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公投後 台灣開創另一道彩虹

  • 時間:2018-11-29 13: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公投結果揭曉後,下一代幸福聯盟的三項反同公投提案全數通過,記者會現場受媒體關注。(詹婉如攝)

2018年11月24日,您在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結合的公投案中,怎麼投?這是台灣民意首度透過投票,直接在同婚議題上表態;然而,回顧2017年,大法官在748釋憲案後,台灣曾被視為是同性婚姻合法化之路的「亞洲先鋒」,但是投票結果,反同團體提出的三案皆獲得高票支持,這是台灣在同志運動中的一大挫敗嗎?民眾在婚姻平權正、反意見之間,究竟傳達了何種訊息呢?

公投揭曉 愛家公投獲高支持

呼口號聲:『(原音)愛家公投,感謝有你,繼續加油!』

11月24日深夜,公投結果揭曉後,記者會現場不只有台灣媒體,也有外國記者關注,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的三項反同公投提案全數通過。

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說:『(原音)我們這樣的一個勝利是屬於所有全體志工、每一個愛家夥伴以及屬於全國人民的,所以我們兩位提案人用深深的一鞠躬向每一位愛家的志工、每一個台灣偉大的人民來致謝。』

支持者林小姐說:『(原音)因為傳統上,比較保守的想法是一夫一妻制,如果男男女女,女女男男,好像有點不太合適!』

支持者李小姐說:『(原音)其實我贊成同志的婚姻,但是我覺得應該另立新法,不要在我們的民法裡,不要跟一般人混在一塊。』

支持者吳先生說:『(原音)我自己會擔心影響到小孩的觀念問題,因為當孩子到一定年紀後,心理和生理都成熟了再跟他說,我覺得就可以。』

民眾用超過700萬的票數,在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的第10、11公投案投下同意票,從得票比例來看,台灣多數民意表達支持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以及不應在國中、國小實施同志教育,同意票與不同意票數約莫在二比一,在這一連串數字中,能嗅到什麼訊息?

輔仁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身兼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的吳志光老師說:『(原音)有些人把同志教育可能誤解或汙名化為所謂同志養成教育,就是說你教了這個教育認識同志,那是不是說讓孩子可能本來沒有這種性傾向就變得可能有這種情況?(記者:不諱言家長心裡會擔心,才投出這個結果?)家長擔心,剛好也就凸顯出同志的困境,假如同志不受歧視,家長何需擔心?假如同志在這個社會裡面,本來就跟魚一樣如魚得水,大家對他沒有所謂另眼相看,我何必擔心我的孩子是異性還是同性,有那麼重要嗎?家長心裡想,我雖然不歧視同志,但是我擔心別人歧視他呀!』

異性與同性戀父母 投票中透露憂心

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曾昭媛說:『(原音)這次選舉結果讓我們台灣社會有很多可以深思的地方,我只想告訴大家,我們不是都沒有希望的,未來還是有很多可以去努力的,性別平權運動一定可以再贏得很多的認同,大家一起努力,但是也希望政府不要忘記自己的責任。』

公投結果揭曉後,婚姻平權大平台召開記者會,宣示將持續在爭取婚姻平權的道路上努力。(詹婉如攝)公投結果揭曉後,婚姻平權大平台召開記者會,宣示將持續在爭取婚姻平權的道路上努力。(詹婉如攝)

2017年5月大法官會議釋憲,做出釋字第748號解釋,宣告民法限制同性婚姻牴觸憲法平等權違憲,同性婚姻應在2年內合法化,使台灣成為全亞洲第一個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甚至被讚譽為「亞洲第一」。

但是,這似乎不被多數台灣民眾看作「台灣之光」,諮商心理師、弘光科技大學護理學系助理教授劉安真觀察,透過公投,她看見了多數民眾對改變的不安。她說:『(原音)我們在心理學有強調,不確定的事情會對人們有很大的焦慮,這種不確定影響到自己的不安情況很常見,更何況是他自己的孩子和他很守護的家庭,可是我們跟家長說從國外的例子和科學上來講不用這樣擔心,可以這跟他過去信念不合,他就覺得國外是國外,你怎麼知道台灣不會發生呢?對未知的恐懼是我們在這次公投過程後需要去理解的。』

天下父母心!擔心孩子人生的路上坎坷,父母保護子女天經地義,但當孩子被投以「異樣眼光」看待時,那群同志的父母又何嘗不想保護孩子?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簡至潔聊到自己的父母,她說:『(原音)像我媽媽說她的訊息裡都是反同訊息的,一個正面訊息都没有,然後她就跟我說,我之所以還能夠支持同志,是因為妳是我的孩子,要不然我早就被那些人影響了;然後我爸也說他在群組裡啞口無言,別人斷章取義和抹黑的訊息他跟本没辦法回人家,然後他看到龍應台的文章他就把它傳出去,所以這就是我爸媽在做的事情,我也知道他們很危難啊!但是他們會用自己的方式在最後公投前夕,想辦法跟他們厚厚的反同同溫層對話。』

同志運動失敗? 祁家威:當然不是

婚姻平權大平台公投監票志工瑾嫻說:『(原音)當你在開票場所的時候看到說,OK第11、12案同意、同意、同意,第14案不同意、不同意,這個開出來是真的很傷人的,因為這個意思就是說社會大眾都說你們這群人是少數人,你要專法不要來碰大眾的異性戀婚姻,你不配婚姻這個制度,所以開出來的票是真的讓人很傷痛。』

女同志佳玲說:『(原音)其實我覺得我一直都做好心理準備,但看到差距那麼大,心裡還是蠻心酸的,我覺得很難過。』

若我們以結果論來看,幸福盟聲明,這是所有重視家庭價值及下一代教育的全體民眾勝利,那麼相對的,這是挺同團體的敗仗嗎?

台灣同志平權運動者祁家威說,當然不是!他以30年前台灣同志處境與今天相比認為,從票數來看,同志同溫層自己挺自己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但若從社會同性戀人口比例百分之2到10估算,同運團體提出的公投案獲得300多萬同意票,這表示同志的訴求,已獲得不少異性戀相挺!祁家威說:『(原音)今天這次公投之前,我們的票數可能會比現在更少,但是因為這次大家有討論了,我們票數已經因此增加了;經濟學的股票市場,有一個術語叫做短空長多,短期內就是這一兩個禮拜、一兩個月,大家好像覺得會受到打擊,會停滯不前,但是長遠的來講,會有更好的發展』

公投提案未過,代表同志運動失敗?祁家威說,當然不是!(詹婉如攝)

祁家威強調,他不是樂觀而是看見未來趨勢。的確,回顧1986年,祁家威出櫃為同志出聲,被外界稱是「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男同志」,當年孤單的身影在30年後的台灣,獲得倍數支持,也讓民眾能在陽光下正視並討論社會中的同志議題,其實就是一種進步。

人權公投? 學者:修法後的侷限

這次公投前後,一直有同運團體提出基本人權不能公投,以及行政院意見書澄清,「《憲法》保障同性間得以結婚之權利,已經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確認,不會因本次公投結果而有所變更。」

但是,為何還有這類公投案被提出?吳志光教授認為,這是法令的弊端,他說:『(原音)我們可不可以提案剝奪外勞的健保權利?哎呀,外勞吃太多健保了啦!可不可以?(記者:在提案的時候,政府就有責任做個把關?)現行公投法前一直被稱為鳥籠公投,政府一方面大降門檻,二方面把任何可能阻擋公投的那種所謂框框都認為說是可能有礙公投,所以儘量要減少,所以說,公投就有點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只能形式審查,當有人質疑反同的三公投有違憲爭執時,翻開公投法沒有一條說公投提案違憲侵害基本人權,我可以拒絕沒有啊!至於民主制度,人民當初也是選出希特勒,不是嗎?希特勒是透過國會裡成為第一大黨,名正言順奪取政權的,那你這不是民主嗎?當然也是民主,呵!』

公投結果出爐後,政府依法行政!行政院將依照公投法第30條規定,3個月內提出保障同性婚姻的專法草案送交立法院審議,這700多萬人直接民意的表達,未來極有可能影響同志婚姻平權的實踐方式,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說,同運團體已在嚴陣以待,她說:『(原音)這危急到什麼程度呢?在現的社會氛圍的基礎下,就算我們的政府不違憲,反同方已在想下一步了,就是他們要修憲,所以釋字748會不會因此而被修憲翻掉呢?假設我們真的没有辦法說服更多的人支持平權的話,那麼下次選舉選出的反同立委,就可能把我們的釋字748翻掉,所以,重點是我們還是鼓勵支持我們的人,如果能上街頭,就還是在街頭繼續對話,因為必需改變更多的人跟我們站在一起。』

當老師也出櫃 世界會變怎麼樣

青少年同志阿又說:『(原音)我希望老師能自然地介紹多元性別,老師也能多交幾個多元性別的朋友,他就能講得很自然,當老師一自然的時候,同學也不會認為這是什麼大事,大家就會覺得這就是每個人不一樣的地方。』

除了老師本身對多元性別要有更多的認識外,若有一天,當老師就是同志時,教室會變成什麼模樣?

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孫秀蕙教授說:『(原音)那時候,我出櫃對我來說真的沒有任何影響,因為第一,傳播學院是一個相對開明的一個地方,那另外就是我已經升教授了,基本上大概不太會有什麼影響,同事也都蠻尊重我的,反而是因為這樣子,很多學生也跑來跟我出櫃,然後我覺得如果有一個他們尊敬的老師也出櫃,也許在他們心裡,父母對他們有很多的負面批評,至少也許他們心裡會好受一點。他會覺得在黑暗裡面,還有一些微弱的燭光是可以引領他人生的道路,我覺得就是溝通對話和理解,而且像我說的,如果你覺得你的出櫃不會影響到自己,也請你出櫃,讓這個影響力可以變得更大。』

2015年,孫教授選擇走出櫃子,她的公開没有對她造成困擾,反而成為學生在性別議題上,無話不聊的人生導師。

認識多元性別 政府角色在哪裡

「活生生」的同志站在講台,讓年輕學生從小理解多元性別不再是洪水猛獸,但是,在同婚公投中,則反映出世代差距。在校園推展多元性別教育多年的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呂欣潔認為,公投落幕,政府除了聽見民意,也應該在社會溝通與教育上,扮演積極角色。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呂欣潔(右)認為,政府除了聽見民意,也應在社會溝通與教育上扮演積極角色。(詹婉如攝)

呂欣潔說:『(原音)國家政策其實也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就是如果一個國家很清楚的、不斷的去傳達一個清楚的觀念是同志也是我們的親朋好友,我們也是台灣人,也是台灣的一份子,那麼大家應該要去嘗試著去納入這些族群,就像比如說對原住民、對身心障礙、對新住民一樣的,讓這個國家的人們更接受不一樣的族群。』

2018公投後 對話與理解持續

不僅在台灣,同性婚姻在國際社會中一直是備受關注的議題,若我們暫且不討論人權能否公投,今年的台灣被稱為公投元年,議題在這次過程實質討論不多,大大折損了彼此深層瞭解的機會。吳志光教授說:『(原音)其實應該是要更長的時間去辯論,討論至少半年左右,這次就一個多月時間太短,而且很多人都沒有把問題講清楚,比如說他們有很多誤解,而且有許多在爭執過程中的迷思,就是同志有問題所以害怕,台灣社會其實存在許多非理性、民粹的問題。』

從公投結果看來,台灣社會對婚姻平權議題上仍未有共識,未來還要繼續走下去,但社會如何磨合?未來怎麼走?孫秀蕙教授說:『(原音)受苦的人没有悲觀的權利,關心人權的人也沒有悲觀的權利,我們就是持續對話了。』

300多萬支持 同性議題另一道彩虹

雖然公投後,外國媒體評論認為,這對台灣的自由主義和亞洲地區同志權益開路先鋒的聲譽是一大打擊。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台灣在婚姻平權的路上也獲得300多萬票的支持,甚至還首度有同志候選人當選議員,在議會發聲,這都是倡議運動中的重要指標。

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秘書長簡至潔說:『(原音)我還是想說的是那400萬人的支持,絕對不是只看到數字輸了而已,我們自己明白那400萬票是怎麼一回事,在這段期間是有多少同志鼓起勇氣跟家人出櫃、跟他的小學同學出櫃、跟他的親朋好友出櫃,一票一票拉來的,他身邊的人才會投下那一張支持同志的票,而這每一個改變都是實質的,所以我認為這只要再擴散出去一點,我們就真的有可能去翻轉台灣社會;目前對同志不了解的,是因為他們還不認識同志,相信只要他們認識了就不會被操控。』

台灣大法官會議給予的違憲修法期限是明年5月24日,如何修法保障同性婚姻?未來將在立法院持續討論,但除了反同民意外,300多萬支持婚姻平權及性平教育的聲音也不會被忽視,它是一座由同性戀和異性戀共同串起的另一道彩虹,也為台灣同志運動史在2018年留下一個重要里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