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0年代中華民國的外在危機與體制改革(下)

  • 播出時間: 2020-01-22 08:00
  • 主講陳儀深
1977年黃信介與康寧祥為林義雄助選(邱萬興 攝影)

        這集節目繼續來談1970年代台灣的政治發展。之前提到外交的挫折,包括退出聯合國和美國邦交的失去,影響到國內政治改革的日程必須搬上檯面,此外,台灣到底還發生了什麼事?

        關於選舉,每四年一次地方選舉、每三年一次立法委員選舉、每六年一次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每逢選舉就有很多人到街頭去聽演講,候選人為了吸引民眾,也有種種大膽的言論。而為了避免選舉期間鬧事,影響選舉結果,政府對於這種現象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稱之為「民主假期」,在放假期間可以百無禁忌,平常不能談的,沒有言論自由的,現在都可以聽到了,可以大鳴大放了,從70年代開始有這種現象。

        70年代也正是我個人重要的成長過程,大學時期是在72-76年,大約75-76年時,非常熱衷於聽政見發表會,特別是康寧祥的母語演講,非常動人。因為學校裡面都是要講國語,家裡才是講台語(母語),可是來台北讀書讀了幾年,才發現這樣公開的場合,台語可以這樣利用。康寧祥有特別磨練自己用台語演講,有很多重要詞彙對台語使用者來說是外來語,像是民主制衡等,過去是沒有聽過的,有些重要的概念也是在那時才開始流傳。

1976-1979我在讀碩士班,79年服兵役期間就碰到美麗島事件,在軍中參加莒光日教育,甚至還訓練鎮暴隊形,當時心裡想,憑我們這些大專兵要去鎮暴,大概很困難。這是我們生長的年代,所接觸到的宣傳還是把黨外人士,也就是非國民黨的政治運動者,塑造成相當負面的形象,媒體稱他們是「暴力份子」、「分歧份子」。我看戰後國民黨政府的一些政治檔案,如果牽涉到共產黨就叫共匪,例如:周匪恩來、毛匪澤東…等,如果是台獨則叫做逆,例如:彭逆明敏。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用詞,不是匪就是逆,因為不管是共產黨還是台獨團體,都是威脅到國民黨的正當性。

「民主假期」這些黨外政治人物的演講,通常都在挑戰萬年國會是不應該的,長期戒嚴是不必要的,國民黨應該如何開放等等。還有過去是如何對語言的歧視,在學校裡不能講母語,如果說母語則被視為犯規,而選舉的時候偏偏大家都來講母語。70年代的民主假期出現了兩個明星,一個是黃信介、一個是康寧祥,黃信介是行政專校畢業,行政專校是中興大學法商學院的前身,康寧祥是中興大學法商學院畢業,我也是就讀中興大學法商學院,這兩位是我的老學長。他們兩位的口才都非常好,非常善用台語做群眾演講。黃信介當時是補選的中央民意代表,是不需要改選的,所以這位本省政治人物居然也成為了萬年代表,而康寧祥則是從市議員選上來,是每三次就要改選的立法委員。

兩位都相當具有群眾魅力,但是康寧祥比較有論述能力,不像黃信介比較草莽,所以他一度幾乎取代黃信介成為黨外政團的領導人。其中有一項政治大事,那就是1977年的「中壢事件」,發生在五項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期間,結果黨外人士得到很好的成績,省議員有21席、台北市議員有6席,黨外公職人員有這樣的數量,已經儼然成為一個政團,雖然還不是一個政黨。

桃園中壢因為許信良脫離國民黨,以黨外身份參選桃園縣長,他打敗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我第一次聽客家話的政見發表會、客家話演講就是在1977年,當時我坐火車到中壢,看到火車站附近的地下道貼滿了大字報。當時就有許多大學生幫許信良助選,像林正杰、范巽綠、張富忠等人,後來也是一號人物,他們也有幫宜蘭的郭雨新以及林義雄,也有台大學生周弘憲,也就是周婉窕教授的哥哥,應該連周婉窕都幫忙發過傳單,還有後來擔任民進黨秘書長的邱義仁等等,當時都是勇敢的年輕人,敢去幫黨外助選、發傳單。

許信良在競選過程中就宣傳國民黨會做票,不只是買票、還會做票,所以民眾要去監票,把做票的人抓起來。許信良說「做票的就是共產黨,如果是共產黨把他打死沒有關係。」這些話都是用客家話說的,因為我當時的女朋友,也就是後來的太太是客家人,所以我已經對客家話有一些基礎,大致都聽得懂。許信良在選前就把競選的氣氛升到最高點,果然在投票當天,有一位小學校長處理不當,在協助一位老人家投票蓋章的過程被認為作假、做票,民眾於是包圍中壢警察分局,甚至放火焚燒警車和警察局。

據媒體報導,現場有人錄影,當然也立刻通報蔣經國,蔣經國指示不可動用軍隊,也不可以向民眾開槍,「中壢事件」被認為是1957年「劉自然事件」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暴動。為什麼說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與「中壢事件」有關?是因為黨外開始懂得運用群眾路線,集結群眾來向當局施壓。不管是要辦生日座談會或是什麼名目的集會,警備總部不准也要辦,因為我有群眾,這是施明德後來口述回憶時所說,當群眾過多時,警備總部就會讓步,也成為一個模式,本來不准也就核准了,等於是鼓勵黨外運用群眾的力量來與國民黨打交道。

77年有五項公職人員選舉、78年又有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因為前一年成果很好,78年就變成有一個正式、且大規模的全台灣巡迴助選團,不只有黃信介、康寧祥,而是由一大票公職人員所組成的助選團,也產生了共同政見〈十二大政治建設〉。我們說一個政黨除了提名之外,還要有共同政見,這是很破天荒的事情。共同政見提出後,有一個全國助選團、又有一個「黨外公職人員聯誼會」,這些雖然都不是一直永續,因為有階段性任務,而接下來就是《美麗島》雜誌的服務社、服務分社,這樣的一種雜誌組織就成為一個很像政黨的組織,有總部也有分部。

一步一步,黨外人士變成一個政團、變成一個政黨的雛形,一個沒有黨名的黨就這樣子成立了。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