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人遠距課只有10人上 老師體諒:飯錢和房租都沒有,哪來錢買電腦

  • 時間:2020-12-11 18:0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120人遠距課只有10人上 老師體諒:飯錢和房租都沒有,哪來錢買電腦
疫情大爆發,美國的學校關閉,但改採遠距教學之後,卻也讓貧富造成的學習起跑點的不公平赤裸地掀了開來。圖:pixabay

三月中,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大爆發,美國的學校關閉,改採遠距教學,讓貧富造成的學習起跑點的不公平赤裸地掀了開來。因為學校無法立刻給予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學習的必要工具──電腦與網路,很多孩子們等了好幾個禮拜,甚至一兩個月後,才得以上網學習。但遠距學習並不容易,許多孩子都遇到了困難,無法理解或有問題的地方卻沒有人可以指導他們,以致在全國性的學科程度測驗上,數學的平均成績掉了5到10個百分比。然而,這份秋季的測試結果並無法顯示全部的真相,因為許多弱勢家庭的孩子並沒有參與這項秋季的測驗。新冠肺炎是否會造成嚴重失落而無法翻身的好幾個世代呢?研究學者與教育工作者都相當擔心。

弱勢族裔小孩的受教權被影響最大

根據一家非營利組織NWEA (Northwest Evaluation Association) 分析,每年要做三次,作為測試全美學生閱讀與數學程度的「學科程度測試」 (MAP) 顯示,今年秋季的受測人數為440萬,研究團隊進一步深入分析今天秋季的測試,發現參與測試的學生人數比去年秋季少了1/4,去年有近520萬的孩子參加測試,今年卻只有440萬。根據《NBC新聞》 (NBC News) 的報導,另一個全國性的測試組織「文藝復興學習公司」 (Renaissance Learning, Inc.)  所呈現的資料顯示,今年參與學科程度測試的學生人數也大為減少,主要缺考的學生背景為非洲裔、西裔、原住民。

NWEA研究團隊推測那些孩子沒作測驗的原因,可能是家裡沒有電腦或網路,或當天網路連線出問題,也可能是因為生病沒上學或正在居家隔離,或者,有上學,但決定不做測驗。但更可能是自遠距學習以來,他們就沒再上課了。事實上,今年秋季開學,全美有許多學區的入學率都明顯地下降,有一份研究估計,可能有300萬的弱勢孩童 (無家可歸、被寄養、有身心障礙、需要學習英語) 都沒有上學。

受這波疫情影響的弱勢族群的小孩,受教權被侵奪的程度尤其嚴重,因此NWEA研究團隊具體建議學校要趕緊作補救教學,如:延長學年時間、招募課業輔導志工團等等。


偏向弱勢的族裔,如:非裔、西語裔,一旦孩子不到課,家裡其實也沒電腦可做遠距。示意圖:pixabay

不適應遠距上課的孩子其實很多

接受《NBC新聞》訪問的律師安吉莉卡‧岡薩雷斯 (Angélica Gonzál) 表示,她三年級的女兒洛莉 (Lolly) 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遠距學習對她很有壓力,她因此天天哭泣。於是,安吉莉卡決定讓洛莉停止在電腦前上課,自己來教導她。雖然洛莉的情緒穩定了下來,但是MAP的成績卻讓她很擔心。在疫情之前,洛莉是成績優異的學生,現在,洛莉的閱讀能力掉到二年級開學時的程度,數學成績低於全國的平均數,因為在家學習,沒有學校的資源協助,讓她嚴重落後與退步。

其實,不只有安吉莉卡對女兒的學習和未來很憂心,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 (U.S. News & World Report) 於十月底的一篇報導,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的一項研究顯示,因為疫情,學校關閉,有超過2/3孩子接受遠距學習的學生家長很擔心孩子的學業會落後。

其實,孩子們自己也清楚狀況,也有擔心焦慮。 根據8月中《洛杉磯時報》 (Los Angeles Times) 在加州南部所作的調查報導,如洛莉一樣不適應遠距學習的孩子,其實不少。

小孩沒有電腦上遠距課程 只得拿媽媽手機上課

三月中左右,學校關閉,10歲的瑪麗亞‧維歌 (Maria Viego) 開始了遠距學習。因為沒有電腦,所以她用媽媽的手機上網上課,但是,因為網路一直斷線,只好放棄上網學習。在收到學校發給的電腦之前,約有兩個月的時間,她只能透過做紙本練習題來學習。不過,收到電腦後,她卻是無法理解那些課程。在遠距學習仍持續進行的情況下,瑪麗亞告訴媽媽,她好擔心自己會嚴重落後。事實上,在疫情發生前,瑪麗亞有個快樂的校園生活,她自願為二年級的學生讀書,獲得特殊的榮譽證書。

高一的安德魯‧迪亞斯 (Andrew Diaz) 在學校關閉了一個多月後才拿到電腦。以前他的成績還算不錯,喜歡數學的他,因為遠距學習,無法獲得老師的直接教導,他有理解的困難。還有,雖然西班牙語是他的母語,但是他看不懂老師公布的西班牙文作業,因為老師的西班牙文和他在家裡聽到的西班牙語不一樣。最後,他放棄學習,開始跟著叔叔一起工作,在舊貨市場賣蔬菜,幫助家計。學期末,依政策決定,學校讓所有的學生都過關,沒有人有任何科目被當,但是安德魯知道自己的程度是落後的。八月,他決定不再跟著叔叔去工作,想要好好努力讀書和做功課,因為他想跟家族裡唯一有大學學位的姑姑一樣,也上大學。

相較於瑪麗亞和安德魯的等了一兩個月才收到學校的電腦,9歲的庫柏‧格林 (Cooper Glynn) 在學校於某個星期五關閉後,下個星期三他就開始上遠距課程,因為他有一台學校發給學生使用的電腦,而且家裡有很好的網路。庫柏的媽媽說,雖然庫柏比較喜歡到學校上學,但是若必須繼續遠距學習,他的學業表現也不會有問題。

庫柏和瑪麗亞與安德魯的學習情況會如此不同,除了個人因素,重要的原因是,庫柏的學校只有12%的學生是來自低收入戶。

同樣是窮孩子 學校配給電腦時間也因地區貧富而不同

根據 《洛杉磯時報》 對加州南部的45個學區作調查,這些學區涵蓋了各種家庭經濟背景的學生,當然也就包含了兩個極端:大部分學生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區,和大部分學生來自富裕家庭的學區。另外,一些比較大的學區,如:洛杉磯、聖地牙哥、長堤 (Long Beach) ,有70%的學生都是來自低收入家庭,超過2/3的學生是拉丁裔。

此調查的「低收入家庭學區」和「富裕家庭學區」區分,是以學生具資格免費或付折扣價享用學校餐點的比例來定義。「富裕家庭學區」,不到15%的學生吃免費或折扣價餐點,這些學區大多是白人和亞洲學生。「低收入家庭學區」,有90%的學生吃免費或折扣價餐點,大部分的學生是拉丁裔,一些學區則有許多非洲裔。

在「富裕家庭學區」,約有87%的學生家裡本來就有電腦,「低收入家庭學區」,僅有51%。因為「富裕家庭學區」只有少數學生家裡沒有電腦和網路,所以,學校立刻就可以將已有的電腦讓學生帶回家使用。也因此,學校關閉後,過了幾天就可以開始進行遠距教學。

「低收入家庭學區」雖然立即去訂購電腦與網路熱點,但是,有許多學生到學期末都還沒拿到電腦。不過,有了電腦,還得有網路才能上課,有許多學區,一直到了五月都仍然無法提供網路熱點。甚至,即使到了8月,還缺少超過100萬台電腦和熱點。

120個學生 上遠距課程的不到10人

有了電腦和網路後,不代表學生就能像過去一樣認真上課。以中學生為例,在「富裕家庭學區」,平均有94%的學生每個禮拜會報到至少三次。在「低收入家庭學區」,平均只有50%的學生,有的學區還只有23%的學生。

路易士‧柴德斯 (Luis Chaidez) 是洛杉磯南部一所高中的老師,他表示,學校關閉時,他有120名學生,但是,從來沒有超過15位學生來上他的網路課程,後來甚至不到10位學生。在學期最後的三個禮拜,他停止了視訊教學,因為根本沒有學生在做功課。不過,他能夠理解,並不責怪學生,因為他有很多學生都在擔憂沒有錢吃飯和交房租。


不是所有的美國孩子都有配備齊全的遠距設備的,貧富差距也決定了受教權的排序。示意圖:pixabay

貧富會影響教育資源的取得,是本來就存在的事實,而疫情竟像面照妖鏡,照出更殘酷的事實:即使同在公立學校的系統下,有較多學生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校,在應對遠距學習的議題上,竟出現資源缺乏的問題,造成弱勢家庭的孩子在學習上有立足點的不平等,產生嚴重的程度落後。更荒誕的是,還因此導致這些孩子在學習程度測驗中缺席,讓人看不見失落挫敗的黑洞。如果,貧窮不能透過教育來翻身或改善,新世代的希望在哪呢?唉,新冠肺炎疫情對一個國家社會的影響,果然不僅有當下的身心衝擊,還有遠憂。

延伸閱讀
紐約的拉丁、黑人族裔染疫比率高 美媒:不是種族使然 是貧窮所致!
紐約近9000無家可歸者入住酒店等庇護所 引爆當地居民極度恐慌
美國狂缺醫護 拿小兒科護理師顧急診!面對聖誕節大團圓 疫情延燒不敢想像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