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830大抓捕之啟示: 中國特色的「依法治國」離我們有多遠?

  • 時間:2019-09-05 19:2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目前還有4名反送中領袖仍遭到警方拘押,包括香港民族黨前召集人陳浩天、民主派沙田區議員許銳宇、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以及港大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合成圖)

編按:8月30日香港警方大規模逮捕政治人物、學生領袖和議員,以及831當天在太子站等地鐵站對民眾無差別暴打,震驚世人!法界人士發現,港警種種作為與2015年中國「709」大抓捕有極高相似性,為此,「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最近香港830大抓捕與示威者8月期間在被拘留期間遭到的對待,撰寫了比較中國大陸及香港法律權利的文章,希望讓世人在比較兩次大搜捕同時能更進一步認識中國法治情況。

8月30日,警方大規模逮捕政治人物、學生領袖及議員,當中包括香港眾志黃之鋒、周庭、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譚文豪、鄭松泰、區議員許銳宇、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反送中運動開始至9月2日,被捕者數目已達1117人。8月31日,太子站清場行動中,警方於車廂「無差別傷人」,共拘捕40人;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理事陳虹秀於同日在灣仔軒尼詩道示威現場執行社工職務時被捕,卻遭警方控以暴動罪。

除警隊執法時使用過份武力外,更多逮捕及拘留期間的程序不公及不人道對待被揭發出來。8月的多場警民衝突中,大批被捕人士被送至文錦渡新屋嶺扣留中心,包括在811事件中被捕的54人,而當中有30人其後需送院,其中6人骨折。大律師公會發聲明表示,有律師在向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支援時曾在警署遭受多番無理阻撓,令被捕人士未能適時接觸律師及得到法律代表的協助,被捕人士亦投訴在拘留期間受到虐待,導致身體受傷需要送院或接受治療。甚的是,有女被捕人聲稱在羈留期間被迫裸體搜身,其間疑遭警員凌辱,可見警方肆無忌憚利用各種手段,剝奪被捕人士權利。

830的大抓捕事件,不禁讓我們想起2015年中國的709大抓捕。2015年,自7月9日起,中國當局在多達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帶走、失聯、約談了上百位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及其親屬,至今已有321人受影響。當局透過大量抓捕維權律師、異見人士、維權人士等,讓公民社會噤聲,過程中刑事正當程序的種種弊端則表露無遺。

過長的審前羈押  被剝奪會見律師權利

709大抓捕中,王全璋律師自2015年7月起至2018年12月26日受審期間經歷3年多的羈押,並一直未能與家人和家屬委託的辯護律師會面。王全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19年1月判入獄4年零6個月,其妻李文足於5個月後才獲第一次探監,並稱丈夫性情大變消瘦蒼老,精神狀態讓人極度擔憂。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該措施在2012年被加入《刑事訴訟法》,以針對與國家安全相關的行為。指定監居的時限是六個月,這意味著當局可以不受任何約束,給予員警系統有更大的權力去羈押疑犯,對被指定監居者施行長達六個月的秘密羈押,期間無法會見律師和家人,增加其被施以酷刑的機會。不少在709大抓捕中受酷刑和不人道對待的人中,過半數都指是在指定監居期間發生。

不人道對待、濫用酷刑

在709大抓捕中,受害者曾遭受至少15種形式的酷刑,當中包括毆打,辱駡,威脅傷害家人,老虎凳,強逼服藥,剝奪睡眠等酷刑或不人道對待。709受害人李和平律師持續兩個月的「站軍姿」,從早上起床到晚上9點,要保持挺身站立姿勢15小時,前後兩名武警盯着,如果當中有任何他承受不了的,就要被扇耳光、腳踹、拳頭打、言語侮辱。另外,王宇律師的辯護律師李昱函至今已經被囚超過22個月,她患有心臟病及其他長期病,她稱曾被拒絕接受治療,更有人指示其他犯人在其食物上便溺。李昱函的審訊被多次延期至今。

不公平審訊

曾任王全璋的辯護律師余文生,曾代理多起人權案件。他在2014年因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被拘近百天,去年1月初,他因發表公開信建議修改憲法而被拘捕,其妻許艷稱余文生於今年5月9日被秘密審訊,而她並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審訊過程無人知曉,嚴重破壞公開審判的法治原則。

中國政府一邊大肆宣揚「依法治國」,另一邊廂大力打壓國內爭取公義、維護權益的人權捍衛者;特首林鄭月娥一次又一次以法治之名授權警隊鎮壓示威者、恐嚇市民,白色恐懼彌漫四周。這種管治手法,與中國的「依法治國」模式還遠嗎?(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