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Rti 中央廣播電臺作家向陽 談以「海洋民族文學家」自許的夏曼.藍波安

  • 播出時間: 2021-07-29
  • 按讚加入鎏金風華 4 - 寫作這條路粉絲團
鎏金風華 4 - 寫作這條路
向陽老師和夏曼藍波安
鎏金風華 4 - 寫作這條路
海洋作家夏曼藍波安

夏曼‧藍波安,1957年生於蘭嶼,達悟族人。提到他的名字「夏曼‧藍波安」,很自然就會想到幾個關鍵詞:蘭嶼、達悟族、冷海情深、太平洋、海洋文學。

夏曼‧藍波安於1997年出版第一本散文集《冷海情深》,寫他從台灣本島返回蘭嶼之後的海洋生活及達悟族文化,試圖通過書寫重建特屬於達悟這個海洋民族的主體性。在這之前,他使用漢名「施努來」寫詩,在台灣本島求學、工作,參與1980年代興起的原住民族運動。

《冷海情深》既寫達悟族的捕魚文化,也寫夏曼‧藍波安的家族故事與達悟習俗、傳統。夏曼透過他和他的父親和伯父的海上漁獵,寫出一段段生動活潑的故事,讓讀者透過他的筆了解達悟族的海洋波紋、生活哲學和習俗信仰。其實早在1992年,夏曼‧藍波安就曾以達悟族的神話出版了《八代灣的神話──來自飛魚故鄉的神話故事》一書,全書分兩卷,卷一寫達悟族口傳的神話,卷二寫達悟族人和海洋、飛魚的密切關聯,以及達悟的社會與文化處境。此書可以視為夏曼其後小說與散文創作的基礎。

夏曼‧藍波安曾說:「書寫海洋文學,唯一的途徑就是把身體心魂帶進海裡;書寫民族文學,唯一的途徑就是成為民族的生活者。」這應該是他最重要的創作觀吧。他的每一本書,寫的都是他的親身經歷、感受和體悟,也都是作為達悟族的他對於自身民族的反顧、省察和期許。在最新的著作《大海之眼:Mata nu Wawa》一書中,他以自身的生命史為本,訴說深埋深埋內心的生命創傷,一個童年時曾被「魔鬼」抓走兩次的達悟族男孩的成長故事。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夏曼‧藍波安的文體風格也相當獨特,他兼融達悟族語和漢語於筆下,展現了和漢人作家不一樣的文字魅力。他以達悟族語作為思考邏輯,筆下的漢文大約都根據這個邏輯來運作夏曼‧藍波安在《大海之眼》自序中強調「我是世界島嶼作家,海洋民族的海洋文學家。」這是他的自我期許,他想跳脫「台灣作家」之名,走向海洋,走向世界,以達悟族和太平洋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族文學為目標前進。這與他在2004年曾遠航到南太平洋的東加、庫克群島與斐濟島,以及2005年曾經與日本、印尼的航海專家以傳統的獨木舟環行太平洋有關。海洋無限大,夏曼還有不少有關達悟、有關太平洋的題材可寫,期待他寫出更大作品。

 

 

 

節目主持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