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一胎化世代的反省:女人不應只有墮胎的自由 也應有生育的自由

  • 時間:2020-03-16 17: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一胎化世代的反省:女人不應只有墮胎的自由 也應有生育的自由
對於中國大陸的90後來說,家中只有一個孩子是政治正確,同時他們也視父母為私有產物。圖:PIXABAY

臉書常給我推送一些影片,偶爾沒事也會看看。上周看見一個電視劇的節選,一位高齡產婦在孕34周才開始去產檢,夫婦兩人偷偷摸摸的,生怕被人發現。原來兩人有一個大女兒,年紀不大,還是小學生,在爸爸手機上裝了定位,一查到爸爸的車停在醫院,立刻衝到醫院大鬧,以命相逼,要媽媽墮胎,說家裡只能有她一個小孩,不希望有個弟弟妹妹來分享爸媽的愛。

看到這裡我關閉影片,去看大家的評論。都是繁體字,想來應該是臺灣觀眾,大家清一色地批評劇中的女孩,為什麽這麽小小年紀,要把墮胎放在嘴上,千方百計阻止父母再生一個。還有人質疑父母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太過於溺愛,導致小孩不願意分享。

這種橋段在中國其實挺多的,都說藝術源於生活,但這就是大部分中國子女的心態。

多生一個 給孩子的愛就減少一分?

中國80-90一代,是計劃生育嚴抓的階段,在我這個年紀孩子百分之九十八都是獨生子女,剩下百分之一可能是因為重男輕女,家裡有了女兒想要再生一個兒子。在計劃生育嚴打時期,多生一個孩子非常不容易,早期被發現可能強行拉去流產,生下來以後被發現就可能面臨失業和巨額罰款。

在我小學的時候,同學們會討論自家是否有親生兄弟姐妹,大家說來說去其實都是表姐堂兄,也就是姑表、舅表、姨表或堂兄妹等。當時我只有一個表姐還算親厚,回家問我媽,為什麽別人有那麽多兄弟姐妹,我卻只有一個。我媽才對我解釋什麽叫「親姐姐」,要同樣爸媽生的才算,而我們這一代,連什麽是「親姐」都不知道了。

對於大陸的90後來說,家中只有一個孩子是政治正確,也是獨享父母之愛的特權。小時候很多大人會跟小孩開玩笑,不聽話爸爸媽媽就再生一個, 你得到的愛就少了。這種玩笑話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是我的噩夢來源,小時候不知道懷孕是怎麽回事,以為懷孕就是把小孩種子吃到肚子裡,有段時間常夢見我媽背著我要去吃「小孩種子」,夢裡面我聲嘶力竭的阻攔她,就跟電視劇裡面那個小女孩一樣。

計畫生育嚴抓 無數胎兒未見天日就被犧牲

不到初中的時候,媽媽有位朋友幸運地壞了二胎,此時計劃生育還沒有放開,沒有生育指標的孕婦則有可能被拉去墮胎,阿姨擔心就不敢繼續住在滿是熟人的院子裡,跑到我們院子裡租套房子暫住著。當時我很可憐她的大兒子,小小年紀就要失去父母之愛了。不曾想,阿姨才生下妹妹不到幾個月,我眼看著我媽腰身日漸豐盈了起來。阿姨月子裡跟我開玩笑,是不是我媽也要生老二了。幾個月後,發現他們果然背著我要生二胎了。

因為是二胎不能辦理「准生證」,市裡人民醫院不能辦理入院待產,那位阿姨和我媽都只能到附近的婦幼保健院生孩子。高齡產婦危險係數不小,但是在鐵腕政治下,人命往往不被當權者重視。後來那位阿姨因為家裡做生意要常到政府辦事,被獅子大開口罰款許多。而我們家,因為父母都是自由職業,無穩定年收入,所以這個款也無從罰起。不過上戶口的時候還是頗費了些功夫。

因為是自己的親身經歷,所以我很理解,在計劃生育的洗腦下,大陸人普遍認為自己的生育必須符合國情、民情。我所看到只是受害者被害多年的後果,是中共那些愚蠢又邪惡的手段所導致扭曲心理,在這些匪夷所思的後果之前,是無數無辜胎兒不能見天日就被殺害的暴行。

我先生曾在醫療系統工作,在他工作期間,經歷過沒有「准生證」的未婚媽媽被強行拉去墮胎,後來一屍兩命,家屬天天到相關單位門口哭喪。我先生說,遇到沒有准生證的臨盆產婦,醫院可以接收入院,同時要立即報告計劃生育部門,否則醫院要承擔責任。

經過中國一胎化 不解台灣何以頻嘆少子化?

從前我在家教育期間的老師,夫妻雙方都在大學任職,端著人們口中的「鐵飯碗」,因為懷有二胎,被同單位的人舉報,學校裡來了一大批人,站在他們家門口要一個交代,連救護車都叫來,要把人帶去醫院做檢查,如果證實懷孕就要做人流。當時我就站在他們家門口,聽我爸跟那些人據理力爭。我又害怕又擔心,為什麽在這個國家想要多生一個孩子這麽難。這對夫婦為了保護自己孩子被迫辭職,遷走戶籍,和學校脫離關係,學校才願意不再理會他們二胎事宜,當年差點被流產的小姑娘現在已經8歲大,在生下這個小姑娘幾年後,他們家又添了老三,幸福完滿。可是在計劃生育指標的限制下,還有很多已成形的胎兒被引產針害死在腹中,中共手裡沾滿了這些無辜胎兒的血。

我在臺灣不到一年時間,常聽人們說「少子化」對臺灣社會的影響如何如何,有一次終於忍不住問:我接觸的臺灣家庭通常都有三個小孩,兩個小孩的也多,只生一個或者不生倒是很少,為什麽要還說「少子化」?原來因為在臺灣,我父母那一代甚至更早一代,家裡都要生五、六個,甚至更多,相比而言,現在的家庭只生三個實在太少。


少子化不僅衝擊日本,也衝擊台灣。圖:央廣資料圖片

這個問題就顯得我這個大陸人少見多怪了,因為在過去的生活中,除了教會裡面和各別特別想生男孩的家庭,幾乎沒見過生三個小孩的。我媽常被人讚有福氣,因為她處的圈子裡,生兩個孩子的都很少。我們從小被教導,「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不能承受太多人,想生多少生多少是要不得的」。這些教導旁邊還有一幅圖:一對夫妻旁邊一群兒女,結果夫妻愁眉苦臉,兒女們也衣衫襤褸;另一邊一對夫妻只有一雙兒女,明顯生活質量提升了些;最後一邊一對夫妻只有一個孩子,生活果然是很棒啊。此外還有很多響亮的口號,譬如:只生一個好,國家來養老(這是十年前的口號,現在已經國家已經不敢再亂承諾養老了)。

一胎化下的小孩認定父母是其私有產物

我們父母那一代希望兒孫滿堂的年輕人,因為計劃生育而不能多生。在我們這一代成長的過程中,已經習慣了「資源不夠分」的歪理,不僅不願意容忍父母再生,自己也不願意多要孩子。事實上,二胎剛開放的時候,很多高齡夫妻都希望努力一下再要一個孩子,但即使國家放過他們,他們的小孩也不會放過他們。就像劇中的小女孩,她認定父母是自己的私有產物,更有甚者,甚至認為,父母年紀頗大,已經不具有養育兒女的能力,年長子女必定要分擔養育弟妹的責任,所以以命相逼父母不許要二胎這種事,確實不僅僅是影視劇的誇張情節。

在二胎政策開放以前,每年有大把中國人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理由就是因「計劃生育被政府迫害」。後來二胎開放,美國就不再接受「生育難民」。中共官方表面上只開放了二胎生育,不過現在的主旋律,已經不像從前那樣強逼女性帶避孕環,目前還是鼓勵多多生育。人口老化帶來的弊端越來越多,然而現在的生育主力軍,就是我們這一代人,在從小的洗腦下,已經不知不覺的自我閹割,根本不願意生養小孩。

身體與思想自由 才是人的真正核心價值

首先,是因為我們這一代大部分獨生子女,面對高房價、高物價,已經有很大的壓力,贍養雙方父母更是兩手不接,沒有多餘的精力養育更多孩子。其次,是因為年輕的父母深入骨髓的「少生多資源」的觀念,多一個孩子多一份責任和付出,在他們所處的社會環境中,只生一個或是兩個才是正常的,多生的都是「自討苦吃」。最後,因為這一代獨生子女,在高房價時期,享受了父母甚至祖父母(俗稱六個錢包)的傾囊相助,所以他們認為自己的孩子也應該和他們一樣享受自己完全的愛,孩子多了就會分割自己的精力,不能給孩子最好的,就是對孩子不負責任。

以上三個觀點,聽起來都很荒謬也很可憐,但這實實在在大陸的現狀。近幾年來女權主義越來越盛行,「我的身體我做主」是一個很美好的口號,尤其對於女性來說,她們不應該只有墮胎的自由,她們也應該有想生就生的自由。從「引下來、流下來,就是不能生下來」、「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到「一個太少,兩個剛好」、「國家政策真正好,一家準生兩個寶」,改變的也僅僅只是口號,如果沒有真正的言論和思想自由,允許生一個和允許生兩個又有什麽區別呢?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延伸閱讀】
迫害、屠殺都有理?任瑞婷:維穩至上 所以我們都成了大壞蛋

從中國出逃 秋雨教會信徒:台灣教會竟没有警察站崗?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