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營」受害者:無法忘卻被性侵姐妹的眼神

  • 時間:2019-10-29 19:2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哈薩克籍維吾爾族人古力巴哈(Gulbahar Jalilova)接受央廣專訪,揭露她在「再教育營」的465天。(詹婉如攝)

新疆「再教育營」受害者首度在台現身!哈薩克籍維吾爾族人古力巴哈(Gulbahar Jalilova)揭露,她在「再教育營」的465天;古力巴哈接受中央廣播電臺專訪時頻頻拭淚表示,被關押期間,不但被逼迫服用與注射不明藥物,獄方更經常對女性性暴力相向,年輕受害者受辱與無助的神情,讓她永生無法忘記;身為有幸逃離人間煉獄的倖存者,她期盼,透過親身見證,呼籲各界正視東突厥斯坦(新疆)維吾爾族人,當前所遭受的迫害。

無罪釋放 仰天痛哭不敢置信

2018年9月27日,古力巴哈終於在家人不斷向國際社會奔走、陳情下獲釋,身為一個非中國籍的維吾爾人,在新疆「再教育營」中是少數,但她一樣被強迫服下不明藥物,這些藥物的毒素至今仍然留存體內,她說,現在身體變得比以前虛弱與敏感。

獲釋前3天,古力巴哈曾被帶到東突厥斯坦(新疆)的醫院治療,當走出醫院,恢復自由的那一刻,她激動地望著天空大哭不止,談起這段過程,古力巴哈仍忍不住哽咽。

古力巴哈說:『(原音)獄警就告訴我,你要被無罪釋放了,當時聽到這個話我大喊了一聲,我就看了我的周邊,也看了天空,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大聲的在那裡哭,朝著天空,我真正哭了半個小時,但是,哭了半個小時後,我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古力巴哈參觀「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看見更多受害者。(詹婉如攝)

古力巴哈關押465天後,終於「被允許」哭泣,因為,在「再教育營」裡,連哭的自由都没有;她們被警告,若有任何情緒反應,就會被關到只有一平方公尺、大約0.3坪大的黑房間,許多被關過的人,甚至因此發瘋。

「再教育」?根本是恐怖監獄!

新疆「再教育營」受害者古力巴哈唱:『(原音)没有共產黨就没有新中國,起來!起來!起來!』

古力巴哈是哈薩克公民,中文對她而言是陌生的,但她仍可以中文熟練地唱著「義勇軍進行曲」,這是她被押進「再教育營」後,被規定要學會的歌。

古力巴哈說:『(原音)起來!起來!起來!每個星期一的十點,我們會一起唱中國的國歌,外面在做升旗儀式,我們在裡邊,雖然看不到,但是必須要讓我們唱歌,每個星期一,舉行全國性的升旗。』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正舉行由台灣圖博之友會與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合辦的「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古力巴哈首次來台,陳述「再教育營」內的真相。


哈薩克籍維吾爾族人古力巴哈(Gulbahar Jalilova)看著展覽中的照片表示,她被監禁的環境更為惡劣。(詹婉如攝)

她在受害者的資料牆前佇足許久,端詳上頭每一張照片,細讀每個受害者的資料,當看到展場內,拘禁維吾爾人的監獄照片時,古力巴哈激動地跟記者說,拘禁她的房間沒有窗戶,只有一個送餐的洞口,8坪大擠了40人,真實情況,只能用「慘無天日」形容。

古力巴哈說:『(原音)(問:所以沒有像這種上課嗎?)沒有!沒有!(問:只有坐著不能交談,這樣坐一整天?)是的,只要能見到陽光,能吸到新鮮空氣,我們寧願做多麼累多麼苦的活,我們都願意,只要不要把我們分配在這黑暗的牢房裡,然後,他們說什麼我們都會服從。只要能見到陽光,吸到新鮮空氣,很多年輕人受不了這種折磨想自殺,但是牢房裡找不到能自殺的用具。』

古力巴哈說,那裡根本没有中國官方聲稱的「教育」與「職訓」,實際上就是監獄,每天被規定16個小時盤腿坐著,只能緊盯前方,禁止交談,壅擠、飢餓、被虐待是家常便飯。

8坪大擠40人 夜裡只能輪流睡覺

古力巴哈是一名哈薩克單親媽媽,過去24年來,她從事將中國服飾批回哈薩克販售的小生意,直到2017年5月21日,她從新疆烏魯木齊下榻的旅館中被逮捕,被強制送入「再教育營」465天,並帶上5公斤重的腳鐐,只因她是維吾爾族。

不知惡運將至,古力巴哈回憶,被捕當日早晨,她起床梳洗打扮後,還特別用手機自拍,留下美麗的瞬間,而如今,這張照片,成為她被關進「再教育營」前、後強烈對比。


哈薩克共和國的維吾爾裔女子古力巴哈(GulbaharJalilova)2017年5月22日被捕前,在烏魯木齊下榻處拍攝的照片。(古力巴哈提供)

她說,獄中同牢房內有40名女性,年齡介於14到80歲,絕大多數是中國籍維吾爾人,未見到和她一樣的外國人。

由於空間實在太小,夜裡,她們輪流睡覺。

古力巴哈說:『(原音)我們只能20個人先睡,但也只能側著睡,不能面朝天,這樣睡不下,所以一個晚上到早上5點為止,我們一個人最多能睡4個小時;用輪班的,2個小時他們睡了以後,我們站著等,時間到,我們就會把他們叫醒,輪到我們睡,我們再睡兩個小時,他們再把我們叫醒。』

被監禁的日子裡,一個月只能用冷水洗一次澡,每人不得超過2分鐘,沒有肥皂、也沒有牙刷,更没有任何放風時間。

每日早晨5點起床,1分鐘梳洗過後,開始唱5首頌揚中國共產黨的「紅歌」才能開飯。而他們的早餐,也只有少量的麵糊,中餐是幾乎看不到菜葉的高麗菜湯,晚餐是偶爾有幾塊黃瓜的綠色湯汁,與少許白饅頭。

性暴力相向 獄中女性受辱遍體鱗傷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兒?更没有人敢奢望有一天能活著出去。

古力巴哈曾被押出去過4次,要求她承認「資助恐怖份子」莫須有的罪行,每回訊問都是慘痛回憶。

她說,審問過程中,會被帶到没有任何監視器的地方,獄卒甚至以性暴力威脅。

古力巴哈說:『(原音)我問話的地方没有監視器,他們可以隨意詢問我,他問我很多問題,我說這些東西我都不知道,然後,他說,你不說,我就要把我的生殖器插到你的嘴裡。他是一個很年輕的小夥子,比我的孩子還小,我回說,你没有母親嗎?你沒有姐妹嗎?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他反而跟我說,你像我母親嗎?你像我姐妹嗎?你只是個畜生!他這麼對我說後,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確實我們的頭髮都已經剃光了,我們的衣服從穿到我們身上到脫下來為止,沒有洗過一次,因為沒有那個環境。』

女性囚犯經常被性暴力相向,年輕女孩被帶出牢房,回來總是遍體鱗傷,低頭不語。

獄方甚至透過強迫眾人,觀看年輕獄友被強暴的過程,以達殺雞儆猴之效。

回想這段有如人間煉獄的日子,古力巴哈聲淚俱下,協助口譯的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伊里哈木也頻頻拿出手帕拭淚。


受訪時,古力巴哈(右)聲淚俱下,協助翻譯的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伊里哈木(左)亦頻拭淚。(詹婉如攝)

古力巴哈說,465天,每天都很難熬,但一同被關押、比自己女兒年紀還小的十幾歲維族女孩,給她活下去的求生意志。

古力巴哈說:『(原音)所以每回想起這些,想起我的那些小姐妹們,她們被帶出去屈辱自尊,被污辱後的那種眼神,每回那種表情讓我不能忘記,每次她們被拉出去,再送回來的時候,我們問他們是不是被強暴過,她們不說話只會流淚,這些場面讓我無法忘記,也許,她們已不在這個世上了,但是,我覺得為了其他無辜的姐妹,我決定要把事情公諸於世。』

為了獄中姐妹 古力巴哈決心將事實公諸於世

2018年底,墜入黑暗深淵的日子終於結束,雖然出獄前,她被警告不准向外透露「再教育營」情況,但古力巴哈說,出獄後,總會想到那些在獄中,被性侵的年輕女孩神情,於是,她決定要把事實說出來。

此刻,古力巴哈離開哈薩克的家人,在土耳其居留,將來,她希望到更多國家,以親身經歷作證,揭發「再教育營」真相。

訪談結束前,古力巴哈在「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展場遇到一名15歲的台灣女孩,這名女孩看到網路介紹,專程從中部坐車北上看展覽,想多知道一些遙遠的東突厥斯坦(新疆)發生什麼事。

鄭同學說:『(原音)看完之後,覺得真的很可怕,然後也很感謝我們的台灣是如此的自由、如此的民主,很慶幸自己生在這片土地,雖然說主權可能還是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議題,但至少我們是自由的。』

古力巴哈得知後相當感動,因為這名女孩的年紀,跟她在獄中認識的維族小姐妹相當。

現在,古力巴哈隨身攜帶一本小冊子,上頭記錄獄中200個同被關押的姐妹名字,雖然不知道她們是否仍活著,但她說,最想做的就是透過自己的力量,讓姐妹們重返自由,她更期盼世上不要再有人遭受同樣的對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