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雛妓及兒童性剝削運動

  • 播出時間: 2020-02-20 08:00
  • 主講紀惠容
1992年勵馨基金會發起了反雛妓華西街慢跑活動,獲得熱烈響應。
勵馨基金會是台灣反雛妓運動的倡議者

今天要談的台灣婦女運動,要聚焦在反雛妓運動,也就是反兒童性剝削運動。這個運動在台灣非常重要,而且也贏得國際讚賞,覺得這是在兒童保護上相當重要的一部法。

勵馨基金會在解嚴後的第一年,也就是1988年正式成立,當時成立最主要的目的是收容被警方救援出來的不幸少女,因為當時沒有法源基礎,被救援出來的少女就被收容在台北的廣慈博愛院,裝有鐵窗,所以一旦被收容進來是沒有人身自由,在那裡學習美容、洗髮等技能,因此被抓進去的少女都很痛苦,因為受到限制,而且她們也被人口販運者或是老鴇洗腦,覺得自己是被監禁,所以很想逃出去,逃出後很多又重返原來的行業。

當時有位美南浸信會的美國傳教士高愛琪,她被安排到廣慈博愛院去教英文,接觸到這些被收容的少女,特別是有一次還看到一位少女才11歲,非常年輕,可是穿著打扮非常成熟,她非常驚訝,因為這位少女跟她的女兒同年,可是人生卻變成不斷接客,不知道未來在哪裡,讓她非常難過,所以跟上帝呼求,希望能夠改變,否則她無法繼續,因為這些少女從廣慈博愛院出來後,往往就被人口販子及老鴇接走了,又重返色情行業,所以就呼籲國內基督徒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最後募集到一百萬元,租了一間房子做中途之家取名「勵馨園」,勵馨基金會就是那時成立。

高愛琪成立勵馨基金會1-2年後就回美國,由在地的梁望惠接手,梁望惠接手後做了一份台灣雛妓人數的推估報告,推估大約有六萬位雛妓,這個數字引起國際譁然,國內官員也如同「國王的新衣」一般,好像沒有穿衣服被掀出來,覺得很尷尬。數字出來後,政府也很想解決雛妓問題,婦女團體以勵馨基金會為首也曾經到華西街抗議,發起「救雛妓、女孩回家吧!」遊行。1992年勵馨基金會又發起了「反雛妓華西街慢跑」,用慢跑而不是遊行的方式,但這樣的慢跑也就是發揮覺醒的效果,根本沒有法律限制。那時我在勵馨基金會負責反雛妓行動專案,就去拜會當時的內政部長吳伯雄,告訴他我們需要一部法,否則問題無法解決,被救出的少女也無法妥善安置,而我們希望終止台灣的女孩被性剝削。

吳伯雄那時就承諾用民間版本送到立法院,於是1993年我們就將草案送到立法院,當時各黨派的黨鞭,包括:葉菊蘭、趙永清、林志嘉、謝啟大等人都願意協助,我們也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甚至演行動劇登上隔天報紙的頭版頭條。反雛妓運動開始贏得全國關注,也認為台灣不應該再有雛妓,勵馨基金會是當時重要的倡議者、領頭羊。這個法案在立法院只待了兩年就通過了,1993年送進、1995年就三讀通過,這非常難得,因為在立法院躺了十幾年的「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是由於白曉燕、彭婉如的案件才重新被拿出來討論,可是由民間提出的「雛妓防治法」才兩年就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名稱改為「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

通過的法案裡面有幾點重要內容,包括:國家要負的責任、以及各部會(內政部、教育部、警政署、法務部)的工作內容都規定的清清楚楚,也規定各縣市必須設立中途之家收容不幸少女,也要有中途學校。當然對媒體也做了要求,因為媒體會刊登一些色情小廣告,引誘孩童去應徵色情工作,這些都需要被約束。韓國、日本以及一些先進國家原本還沒意識到這部法案的重要性,當台灣通過後,韓國及日本後來也紛紛跟進,因為一定要防止我們的孩子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步入色情行業。根據當時的調查,雛妓一天接客大約20-30次,想想這情何以堪。當時陳映真的雜誌也報導了雛妓問題,也很感謝很多媒體的關注,讓法案得以順利通過。

而在這一、二年內,經過幾個相關團體包括:勵馨基金會、展翅協會、婦女救援基金會、花蓮善牧等組織,合組兒童及少年性交易條例聯盟,又將這個法案的名稱改為「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治條例」。其中的差異是「性交易」有錢的對價關係,所以感覺孩子也有錯,因為有拿錢,所以包括法官或司法系統會將孩子當成虞犯。但是我們認為孩子並沒有錯,真正的錯是大人找孩子性交易,所以改成「性剝削」,意思是不管有沒有給錢,都不可以對孩子做性剝削的事情,這也符合聯合國兒童人權公約,因為當中明白講到,兒童人權是不容被性剝削的,法案修改後更符合國際趨勢。

法案通過後,每一年相關團體還是持續監督政府的作為,行政院也依法每年舉行兩次聯繫會報,這是一個重要歷程,也為台灣帶來兒童人權的關注。在這裡分享一個小故事,當時我們舉辦華西街慢跑,有一位勵馨基金會中途之家的女孩也參與了,事後她寫了一封信給我:「紀姐,非常感謝妳舉辦華西街慢跑活動,讓我知道有那麼多人在關注這個議題。我以前在華西街的時候,以為全世界都遺忘我,以為父母把我賣掉,我在黑街裡完全沒有希望…。」可是當她到了勵馨中途之家並參加慢跑活動之後,突然意識到其實台灣的社會是關注這個議題的。

台灣的婦女運動得到很多朋友的支持,不只有婦女團體的努力,而這些運動的參與也很有意義,讓我們服務的孩子可以直接感受到。這位寫信給我的孩子後來也投入助人的工作,這樣的案例也讓我們看到,台灣從過去推估有六萬雛妓,到現在大幅減少,但是台灣的色情行業轉型,包括網路的情色交易,或是遊走在色情邊緣的泡沫紅茶妹等等,文化深層當中對少女的情結,把她們推進色情(情色)行業,這是大人的責任,婦女運動還是要再努力。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