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運人士看台灣/觀選之後 更感受到中國民主改革需要向台灣學習

  • 時間:2020-02-20 11: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2020總統大選,開出將近75%投票率,創下八年來新高。(圖:邱萬興提供)

我想先談談自己對臺灣民主的觀感,及臺灣民主對海外民主的意義,去年、今年兩次臺灣行(華人民主書院組織邀請),對臺灣民主社會印象深刻,臺灣民主的歷程也是血與火、血與淚書寫出來的,但相比於大陸,它步步為營(沒有反覆與倒退),儘管生命的代價付出沉痛,但並不沉重,大陸的代價是讓社會沉重得不堪其負,因為過於沉重,無法和平轉型,統治當局也擔心轉型之後的大清算。而臺灣從二二八到美麗島,再到太陽花,一路走過,終於解除了戒嚴,最終還是還政於民。

人權鬥士走在前 社會支持挺於後 

我認為,臺灣的民主轉型有五大因素:

其一,臺灣是城邦,而大陸是一個帝國,帝國難以轉型(蘇俄至今也沒有實現真正的轉型),而亞洲日本、韓國、新加坡、臺灣等,均已實現了民主轉型。

其二,社會民主化,國民黨威權時代仍然有進步,1950年7月臺灣第一屆縣市議會議員的選舉,選民投下歷史上第一次縣市議會直接選舉的票。

其三,臺灣政治是美國國際政治的一部分或美國對外政治的延伸,臺灣民主化進程得到美國的關切,使當局不至於像中共那樣,為了專權而無底線。

其四,與中共相比,國民黨是良性的專制(病毒),而中共是惡性的。

最重要的一點,也就是第五點,臺灣民主人權志士們不屈的抗爭,整個臺灣社會呼應、支持,前赴後繼,實現了政治轉型。

六四時期的天安門廣場。圖:央廣資料檔案

上述五大因素缺一不可,還有就是中共的反面教材,使臺灣人民警醒,大陸一黨獨裁,一段時間裡似乎風光無限,但這種泡沫式崛起不可持續,香港從雨傘運動到去年的抗爭,使一國兩制成為謊言。六四天安門民主抗爭紀念活動,又使臺灣人看到了中共的血腥殘暴,加上美國與中共的貿易戰,外在的因素也影響了臺灣人的政治心態,年初的臺灣總統大選,更反映了臺灣主流民意對中共大陸的抗拒與忌憚。

台灣將迎來黃金發展20年的絕佳機會

我今年臺灣大選後在臺灣的中央廣播電台楊憲宏先生節目中談及,臺灣主流聲音不要總是在應對中共的侵犯,還要應對中共因災難或內鬥,造成的崩塌局面,如果大陸出現災難性的事變,臺灣或中華民國如何應對?這個應該成為重要的議題充分討論,如果大量的流民漂洋過海,臺灣是不是要劃出一個難民救援區?

我個人判斷,中美貿易戰加上這次起於武漢的新冠狀病毒,將給中共政權以致命的重創,臺灣與東南亞迎來黃金發展二十年,那麼,海外民主黨派如何應對?大陸政權無論還能維繫多長時間,只有兩個結果,一是中共突然崩盤(蘇聯式),出現各地分裂割據,中華民國臺灣與海外民主力量如何聯合應對?二是,習共中央倒臺了,中共群龍無首,或者出現新的改良式寡頭政權,海外力量與臺灣如何聯手,提供應對方略?畢竟致力於和平,對大陸、對世界,都是最大的利好。如果習中央被終結,有蔣經國式人物登臺,也許中共還有和平轉型以謝罪於國人的可能,如果一人獨裁到底,於國於民,都可能帶來災難。


接連的中美貿易戰和武漢肺炎衝擊,將對中共政權造成致命性衝擊。圖:pixabay

去年紀念六四前後,特別是香港抗爭運動,臺灣政治從保守主義走向積極主動,一是配合美國印太戰略,臺灣既是亞洲民主燈塔,也是反紅色極權的基地;二是總統蔡英文接見大陸海外民主人士,更多關注大陸民主進程,最重要的還有,臺灣在很短的時間裡制定、通過了反外來滲透相關法律(反滲透法),遏制了中共銳實力對臺灣的侵蝕。

中國的民主改革需要台灣的支援

臺灣民間社會的民主更為親和,開始遠離原初的戾氣,無論是底層民主選舉,還是總統大選,競爭對手之間過激的言辭與行為很少出現,大選結果出來之後,勝利者在一定的範圍內慶賀,而更多的民眾仍然安享於自己波瀾不驚的世俗生活。政治競爭的遊戲博弈非常激烈,但參與者與觀眾,有了一顆平常心。

所以我在這裡寄望海外民主人士,多學習與研究臺灣民主經驗,可能的話去考察臺灣民主進程,臺灣民主進程由於歷史與地緣的因素,確實與歐美民主有不同的路徑與風格,民主的細節不盡相同,所以,大陸民主革命與社會轉型要獲得成功,既需要民主臺灣的支援,更需要向臺灣先進學習。

(作者說明:2020年2月8日,應邀參加中國民主黨聯席會議在美國洛杉磯主辦的第四屆論壇,此篇文章即為依據當時發言稿所修改,特此向讀者說明。)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年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