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支VR舞蹈電影 邀觀者體驗生前記憶殘影

  • 時間:2020-02-20 10:4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陳芯宜導演、編舞家兼舞者周書毅共同創作的VR電影「留給未來的殘影」,入選XRMust網站評選2019 全球50大最佳XR(延展實境)體驗。(攝影/李孟庭 陳芯宜導演提供)

近年起,全球開始掀起一股VR創作浪潮,台灣也有不少作品出現,這其中,由陳芯宜導演、編舞家兼舞者周書毅共同創作的VR電影「留給未來的殘影」,尤其精彩。該作品入選XRMust網站評選2019 全球50大最佳XR(延展實境)體驗作品,陳芯宜巧妙利用VR觀看者視角,以科技連結身體,帶領觀者「重返」重新拾回記憶的碎片,體驗生前記憶殘影,感受真實且強烈,去年一整年獲邀至全世界各地影展放映,目前正在台灣數位藝術中心以「忽悠:留給未來的殘影」策展形式展出,將放映至2月27日止。

陳芯宜X周書毅聯手  打造台灣首支VR舞蹈電影

作為VR(虛擬實境)電影,「留給未來的殘影」是以沈浸式的觀看方式,讓觀眾真實感受影片中的男子其實與觀者自己有著密切的關係,片中畫面像是觀者的靈魂狀態,又好像生前特定時間的記憶碎片殘影,並在一根火柴的時間內,不斷往返重複生命中的曾經。

這是台灣首支VR舞蹈電影,也是陳芯宜導演的第一支VR創作,編舞家兼舞者周書毅的VR處女秀,兩人長期關注生命與死亡議題,這回首度合作,成功打造一支很有「溫度」的VR作品。

陳芯宜説,她是接受高雄電影館的委託創作,才開始認真接觸VR這個新科技,在接下挑戰後,她開始大量觀看各種VR作品,也看了YouTuber分享他們觀看VR的心得。

陳芯宜發現透過VR觀看,身體的感應會很強烈,但很多VR作品,觀者卻往往進不了創作者打造的世界。踩在這些人嘗試錯誤的肩膀上,陳芯宜不斷摸索研究,後來邀請周書毅一起參與創作之後,覺得利用劇場概念來拍攝,更能表現出VR的科技特性。陳芯宜:『(原音)比如我們電影有鏡頭的切換啊,有景框,你可以剪接、有節奏啊,可是VR完全沒有,當然也有很多VR的電影是把它當電影處理,直接有剪接這樣子,可是我自己覺得它就不是電影,它處理的是空間的問題,它不是處理剪接,所以你如何處理空間,其實某部分會跟劇場非常相像,因為劇場它也是在一個黑盒子,但是它隨著時間、燈光各種變化,讓你覺得那個空間跟時間都變了。』

台灣首支VR舞蹈電影「忽悠-留給未來的殘影」, 邀觀者體驗生前記憶殘影。(攝影/李孟庭 陳芯宜導演提供)

陳芯宜說,因為VR裡的東西只有觀者自己看得到,好像待在一個莫名的地方,會有一種孤獨感,想觸摸也觸摸不到,這和很多人經常描述死前迴光返照時會出現很多記憶的狀態很相似,那些記憶究竟是真是假,也存在某種辯證關係,這也是她這次創作「留給未來的殘影」想要帶給讓觀眾的體驗。

科技連結身體  體驗生前記憶殘影

周書毅在這支VR電影中也有非常精彩的表現,作為舞者,他必須研究身體在VR鏡頭要如何表現才算有力量,距離也必須經過精準設計,還必須讓觀者戴上VR之後與裡頭的人事物產生熟悉的連結,對他而言都是新的學習和挑戰。

周書毅也認為透過VR看一個人感覺,很像面對一個剛逝去的死者躺在你眼前的一種空蕩的狀態,而他在「留給未來的殘飲」裡的演出,某個程度就像和靈魂共舞。周書毅:『(原音)比如說你來看的時候,好像你來探視一個親人,或是你來探訪一個朋友,或是你來探訪一個逝去的靈魂,所以這個角色前期就開始定調,這個VR是回溯記憶跟穿越未來的途徑,這個人跟這裡面的角色他是越來越熟悉的過程。到底身體表演如何去面對(VR)鏡頭本身的這個角色,也就是有點像一個雙人舞啦,很像在跟靈魂共舞。』

周書毅也提到,陳芯宜也在作品中用到了一般人使用VR時較少用到的鏡頭「縫合」技術,像是其中影片中可看到66位舞者,但實際上真實演出只有11位舞者,這些都豐富作品的內容。

「留給未來的殘影」去年受邀到美國、法國、德國、荷蘭、澳洲、韓國等地參展,今年仍持續有國際邀約,反而在台灣放映的機會較少,目前則正在台灣數位中心以概念美術館的形式,一次只限定一人預約觀看。該中心擁有全台灣最好的放映設備,能將這支以8K、3D畫質拍攝的VR電影充分展現。

陳芯宜和周書毅也希望可以有機會結合實際演出,先前他們曾在韓國富川奇幻影展嘗試過,讓觀眾從拿掉VR眼鏡後,發現影片中的場景真實呈現在眼前,等於是真實跟虛擬之間一個轉換再轉換,很有意思,很希望台灣觀眾也有機會體驗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