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的由來及解嚴前後的勞工運動

  • 播出時間: 2020-03-26 08:00
  • 主講孫友聯
解嚴前後,勞工運動開始風起雲湧。(孫友聯 提供)

        上一集介紹了日治時期以及戒嚴時期的勞工運動,勞工陣線也在1984年5月1日成立,難道是因為勞陣在5月1日成立,所以才把勞動節定在5月1日嗎?當然不是。事實上,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在教育的過程中也沒有人告訴過你勞動節的由來,勞動節的由來跟爭取一天工作八小時、休息八小時、以及做為一位自由人,你可以自由支配時間八小時,這樣的「三八工時」的原則有密切關係。

        事情發生在1886年美國芝加哥乾草廣場,為了爭取我們現在視為理所當然的基本勞動條件,有八個工會幹部被逮捕,有五個被判死刑,其中四個完成絞刑、一個在獄中自殺,二個被判終身監禁、一個被判15年無期徒刑。1889年社會黨國際在巴黎成立時,把平反的這一天訂為「五一勞動節」,所以勞動節不是慶祝的日子,而是紀念的日子。今天跟大家分享這個故事,因為永遠都有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每一年的5月1日,全球各地的勞工、工會走上街頭,爭取自己的權益、爭取更多社會正義的主要原因。

        前一陣子公視有一部影集叫《工廠的女兒》,是由楊青矗的著作《工廠女兒圈》所改編,這本書出版於1978年,內容就在描述上一集我所介紹的台灣加工出口區女工的故事,這段歷史很少人紀錄下來,如果有興趣也可以看一部紀錄片《她們的故事》,瞭解台灣曾經經歷過的這一段歷史,這段女工堆積台灣經濟奇蹟的歷史。

        事實上,國民黨遷台之後,整個勞工運動是低迷的,但有個體系是存在的,就是在中國大陸成立的「全國總工會」,當時也一起搬來台灣。「全國總工會」是由黨國高度控制,並不是一個自主的工會。為什麼要介紹這一段,因為解嚴前後到90年代的自主工會歷史可以跟這段歷史相呼應。而包括80-90年代的勞工運動、工會運動所要回應的,也是一個不自主的工會體系應該被改革的主要原因。

        台灣第一個比較自主成立的工會是1975年新竹遠東化纖公司,應該算是台灣第一個理監事由勞工掌握的企業工會(當時稱產業工會),而且當時就設置了所謂的罷工基金。還漏掉介紹一個體系就是1976年2月28日成立的夏潮體系,在之後的勞工教育裡也扮演一定的角色。

1984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時台灣大致已經走在民主的軌道上了,80年代的整個社會氣氛,從1979年美麗島事件以後,大家敢走上街頭,口中喊出為自己爭取權利,包括國家定位問題、爭取普選以及更多的民主等等,整個社會、整個街頭都非常熱鬧。

勞陣在1984年成立,而台灣的黨禁是在1986年才解除,報禁也是在1986、1987年解除,所以1984-1988年可以劃分為一個期間,當時的勞陣做了什麼、勞工運動做了些什麼。事實上,1984年勞陣成立之後只能處理勞資爭議,大概不太敢去組織工會,雖然在那裡年代也發生了一些事件,像是宜蘭客運的車掌和司機的罷工陳情事件。而同樣也在1984年成立的社會運動團體,包括大家耳熟能詳的「台灣人權促進會」(簡稱:台權會)、還有爭取原住民權益,發起還我土地運動和原住民正名運動的「台灣原住民權益促進會」,所以勞陣和台權會都算是台灣比較老牌的社運團體。

那一年也有很多的悲劇發生,包括:海山煤礦等許多煤礦發生的職災事件,礦坑爆炸造成幾十、甚至上百勞工罹難,這個事件後來也成為礦工爭取職業病─塵肺病認定的主要的力量。

1984年還發生一件事情,那就是《勞動基準法》的立法。是因為勞陣的成立才導致《勞基法》的立法嗎?當然也不是,勞陣在1984年成立,《勞基法》在1984年8月1日正式實施,主要原因是美國「301條款」之下,逼迫台灣政府必須要立一部法來改善兩國之間的貿易順差,這也是美國的勞工運動為台灣的勞工爭取的權益。因為美國的工會認為,台灣只要長出一家工廠,美國就少了一家工廠,他們認為因為台灣沒有任何勞動法保障,往前推只有《工廠法》及《勞工安全衛生法》,沒有一部保障基本勞動條件的法律,導致美國和台灣之間的貿易競爭完全不對等,經過工會向國務院施壓要求台灣政府訂定《勞動基準法》。這是很重要的起點,因為之後的「順法鬥爭」就是因為台灣有了《勞基法》。

《勞基法》當中就是規定一天工作八小時,八小時以後叫加班,加班要給加班費,一天工作不得超過十二小時,加班不得超過四個小時,所以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中,《勞基法》允許你可以工作十二小時。我一開始介紹的美國勞工運動爭取的「三八原則」,其實就是在這個原則下定的標準。《勞基法》還規定工資由勞資雙方議定,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所以基本工資又是一個概念;《勞基法》還規定雇主不得隨便解僱勞工,除非有法定解僱事由;《勞基法》還規定女工和童工的保障,包括產假和僱用童工的相關規定;當然《勞基法》也規定了職業災害的預防和保護,這就是《勞基法》。而這部法也讓後來的勞工運動在解嚴以後,有很多著力的空間。

在解嚴前後,整個台灣的社會開始感受到開放的氣氛,所以比較勇敢的走上街頭,包括勞工。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1984-1987年,大概每一年都有重要的罷工事件,而且集中在某一個族群,例如客運業。像是新竹客運、豐原客運、苗栗客運,桃園客運是在1988年。所以在解嚴前後客運業的罷工事件風起雲湧、非常蓬勃,這個跟《勞基法》有關,因為以前沒有任何的法律可以來約定他們的權益,也就是老闆要你工作多久就多久,也沒有加班費,早期只有《工廠法》,而這個產業又不是工廠,所以沒有任何規範。一直到1984年《勞基法》實施之後,爭取權利才與法有據。這群司機早期也沒有辦法對抗雇主,現在可以依照《勞基法》一天工作八小時,八小時之後叫加班,加班要給加班費,加班一天也不得超過四小時,這樣的勞動條件我可以堅持,也可以做為抗爭的依據,當然這些抗爭也包括調高薪資以及爭取年終獎金的運動,只是雇主也不是那麼容易就範。

如果大家對台灣的民主化有了解,很多地方壟斷性的事業都和地方派系有關,這是民主化過程中為了鞏固政權,維持統治合法性,必須要跟地方派系結合,這個脈絡在1992年的國會全面改選就有很清楚的事件發生。回頭看1984年以後的《勞基法》「順法鬥爭」的抗爭事件,當司機們和後來成立工會以後的工會幹部,可以依法爭取自己的權益時,當然雇主就沒有任何推脫的機會。風起雲湧的罷工事件也讓台灣第一波的工會自主化運動奠下基礎。

1980年代,台灣的產業也開始外移,1986年發生了新竹玻璃的關廠事件,雇主跑掉了,勞工只好把工廠接下來好好經營工廠,後來轉虧為盈,這是台灣所謂的產業民主,也就是勞工也可以當家作主的一個很重要的實例。因為新竹玻璃的事件,也間接的促成了以前設置在內政部之下的勞動科成為勞工委員會,也就是獨立的勞工主管機關。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