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帶一路』輸出債務與犯罪集團、為全球帶來未爆彈危機

  • 播出時間: 2022-08-25
專題報導
柬埔寨雲壤海軍基地(Ream Naval Base)的升級擴建工程,6月8日在中國和柬埔寨官員出席下舉行動工典禮。(AFP)

香港資深時評 鄭宇碩教授 : 在東盟十國中,柬埔寨、緬甸及寮國是最撐中國。由於東盟的一般決策模式是要靠各盟國達成共識,意思是指柬埔寨、緬甸、寮國等力撐中國,所以,東盟基本上是不可能針對中國執行強而有力的法制措施,柬埔寨的重要性就在此。因為緬甸軍政府受到國際制裁,甚至東盟的高峰會議也都不能出席,所以,最容易為中國發聲的就是柬埔寨政府。大家可能記得,最初柬埔寨政府,即洪森政權是反對中國,在70代後半期,當中國支持西哈努克親皇為首,再加上前右翼政權龍諾及赤柬一起打擊受越南及蘇聯支持的洪森政權時,洪森政權視中國為敵人。後來,柬埔寨統一。柬埔寨人民黨成功贏得大選後,洪森與其黨羽在這個世紀末就全面控制柬埔寨。 當選後的洪森政權相當務實,與中國發展相當好的貿易關係, 獲得中國不少援助。柬埔寨是非常專制的政權、人權狀況不理想、同時也受到西方制裁,所以柬埔寨更加依賴中國。經濟方面,柬埔寨依賴中國經濟援助之外,過去二、三十年發展廉價勞動密集工業來開發經濟。過去二十年,最便宜的亞洲勞工就是柬埔寨及緬甸。因中國勞工貴轉移去越南、當越南勞工變貴轉移去柬埔寨及緬甸。孟加拉也是另一個廉價勞工中心。目前柬埔寨紡織業也蠻發達,所以有中國及東南亞投資柬埔寨訪織工業。另方面,中國在柬埔寨及緬甸有很多基建措施,其中包括海港建設。傳聞中國有意與柬埔寨、緬甸合作興建軍港,這些軍港設施可提供中國海軍使用。以柬埔寨最南端的軍港即可針對南中國海、南沙、西沙的控制、對越南海岸線的封鎖;緬甸有個英文名《String of Pearls》,其意思是如珍珠串位於印度洋。在緬甸,中國逐漸取得部份港口的控制,可平衡印度洋的勢力。所以,中柬緬在外交、軍事的合作基礎就建立在這裡。

像這些國家的政權絕大多數是很貪腐。緬甸軍方及柬埔寨政黨、政府都非常貪污,因此他們是有與中國合法與不合法的合作計劃。這些合作計劃涉及正規大型基建之外,還有最明顯是柬埔寨的賭場發展。柬埔寨有發展旅遊業,傳聞有部份香港商人涉及發展柬埔寨賭場。另一項大型經濟活動,包括盜伐當地硬木材。緬甸及柬埔寨靠近雲南再南端的區域,因盛產中國重視的紫檀、紅酸枝、鐵力木等等,有中國集團跟當地貪官污吏勾結,盜伐這些樹木並運回中國。這兩類經濟活動是較大規模。

大家很容易理解,如果是開設賭場,很容易牽涉到色情業、毒品等等,所以東南亞國家與中國交往經常會聽到這個名詞『共同合作打擊跨國犯罪』。那裡的非法集團跨國販賣人口、婦女、毒品、小型武器如手槍等等是常有。近日柬埔寨詐騙及緬甸KK樂園等案件反映出,這些不法集團還會經營電話詐騙中心。如果要做電話詐騙中心就必須網羅不同地方的人材。中國講普通話、香港講廣東話、台灣講台語、馬來西亞講馬來話及閩南話、越南講越南話,所以跨國詐騙中心必須要搜集這些人才,跨國捉人去電話詐騙中心做事,這就是大概的背景。

柬埔寨詐騙及緬甸KK樂園等聳人聽聞的犯罪情況大概會收歛一下。國際媒體及有關地區廣泛報導後,對中國、柬埔寨及緬甸的形象都不好,怎可能只靠電話詐騙中心來發展國家經濟。基本上是以廉價勞動力來做訪織、在緬甸開發森林及礦產對國家經濟才有幫助。由於大動作的跨國詐騙案影响形象,當地政府也覺得要收歛一下,這個情況是清楚的。柬埔寨政府也會考慮到旅遊業等等問題,跨國詐騙擄人的案件, 又怎麼會有人去柬埔寨旅行。旅遊業對柬埔寨屬於很重要的外匯收入項目,中國、柬埔寨及緬甸政府都覺得要做些事來恢復名聲。事實上,這些又不是大投資者,只不過是本地與外地黑幫勾結,要打擊的話,當地軍警都願意配合。中國外交當局會給他們壓力。中國認為這是向台灣賣好、香港賣好的好機會,即是說:香港警方、台灣警方都辦不來,中國能夠很有效保護僑民,中國在這方面可發揮作用啦?

 

普遍參與一帶一路都是發展中國家, 在疫情及俄烏戰的雙重打擊下,發展中國家經濟一般都較差。斯里蘭卡是一個真實的寫照。過去借債重、基建多的國家,現在要面對較大困難。『一帶一路』之間有不少這種國家。根據世界金融組織所估計,有38個國家已經或很快會陷入債務危機,其中有25個國家已經超出常態標準,該國出口等外匯收入超過兩成是用來還債,所以這些國家現時非常困難。有關中國將免除非洲17國截至2021年底剩餘的23筆無息貸款債務。面對現時國際危機,中國想表示幫忙;不過,從非洲國家角度來看, 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將以前債務減免掉,對非洲國家並沒有任何得益,因為沒有熱錢到手。同時,這也反映中國外滙緊絀,對於提供外援是不敢隨便撒幣。也沒有以前媒體嘲笑『大撒幣』的情況了,中國再不會有大手筆幾十億、幾十憶撒出去了,而只是將到期的債務減免了。事實上,這些債原本就是收不回來。一方面這些國家陷入危機,中國為了面子問題表示提供援手,但中國現時外匯也都緊絀,要提供大筆外援是不敢輕舉妄動。再者,國內輿論向來都不同情,國內輿論說:中國都不是很富遮的國家,中國國民一般水平並不高, 中國總理李克強公開說:中國過半人口每月只有一千元人民幣收入。現在是闊綽派錢給友邦而不用還。要特別留意中國當局是事次舉措,是沒有說明減免的實際金額,只說減免23筆債務, 沒有說明減免實際債務金額,中國國內輿論指:為何官方不減免中國人民的房貸、車貸等等,卻對友邦如此闊綽。一方面中國經濟不會跟以前一樣那麼寛裕,也不敢大撒幣;另方面也考慮到中國國內輿論是相當反感,甚至是不支持。

斯里蘭卡是特別惡劣。這些腐敗的國家對於借錢是相當有興趣,過水都會濕下腳的情況,經濟學家稱此為軟約束。大家熱衷搞項目,只要搞成個項目,怎麼樣都可以分點錢,什麼項目都沒有,當然就沒有錢財過手,也等同沒有收入了。 斯里蘭卡是典型的情況。她借貸的其中一個項目是興建漢班托塔港,但因為事前並沒有研究興建港口後,有多少貨物吞吐量、每年有多少收入、收入可償還多少債務。他們事前並沒有研究,借債興建的漢班托塔港,根本沒有船隻入港、也沒有轉運等業務,那又怎麼還債呢?根據條款,斯里蘭卡將港口的土地以99年期出租給中國。情況如同中國滿清時代,中國被迫簽不平等條約一樣,這是讓當地人很反感。斯里蘭卡政權貪污、腐敗、無能,政府也沒辦法及時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協談重整債務。再加上愚蠢的行為,斯里蘭卡政府為了節省外匯,禁止肥田料進口。沒有肥田料,農產品收成大減,糧食生產減少,食物價格飆升,

斯里蘭卡老百姓沒有得食,外匯卻有出沒入的漸漸用光了。疫情下旅遊業急凍,斯里蘭卡也靠斯里蘭卡人出外工作匯外匯回國,但外圍經濟差, 這種外匯收入朼沒有了,兩大外匯收入都沒有了。當沒有外匯,連基本的汽油及葯物都買不到,斯里蘭卡巿面上是沒有汽油,也沒有葯物,有病也沒有葯醫,那時真是釀民怨沸騰。

美國《2022年人口販運報告》中提到,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144國家中進行,但其中涉及強迫勞動的「悲慘人力成本」。許多被欺騙的工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去哪裡、做什麼,就被「承包商」部署到世界各地,他們被迫在危險的環境下工作,還經歷了被任意減少或扣留工資、違規的合同行為、被沒收護照和身分證件、強迫加班和辭退處罰等遭遇,卻因為一直處於監視中,幾乎不可能逃跑。

節目主持人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