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向陽 談台灣詩壇頑童--管管

  • 播出時間: 2020-09-17
  • 按讚加入鎏金風華 4 - 寫作這條路粉絲團
管管應邀至北教大朗誦詩作
1982年9月14日管管寫於美國愛荷華日記〈七一年九月十四於愛奧華〉
2004年5月,管管與向陽合影於佛光大學
1982年年初,管管為向陽策畫「每日精品」專欄所寫〈一張笑著的大綠臉和一樹紅牙齒〉原稿

向陽老師與詩人管管初識,是在大二那年暑假。當時老師被選為華岡詩社社長,在詩人渡也引介下,前往大直拜訪管管,當時他與詩人朱陵(袁瓊瓊)新婚不久,英氣挺拔,以一口豪邁的山東腔與我們交談,熱情接待我們。他的肢體語言和表情都非常生動,兼且幽默風趣,讓初入詩壇的向陽老師感到自在,也留存了美好的記憶。所認識的詩人前輩管管,行事瀟灑,慣常以收放自如的嘻笑怒罵,對應無可如何的人生。1975年冬天,老師策畫華岡詩社的「中國新詩系列講座」,從週一到週六,一連舉辦六天,分別邀請紀弦、瘂弦、管管、張默、洛夫和羅青來校演講。除了紀弦因逢母喪未能前來,其他五位詩人都如約前來,且在校園內捲起聽講熱潮,每晚均有百來位聽眾入場,溫瑞安還帶領天狼星詩社成員聯袂上山參與。管管來時以〈詩與禪〉為講題,詳細內容都已忘了,鮮明記得的則是他以獨特的山東腔和肢體語言朗誦詩作,獲得全場哄然笑聲和掌聲。讓冬夜的華岡霎時滿溢暖意。

他為人豪放而不拘小節,粗獷而又帶有一絲細膩。就算寫篇自我簡介,也率情任意,讓讀者為之噴飯。管管的字歪歪斜斜,與他壯碩高大的體型不似。他的字彷彿是被風吹斜的,望右傾,這可能和他拿筆的手勢習慣往左揮毫有關,但也可能和他處於戰亂年代,年輕時就從軍,長時漂泊的人生際遇有關,他在名作〈邋遢自述〉中寫道自己從小班到博士(正規教育)「俺統統都沒念完」,「當兵幾年,吃糧幾年,就是沒有作戰」,「在人生的戰場上,曾經小勝數次,免戰牌也掛了若干」,「幾場虛驚,幾場變故,小病數場挨過去」。

他被詩壇稱為「頑童」,老來多一字曰「老頑童」不是沒有理由的。他喜歡和高貴的、正規的、體制的、雅正的社會「唱反調」,通過自嘲和戲謔,揶揄上層社會的虛偽面。詩人管管,奇絕、豪放、飛逸,大膽潑辣,不被世俗常態所羈,不為常規常矩所縛的詩壇頑童。

節目主持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