到政團,透過群眾運動向國民黨施加壓力,還有軍法審判以及後來因為公開審判而影響到的解除戒嚴等,這是「美麗島事件」的完整意涵,所以我們必須對1970年代的背景有更多的探討。

     70年代因為國民黨在聯合國失去了中國代表權,也就是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但是因為一些缺失沒有處理好,台灣當時沒有一個位子留在聯合國,只好退出成為「國際孤兒」。2758號決議解決了中國代表權問題,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唯一代表中國,那麼在台北的中華民國是什麼,沒有處理就結束了、就退出了,所以在70年代有諸多挫折,當然最大的一件還是1972年年初,美國和中國簽訂了「上海公報」。

        其實在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失去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之後,就可以預見美國必須和中國「關係正常化」,所以在聯合國問題的處理階段,季辛吉就兩度密訪中國,為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做了鋪排,而聯合國之所以做成這樣的決議,也是因為美國立場開始鬆動,一些友邦國家觀察到美國在轉向,因此支持中華民國的力道也就急速減弱,所以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只不過是「端上檯面」,必須要有一個收尾。

        1972年2月21日到28日,尼克森訪中只有短短七天,有人出版一本書叫《改變世界歷史的七天》,雖然只有七天,但也鋪排了好一陣子。原本先在北京談,然後到了杭州過一夜,原本是要休息,但是美國國務卿羅吉斯認為季辛吉談出來的內容不能接受,於是臨時加談,所以在杭州也沒能好好休息、遊玩,接著在上海繼續談,因為是在上海談成,所以這份公報就稱為「上海公報」。

        為什麼會有波折?因為美國代表團內部就有不同意見,季辛吉是比較早就掌握情況,他也是代表總統,而國務卿羅吉斯則是持外交系統傳統的看法。有人認為羅吉斯對中華民國不誠實,我是比較保留,因為如果看「上海公報」的談判過程,羅吉斯還是比較站在維護台灣(中華民國)利益的立場上。像是在公報當中,中國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早已歸還祖國…」,美國方面不能照著拷貝,所以上海公報有一個很特別的行文模式,就是各說各話,只要意思不要差太遠就好。所以內容就會出現:「雙方回顧過去,中方認為….」接下來的段落才是:「美方聲明….」。

        所以「中方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的說法就很呆板,而美國方面的說法「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就有彈性了。「台灣海峽兩岸的人民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後來改為「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那麼如果不是中國人是否就不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呢?換言之,美國在外交的措詞上還是希望保留一些彈性的空間,其中包括:「一個中國的立場,美方並不表示異議」,後來羅吉斯跟中華民國駐美大使沈劍虹說:「所謂並無異議的意思,也可以說美國到現在從沒有接受過這個立場,因為北京和台北都堅稱只有一個中國。」這當然也是外交辭令,其實我們如果站在台灣和中華民國的立場,看到「一個中國的立場,美方並不表示異議」這段談話,也是很嚴重的事情。

        上一集節目裡談到日本學者若林正丈將1972年之後稱為「七二體制」,其實這時中國為了與美國關係正常化,乃至於為了跟日本建交,有關釣魚台的部分都放得很鬆,不像後來又強硬起來,這裡都有國際因素。雖然1972年就訂定「上海公報」但一直拖到1978年美國才跟中華民國斷交,1979年1月1日,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雙方簽訂一份「建交公報」。今天我們常聽到的「三個公報、一個法(台灣關係法)」,就是在70年代確立,後來還有「八一七公報」是80年代簽訂。

在這樣的衝擊下,中華民國原先在聯合國是代表中國的,但在1971年年底之後,不但不能代表中國,而且什麼國際的身份都沒有,這部份也讓中華民國政府必須重新尋找統治台灣的正當性,以及如何得到台灣民眾的支持,所以就必須進行改革。從內部開始,中央民意代表本來就是老代表組成的「萬年國會」,1969年就有了中央民意代表的補選,1972年開始有增額中央民意代表的定期改選,而1972年也是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的開始,一方面蔣經國希望推動經濟建設,一方面在政治上,如何讓台灣民眾可以選舉民意代表來參與中央政治。

本來選舉只到地方、到省議員為止,有了中央民意代表(國大代表、監察委員、立法委員)的增補選,至少增額的部分是在台澎金馬地區定期改選。這樣就能讓台灣民眾有一個參與的管道,就好像一個壓力鍋要有一個縫隙,或是蓋子要掀開才不會爆炸一樣,所以外在正當性的喪失,會使得內部的改革加速,一個一個改革會推出來,我們稱之為「有限度的民主」,也就是雖然不是全面民主,但先從局部開放選舉做起,也可以說是「分期付款的民主化」,這也是中華民國在1970年代開始所採取的政治發展方式。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