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節目自由之路

人類一直是存在於弱肉強食的自然狀態。在此狀態下,基本上存在自由與奴役的生存型態。什麼是自由?什麼是奴役?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說:「自由:服從共同的抽象規則;奴役:服從共同的具體目標。」
海耶克說:所有通往地獄之路,都是由善意鋪成的。漢娜鄂蘭也從自身經歷而證實極權政治的根源,存在平庸的邪惡。亦即,人因被恐懼而失去良知,人因無良知而失去自由。因此,恐懼與良知的鬥爭,就是自由與奴役的戰爭。
本節目將以台灣李登輝總統解構「中華威權政治」、建構民主體制及激發台灣意識等寧靜革命的歷程,來訴說台灣人的良知如何戰勝極權統治的恐懼,而成功脫離威權體制走向「自由之路」的故事,讓台灣的成功故事,成為人類世界通往《自由之路》的希望指標之一。

前往>>央廣華語節目粉絲團 | Facebook
前往>>北安55號微博 | Weibo
聽友來函: 17rti@rti.org.tw

節目快訊

播出時間: 2020-06-27
陳財能
這一集是「台灣之音」《自由之路》的最終集,主持人陳財能要與所有朋友們分享李登輝總統在一生至今的經歷中,從自覺、學習、懷疑、循證、實踐、反思及不斷求知創新等行為中,所精粹的思想根源:「我是,不是我的我」。 「我是,不是我的我」,從其文本結構上,就是「我」與「超我」的關係演化。 「我是」,就是在有限生命裡實現自我與地位的「我」,也就是李登輝總統自青少年時期以來不斷自問及提問「我是誰?」的對象;「不是我的我」,就是「超我」,李登輝總統從祖母的「死」、大哥李登欽的「戰死」到戰爭期間目睹人類的「慘死」等經驗,再不斷辯證及質問「人是甚麼?」的存滅現象裡,區分「生命之死」與「自我之死」。 李登輝總統在認知「自我之死」分為二個層次,一個是在自然過程中「我」的「生命之死」;一個是在「超自然的」的自我昇華中,「我」的「精神觀念否定」的「自我之亡」。這就是李 總統所說,所謂的死亡,並非僅指肉體上的死亡,而是包括觀念上的自我否定。「我是,不是我的我」,從其行為上,就是「李登輝」與「不是李登輝的李登輝」的演化。 從歷史實證可以界定「李登輝」與「不是李登輝的李登輝」的演化,至少有以下三大階段:第一階段:少年李登輝到美國康乃爾大學農業經濟博士。作為「我」的李登輝,在此期間,一 方面經歷兩個外來政權;一方面經歷長達三十五年對「我是誰?」及「人是什麼?」的自覺與追尋。 第二階段:世界知名農經博士到蔣經國的重要政治幹才。在此期間,一方面,「基督信仰已在李登輝的生命裡活著」;一方面,經歷威權虎穴及中華獨裁法統的外來政權,作為「我」的李登輝,在歷史的偶然下,成為台灣總統。 第三階段:「脫古改新」寧靜革命到主權在民的新時代。作為「我」的李登輝,在此期間,已經演化成為「不是李登輝的李登輝」,如同尼采所說「重估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的實踐,李登輝總統在「脫古改新」的觀念下,一方面斷離台灣與中國內戰的政治牽連,與台灣人建構民主自由體制;一方面激發台灣人的心靈改革,深層思索「生為台灣人的悲哀」的處境,認知以台灣為應許之地,來建立「生為台灣人幸福」的生存場所;一方面完成政權和平轉移及政黨輪替,實踐「主權在民」的精神,具體打破中華獨裁體制的權力繼承惡習,建構台灣人作為民主人的新時代。李登輝如何評價「我是不是我的我」,當然這也是評價「不是李登輝的李登輝」?在這裡,就以2005年3月12日,李登輝總統在接受台灣神學院頒贈榮譽神學博士典禮致詞的結論,他說到:以「我是不是我的我」為出發點,由歷史、哲學觀點來看,現在生活在台灣的人,我想每一位應該都是新時代的台灣人。新時代的台灣人應該也要從內在進行更新,以新的生命內涵實踐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因為大家都是新時代的台灣人,所以對新時代的台灣,具有共同的責任和使命。感謝主,阿門! 充滿感謝的,因爲李登輝總統的思想與無私,以及與所有台灣人的共同努力,新時代台灣人已經走在自由之路上,儘管眼前的內外環境,仍然充斥著中國因素與武力的威脅。然而,台灣人 已經勇敢走到應許之地,並會用民主方式、用誠實自然的生命意志保護台灣的自由民主。台灣的民主故事,從世界文明進展的歷史高度來看,李登輝總統不僅是台灣的李登輝,也是世界民主的思想與行動典範。各位收聽《自由之路》的所有朋友們,只要願意超越被恐懼及獨裁極權牽制的我,你們都是「超越自我」走向自由之路的新時代民主人!以此做為《自由之路》最終集的結語與共勉。我是陳財能,我們在未來的自由之路上,不期相遇!...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6-20
陳財能
這一集「台灣之音」《自由之路》主持人陳財能,要與所有朋友們分享李登輝總統的「新時代台灣人」。 李登輝總統曾經公開說:「新台灣人」一直是他整體治國思想非常重要的一環。一九九八年八月,在太平洋戰爭終戰日前夕,他正式提出「新台灣人」的使命,就是要凝聚「新台灣人」的共識,發揮不認輸、不怕苦的台灣精神,為後代子孫創造光明的遠景。然而,公元二千年政黨輪替後,中國國民黨仍然在堅持中華法統的意識下,利用朝小野大的政治結構與台灣意識尚未全面覺醒的認同分歧,使台灣陷入「民主內戰」之中。因此,李登輝總統除了在公元二千年退出中國國民黨外,更在2005年時,正式提出「新時代台灣人」來取代被中國國民黨馬英九以中華民族主義窄化的「新台灣人」。 自一九九三年開始,李登輝總統默默且持續地透過心靈改革、社區總體營造、總統直選、認識台灣、提出新台灣人的概念、特殊國與國關係到新時代台灣人等具體政策與運動的實踐,都是圍繞在「以公民意識和社區共同為基礎的民主主義」建構「台灣是台灣人的」的意志與認同。 從以上歷史事實的理解,可以清晰地看見,擔任總統職務的十二年間,李登輝總統的核心,就是建構「新時代台灣人」的身份認同的意識、心靈與走向世界的實踐能力。 從身份認同的意識而言,主要有兩個核心要素:一是,在移民、殖民及威權歷史過程,台灣意識與認同的建立。 一是,以民主的公民意識與社區意識,取代民族主義的舊思維。 從身份認同的心靈而言,主要蘊含著兩層意義:首先,是台灣國民意志的自覺。 其次,是創造新的社會新的人。 從走向世界的實踐能力來說,主要有兩個恆久堅持的方向: 第一、就是堅持「脫古改新」地「當家作主人」。 第二、就是堅持台灣是台灣的及作為世界民主人。...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6-13
陳財能

李登輝總統從自覺「我是誰?」,開始辯證自我生命存在及與所在場所的意義與關係,從而認知到生為台灣人的悲哀,並轉換到生為台灣人幸福的價值轉換。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6-06
陳財能

這一集,台灣之音《自由之路》要和「台灣之音」的朋友們分享李登輝總統的生命問句:我是 誰?主持人陳財能要從「李登輝」與「李登輝總統」兩個路徑,來說明為何李登輝總統要這樣問?

...更多
播出時間: 2020-05-30
陳財能
在中華獨裁法統「威權幽靈」的蒙昧與壓迫下,中國國民黨蔣介石所控制的中華民國憲法,以及毛澤東中國共產黨所挾持的中華人民國憲法,其實都像被極權關押的良善人民一樣,良善政治的本質,早已被扭曲得支離破碎、不成樣子。 前後九十年,在這「中華威權幽靈」戕害下生存的人類,當然無法享受自由及作為人的尊嚴。因此,從歷史的高度而言,李登輝總統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以「脫古改新」擺脫「託古改制」惡習的實踐,本質上,就是以「主權在民」對抗「威權幽靈」。 從人類追求良善政治文明的歷史來看,李登輝總統與台灣人以「主權在民」脫離中華獨裁法統的過程,其成就遠勝於日本「明治維新」所高舉的「王政復古」與「大政奉還」。中國在二十世紀初的變法或維新,本質上還是繼續維持中華法統的中央集權,沒有學習日本「脫亞入歐」全盤西化的立憲開放。 從變革主體來看,李登輝總統以「台灣人為主體」對抗「中華威權幽靈」,將「國家權力奉還台灣人民」的民主化過程,本質上足以與十八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巴黎市民高舉「自由、平等、博愛」的自由主義瓦解絕對王權及封建制度,以及十九世紀六十年代美國林肯總統解放黑奴運動,並列為人類的文明成就。 魯迅將中國人定位為具有奴性特質的「阿Q」,幾千年來在「主」與「奴」之間交替,身份歷來只有「禽獸」與「聖上」之區分。因此,他才批判地指出「專制者的反面,就是奴才」的中華法統之惡質。台灣人有幸脫離中華獨裁法統的惡質結構,但其惡質性仍然殘存在台灣之中。 因此,台灣的自由之路仍然充滿著內外的挑戰。這一集,台灣之音《自由之路》主持人陳財能,要從以上的歷史視角,和「台灣之音」的朋友們分享李登輝總統「十年六次修憲」,實踐「主權在民」對抗「威權幽靈」的歷程,以及說明台灣的內外挑戰為何?...更多
1 2 3 4 5 6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