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聲奪人」 兩岸間一場沒有煙硝的戰爭

  • 時間:2019-02-06 09: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歐陽夢萍
前央廣編審組主編劉瑋瑩。(RTI)

農曆春節是中國大陸台商返鄉的時刻,如今,台灣民眾往返兩岸已成為稀鬆平常的事,但在1950到80年代,在兩岸高度對峙的情況下,台海上空交織的不是載運民眾的航班,而是一場由無線電波掀起的「聲音之戰」。

「這裡是自由中國之聲 在中華民國台北發音」

農曆春節是闔家團圓的時刻,許多在中國大陸的台商都要返鄉過節,今年兩岸間的加開航班就超過500班,對比目前兩岸間的密集往來,在1949年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到1987年宣布解嚴這段歷經衝突與對峙的時代,台海上空只有聲波的交鋒,進行一場沒有煙硝的戰爭。

在這場戰爭中擔任先鋒的,就是中央廣播電台,透過短波突破當時所稱的「鐵幕」,將台灣的自由民主及發展現況傳送到對岸民眾的家中,同時也利用心戰,試圖收攏民心及策反。

『(廣播原音)這裡是自由中國之聲,在中華民國台北發音。你想了解大陸軍幹群、老中青各種意見的反映嗎?請聽三家村夜話。』前央廣編審組主編劉瑋瑩回想當時,由於對岸民眾都是晚上躲在家中偷偷收聽央廣的節目,所以當時播出的黃金時段是半夜12時到凌晨3時,除了有「三家村夜話」、「想一想」等政治性較強的評論與節目外,也有許多軟性的節目,像是「甜蜜家庭」、「為你歌唱」、「今日台灣」等等,都在介紹台灣社會的繁榮,尤其是鄧麗君時間,許多大陸聽眾都全家圍在收音機前收聽,所以才有「白天聽老鄧、晚上聽小鄧」的順口溜。

飛行指示 招喚「反共義士」

在那個兩岸對峙的時代,「反共義士」可說是時代下的特殊產物,而央廣播出的「飛行指示」與「航行指示」,就是招喚他們駕機或船投誠的主要武器。劉瑋瑩:『(原音)在新聞之後我們就會播飛行指示、航行指示,因為這個飛行指示大陸在沿海,沿海在北方跟在中部、在南方要向我們台灣來飛的航向、角度都不一樣,所以在那裏面都會講,如果你從什麼地方起飛的話,要怎樣,怎樣做甚麼動作,像飛機經過中線之後就要開始擺動還是什麼,那時候有很多反共義士來,幾乎都是聽了我們的節目來反共投誠的。』『(廣播原音)我中華民國政府對中共空軍官兵起義來歸者,一律不咎既往,保障生命安全,凡是駕機或是策動起義來歸者,依照下面標準發給獎金,轟-6型獎黃金8千兩,殲-7型獎黃金7千兩,轟-5型、強-5型、三叉戟噴氣空運機獎黃金6千兩。起義來歸記號,一、接近台灣西海岸時,要減低飛行速度,放下起落架、機翼保持飄滑下降。』

「5568號同志」 數字密碼傳送任務

此外,由於短波電波能傳送到對岸各地,央廣也肩負起情報工作,透過數字組成的密碼,將任務傳遞給潛伏在對岸的情報人員。劉瑋瑩:『(原音)敵後同志是有個編號,好比他們去以前就已經設定好他們的編號,譬如說是5568號同志,所以我們在廣播稿裡面會寫5568號同志請注意,以下是中央給你的指示,然後就開始念我們的密碼,密碼有4個字的、有5個字的,念法是一個重複2次,好比說是3362、3362,然後7718、7718,1539、1539,整篇稿子就完全是念數目字。可是我們完全不知道內容,我們中央廣播電台只是一個橋梁。』

劉瑋瑩等到解嚴後才知道,這一連串的數字,代表的是哪一本書、第幾頁、第幾行、第幾個字,情報員就透過他們的播音,拚湊出上級賦予的任務。

在傳遞情報的同時,央廣也設有偵聽科24小時監聽對岸的廣播,一群人靠手寫將內容一個字、一個字記錄下來後,再打字彙集成冊,每天上午8時前就派專人將厚厚一本「匪台廣播實錄」送到總統府、軍情局、安全局、大陸工作會等單位參考。劉瑋瑩還記得當時長官常鼓勵他們,表示這每些字都是子彈,要穿透敵人的心臟。

沾明礬「密寫」 沒有字跡的來信

當時的中央廣播電台因任務特殊,對外界來說,可是個「神秘」的單位,不但電台外沒有任何招牌,連招考人員也不公開,只會在報上登載某廣播公司招考,或是由內部的人推薦,在通過首關後,還必須經過身家調查。對當時的員工來說,他們訴說的對象是看不見的聽眾,沒有光環、也沒有掌聲,最大的鼓勵就是來自對岸的信件。

當時,央廣透過大陸工作會及軍情局在香港、澳門、日本、馬來西亞、甚至美國設立信箱,中國大陸的聽眾將信寄到這些海外的信箱,之後再轉到央廣。為了保護這些中國大陸聽友的安全,央廣只好鼓勵他們化名,並採用「密寫」的方式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劉瑋瑩:『(原音)在一般信上表面看都是很平常的家書、家信,背面反過來你就可以用密寫,叫他們拿筆沾著果汁或明礬水或是米漿水,在信紙的背面寫出他的心裡的話。然後我們收到信之後,我們每封信都要去化驗看有沒有密寫,我們化驗的方式是用碘酒稀釋,然後拿噴槍,把信的背面稍微噴一下,如果有密寫的話,化驗馬上就出來了,所以那時我們聽眾信箱小組有一個人專門負責做密寫的化解工作,有時他一噴,有字跡出來,他大喊一聲Bingo,然後我們大家都圍上去看,看密寫的內容。』

這些信件中,有些透露自己嚮往民主自由的心聲、有些表示願成為國民黨的精神黨員、甚至有人願意為我方工作。這些密寫信件都會謄寫送到總統府、軍情局等相關單位參考。

這些塞滿一整排保險箱的信件,全都列為機密,直到兩岸開放後,為了保障這些聽友的安全,當時央廣的主管下令燒燬所有信件,足足燒了3天3夜。

隨著兩岸逐漸開放,當年所謂的「共匪」、「反共義士」都成為歷史名詞,已90歲的央廣也轉型成為國家廣播電台,以14種語言向國際傳送台灣的文化與多元的聲音,過去擔任心戰喊話與情報工作的這段歷史,不僅是央廣的時代故事,更是兩岸之間的重要紀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