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病毒更可怕 歧視仇恨正在蔓延

  • 時間:2020-02-25 12: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楊明娟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圖為馬來西亞吉隆坡國際機場隨處可見各式宣導訊息,提醒旅客警覺疫情嚴重性。(路透社/達志影像)

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在全球蔓延後,許多地區已出現歧視、排斥中國公民、華人或任何看起來像東亞人的現象;而中國人在不滿遭外國人歧視的同時,事實上也對來自湖北或武漢的同胞施加不人道的對待。在全力防疫之際,一種令人憂心、比新冠病毒更惡毒的心態已然在各地蔓延。

種族主義排外情緒 變得嚴重

其實,西方國家歧視中國或中國人並非新現象,只不過因為武漢肺炎,讓排華仇華的情緒再度高漲,種族主義和仇外變得更嚴重。

法國和澳洲的小報曾刊出「黃禍」、「中國病毒之亂」等歧視性標題。在部份學校,華人的孩子受到同學欺負,原因是「他們是中國人,攜帶病毒」。

在亞洲地區,也同樣有「恐華」、「排華」的情緒。社群媒體出現一個共同的話題,懷疑中國大陸人不斷湧入,會感染當地居民。

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有數十萬人在網路連署,要求全面禁止中國公民入境。香港醫護人員罷工,要求政府「關閉邊界、對中國說不」。

在日本,有人把中國人稱為「生物恐怖分子」。在印尼則出現中國人感染當地人、特別是穆斯林的陰謀論。

歷史陰影加上現實因素 助長反中

因地區爭端、歷史因素以及移民浪潮等因素,幾個世紀以來,亞洲國家對中國一直存在著不信任。

近幾年來,則因為中國聲索南海主權以及在新疆關押大批維吾爾族穆斯林,激起了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東南亞國家的憤怒和懷疑。

中國在東南亞地區不斷加大投資,受到當地政府的歡迎,但由於當地人幾乎沒有得到多少經濟好處,也引發了中國支配經濟以及剝削的疑慮。

即使是在以華裔為主的社會,例如香港和新加坡,反中情緒也在上升。

隨著日益富裕,有越來越多中國遊客和學生前往世界各地旅遊和就學,偶爾出現的一些關於中國人不良行為的報導,增添了對中國人不文明、炫富的成見。

中國境內也爆歧視 湖北人丟工作遭驅趕

中國人不滿境外遭歧視,但境內的歧視舉動也不遑多讓。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源頭是湖北,因此,即便只是提到這個省的名稱,都越來越變成一種恥辱。

大約5,900萬湖北人正面臨不公平的對待,即使是沒有太大的關連,遭到歧視的機會仍非常高。部份工廠不管身體是否健康,一律解雇來自湖北的員工。房東把來自湖北的房客掃地出門,使這些來自湖北的民工流落街頭。

很難判斷有多少來自湖北的人遭到如此的對待,但這種情況已經嚴重到引起國營媒體的關注。

光明日報在1月29日的一篇評論曾寫到,對疫情恐懼日增,「已經從對抗病毒演變成對抗湖北人」,這種行為已經逾越了醫學隔離的界線,侵害了無辜者的權利。

另一家官媒人民日報也呼籲,「隔離冠狀病毒,而非隔離來自湖北的人」。

為防止病毒擴散,許多城市採取只要有一人感染、工廠就必須全面停工的政策。設在紐約的「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 )執行長李強表示,這種預防措施,導致湖北勞工就業困難。

對立成社會穩定隱憂

李強說:「對湖北勞工的歧視到處可見,他們無法找到工作。」他指出,已經獲得工廠聘用或設法回到工作崗位的人,也被告知必須回家,休無薪假。

李強表示,缺乏湖北勞工將使中國製造業面臨的缺工狀況更加嚴重。此外,也勢必造成湖北勞工和其它人之間的敵對。

根據中國官方新華社的統計,去年湖北對其它地區輸出的藍領勞工超過500萬人。

觀察家擔心,這種壓力可能從個人掙扎,擴大為公共健康危機。南京大學社會學者陳友華(Chen Youhua,音譯)憂心,在「反湖北情緒」的帶動下,來自武漢和湖北或曾造訪當地的人,為了避免遭歧視,可能會隱瞞身份和旅遊史,「這將使冠狀病毒的散播進一步惡化」。

此外,被北京當局視為優先要務的社會穩定,也面臨風險。陳友華指出:「歧視來自武漢或湖北的人,非常可能挑起緊張。違反人權可能導致武漢和湖北人的反抗,引發社會衝突…造成更大規模的社會危機。」

專家憂心,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有賴共同應對才能渡過難關,把病毒與某一個群體掛鉤,並無科學根據,只會引來負面效果。在防疫過程中,民眾不僅要小心病毒上身,更應避免受無知、恐懼以及仇恨情緒所控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