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不信任成離岸風電絆腳石 溝通為開發金鑰

  • 時間:2019-01-07 16:2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謝佳興
台灣社會對離岸風電十分陌生,進而衍生各種不信任、質疑,成為在台推動離岸風電的絆腳石。(圖:中央社)

四家離岸風電開發商爭取彰化縣核發同意書,以適用2018年躉購費率,但最後卻失敗收場,已有兩家開發商表態暫停現有計畫。由於台灣社會對離岸風電十分陌生,進而衍生各種不信任、質疑,成為在台推動離岸風電的絆腳石,但因事關能源轉型、產業發展,各方都必須敞開心胸,以溝通化解歧見,找到最佳解決方案,才能讓台灣海峽上的風力資源為台灣所用,進而帶起一波產業革命。

前總統馬英九任內訂出「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預計2015年開發國內第一座離岸風場,但結果未如人意。儘管蔡英文總統上任力推離岸風電,但目前台灣海峽仍只有幾隻示範風機,如今還面臨沃旭、海龍團隊等2家開發商宣布暫停計畫,重新評估。一旦外商撤資,後續影響的不只能源轉型,還有千億元以上的產業在地化、經濟效益。

離岸風電發展挑戰不斷 費率怎麼訂都有質疑

為何政府力推,離岸風電在台仍面臨諸多困境?首先在費率方面,經常成為外界質疑焦點。政府以先遴選、後競標的模式推動離岸風電發展,前者以較優惠的躉購費率保障20年收購,藉此吸引投資,但業者須肩負國產化任務,幫助台灣建立風電供應鏈;後者則是因風場上線時程較晚,屆時供應鏈能量成熟、達到規模經濟,預期成本將會下降,而開放競標來壓低離岸風電每度價格。

儘管立意良善,不過,去年躉購費率訂出每度新台幣5.8元,競標價則開出低於平均電價的破盤價,約每度新台幣2.2至2.5元,雖讓經濟部長沈榮津引以為豪,但兩者價差之大,也引發圖利廠商之說。經濟部不斷解釋,躉購價與過去走勢差不多,且這是為了讓市場形成,價格才會比較高。


經濟部長沈榮津曾表示,太陽光電及陸域風電躉購電價已接近平均電價,離岸風電躉購電價雖較高,但每年都會重新檢討。(資料照/中央社)

然而去年底,經濟部對外預告今年躉購費率草案,因費率大砍了1成多,業者們大喊吃不消,甚至喊出暫停開發計畫。海龍團隊之一的玉山能源執行長陳聰華說:『(原音)其實5.8元已經是一個在投資上來看的話,剛剛好可以接受的範圍而已,如果說現在再從5.8元再往下降的話,原來能夠支持2.5元(競標價)的那個基礎就不見了,整體來看的話,你現在如果到5.1元的話,我們是需要再做一個真正再好好評估一下整個的情況是怎麼樣。』

彰化縣綠地變藍天 中央地方不同調成阻力

儘管今年度躉購費率要等到1月底才會拍板,但沃旭、中能、海龍及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等四家開發商已預見大降趨勢,因此加速申請電業籌設許可,盼能提早與台電簽署購售電合約,以適用去年費率,不過最終仍功虧一簣,原因是少了彰化縣政府核發的複審同意書。而在2日申請截止日前,彰化縣府與經濟部能源局還曾各執一詞。

縣府強調過去已針對開發計畫作了回應說明,也就是業者們就當地漁民、漁會溝通以及提升在地就業等說明,過於簡略,因此沒有核發同意書,且籌備創設審查,並非縣府職權。但能源局搬出法條,依電業法規定,籌設或擴建審查須由地方主管機關、事業所屬機關,就業者呈送計畫書回覆意見。


內政部海岸管理審議會資料照 (中央社)

由於九合一大選中,國民黨立委王惠美勝出,成為彰化縣新科縣長,以核養綠公投也過關,被視為民進黨政府能源政策的挫敗,儘管選後政府不斷強調綠能政策不會改變,但此次能源局與縣府的各執一詞,仍被解讀是彰化縣綠地變藍天所衍生的中央、地方不同調。幾家開發商私下批評這是互踢皮球,這也凸顯台灣政策的不連續性。海洋大學副校長許泰文說:『(原音)你不要內部政策反覆,你嚇走廠商,那大家通通輸了,而且漁業補償金也給人家拿了,你這個就不好啦。』

除了中央與地方不同調外,業者本身也有責任,因為他們未將縣府要求事項詳盡說明,同時,審查機制早已對外公告,大家照遊戲規則走,適用何種費率,端看取得電業籌設許可、簽署購售電合約的時間點。

社會陌生、不信任是風電絆腳石 需以溝通化解歧見

究其根本,台灣沒有離岸風電經驗,只能師法國外,加上開發案牽連利益甚廣,使得社會各界對離岸風電是既陌生又不信任,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造成誤解,甚至抹黑、謠言,因此,上至政府,下至業者、民間,如何做到全面溝通,增進台灣社會對離岸風電的認識,顯得至關重要。

如今除了政府要加強溝通外,業者也擬自組專案小組來化解歧見。經濟部長沈榮津說:『(原音)社會做好溝通以後,相對地方政府所面對的壓力就比較小,比較小呢,又能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跟就業機會,這時候反對的聲音沒有、雜音沒有,相對地方政府在籌設許可的意見的表達,壓力就不會那麼大,就會回歸到比較理性,行政效能就出來了,然後就支持了,這樣就迎刃而解。』

費率並非零和遊戲 轉售用電大戶也是一解

除了從溝通化解社會歧見,另一方面,就業者最在意的躉購費率,也有賴業者在本月底前拿出具體證據,向躉購費率審議委員會溝通、爭取合理費率,且若是結果不如預期,廠商也不見得就只有放棄投資一途,因為新電業法上路後,綠電不必只得賣給台電,開發商還可以思考轉售給台積電等用電大戶的可能性。

台灣擁有絕佳的離岸風場開發潛力,如能順利開發、帶起產業鏈,將有望成為亞洲離岸風電產業中樞,不過面對來自社會多面向的疑慮、合理費率等挑戰,如何以溝通打破如今僵局,考驗著台灣發展綠電的決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