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傳播現象」與中美「口水戰」

  • 時間:2020-03-21 09: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政府無法「交待」疫情原因,通過轉移仇恨對象來推卸罪責。(AFP/Rti影像處理)

一、武漢病毒的國際性「親密傳播」

因武漢病毒擴散,正在造成全球性災難,疫情正在體現一個「親密傳播現象」,或共同體傳播原則,越親近的人或越近距離的人(家人或同事),越容易受到感染,當然這本來是一個常識與常規,當這一常規在國際政治領域體現時,我們可以看到全球各國受武漢病毒傳播影響的程度,與中共國家政治經濟關聯度也成正比,誰與中共親密,誰就會疫情嚴重,這不是地緣親近造成的影響,而是政治經濟親密度造成的影響,親近中共的國家還因為人員往來頻繁,造成更大的影響。

從地緣上看,或從人員往來頻繁度來看,臺灣、新加坡比義大利(美國時間3月13日義大利新增新冠肺炎確診2547例、累計17660例)、伊朗(3月13日累計確診病例達到11364例、累計死亡514例)等國應該更多,為什麽這些亞洲近距離國家離疫情發生源近,卻受疫情影響甚小?答案是,臺灣、新加坡等地對中國地區疫情的高度戒備與慎重,他們當年曾經受到中國薩斯傳播的重創,還有,亞洲國家與地區對大陸疫情與政治狀態更為敏感,應對也更為及時,而中東或西方國家因為地理遙遠,或者對中共沒有防備,聽信中共的數據與報告,所以貽誤了時機,「信中共,掉進坑」,想從坑裡爬起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如果說當年的SARS病毒是對中國一次警示,那麽,這次武漢新冠狀病毒則是給世界又一次警示,十七年後的北京,並沒有接受當年的警示,仍然用紙包火的方式應對不明疫情;那麽,這次危機之後,世界如何應對自然病毒與中共病毒?特別是發生在中國的疫情,由於中共的習慣性隱瞞,通過自上而下的黨性控制,使許多國家無法得到真實的資訊,還有,被中共統戰的世衛組織的公告誤導,所以才造成如此險峻的形勢發生。

在武漢及時撤僑,並及時阻斷與中共的航線的國家,都是有先見之明,疫難之時,更不能與中共講互信講情感,美國政府與中共當局該斷即斷,既不拖泥帶水,也不失道義與同情,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周三談及新冠狀疫情時就提及,美國從武漢撤僑之時,波音747滿載著醫療救護物資捐獻疫區,都是民間捐贈,現在美國面臨疫情危機,美國正全力以赴應對這場疫情危機。

二、中美口水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他經過認證的推特上用中文和英文說:「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美國因武漢病毒造成危機,中共不僅不投桃報李,反而通過外交部質疑病毒是美國軍人在武漢軍運會時攜帶出來造成傳播,這種無端的潑汙,也只會出現在中共官員身上。

在此之前,一些中國愛國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質疑是美軍在去年10月到武漢參加世界軍運會時把新型冠狀病毒傳到武漢。所以,當有推友轉發外交部發言人上述言論時,我以為是中共小粉紅們的惡搞,因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是外交副部級官員,他直接代表中共政府對世界發聲,如此公然質疑與指責,儘管符合中共一貫地仇美言論,但如此膽大豪放,還是令人大跌眼鏡。

此前不久,中共主流媒體都將病毒源鎖定在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由此推斷是蝙蝠與穿山甲攜帶病毒造成的傳播,甚至有學術機構也認定,穿山甲是中介。由網路愛國粉絲們無端的猜測,進而成為中共外交官員公開表態,中共真的是想透過對美國的質疑,來尋找疫情真相,還是完全基於「口水戰」,轉移公眾的注意力?

網路上對病毒傳播有各種版本的猜測,一是中共P4病毒研究機構的「人造」,這一說法被許多專業人士否定;二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與中共軍方生化科研機構合作,通過對病毒的「嵌入」式改變,生成新病毒,實驗不慎或造成洩漏;三是收集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毒,管理不當,或實驗動物被不當處置,造成感染性傳播。人們的目光更多的指向中共神秘的軍方生化研究機構,而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是軍方的下家,這是中共最大的蓋子,無法揭開。

中共既不允許世衛組織赴武漢做深入調查,更不允許美國醫學團隊到武漢考察,人們當然有理由懷疑,中共有見不得人的秘密。當人們追問中國有關機構,公開新型冠狀病毒零號病人時,至今沒有任何結果,大陸有勇敢的媒體將武漢疫情發生的時間向前推移到去年11月7日,中共高層決策者因故意掩蓋真相,造成疫情大面積傳播,面臨追究罪責,它不僅對武漢、對中國造成災難性後果,也正在給世界造成沈重的災難。

中共無法「交待」清楚疫情原因,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用網路流氓手段,把子虛烏有的髒水潑到美國身上,讓美國花時間去洗白自己,同時使海內外的愛國者們又一次形成合力,提振愛國自信。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從來不指望國際社會能聽信他的言論,這些口水主要目的就是出口轉內銷,通過轉移仇恨對象,來推卸中共的罪責。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延伸閱讀
【宣稱疫情已受控 中國啟動內外宣傳保習保經濟】
【美中貿易戰加武漢肺炎 中國經濟被打趴 亞洲國家受拖累?】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