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有效控制後 中共還要忙什麼?

  • 時間:2020-03-27 08: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圖為3月19日,來自湖北恩施的首批146名赴復工人員抵達浙江杭州。(中新社提供)

3月初開始,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有了明顯的轉折,全球各地確診人數快速攀升的同時,中國官方公布的新增感染病例卻出現「拐點」,有明顯減少的現象;與此同時,中共除了進行相關「國內維穩」措施,「嚴禁不利黨的言論又拉高民眾對黨的認同」之外,也開始展開對外「國家形象工程」的宣傳大動作,一手推諉「病毒源起的責任」,並與美國相互叫囂形成「大國對壘」的情境,另一隻手大力形塑「負責任大國」的形象,積極向外援助並輸出「中國模式的防疫經驗」。

無論中國官方所公布的數據是否可信,至少可以確定的是,中國正在營造可以開始恢復正常社會運作的內部氛圍,從2月中旬開始,已有部分省區「被要求」回歸經濟常軌,中央透過「電量KPI」作為地方「被復工」的稽查;嗣後,於3月24日湖北省對外宣布武漢市以外地區隔日恢復對外交通,武漢市則也確定在4月8日解除封城狀態,並提出中國獨有的通行措施「健康碼(綠碼)」,以讓外界確信中國已做好準備因應,同時也反應北京當局對解除封城、恢復常態的決心。

兩會復開?武漢解封日是政治拐點!

中共對內宣揚中國防疫有效控制的成就,是一首催眠曲?還是一支興奮劑?其實皆然,且符合「眹賜給你的才是你的」的治理邏輯,提供光鮮亮麗的數據可以讓民眾忘卻瞞報與封鎖疫情的不滿,以及又對照全球疫情肆虐的情景,足以讓國內輿論泛起對「偉大祖國」的悸動,何樂不為!同時積極布置「防疫有成」的情境也是一劑催生針,這對應往後政治運作回歸常態的步調。

政治運作恢復常態,值得關注的是「兩會」(全國人大、全國政協)何時會登場?依過往慣例應該是每年3月初召開兩會,因為疫情爆發讓中共內部曾對是否如期召開有不同的意見,主要分為「贊成如期」及「支持延期」兩派,其中,贊成如期召開的立場認為,循著往例表面上讓國內政治不因疫情受到衝擊,甚至可以透過兩會來凝聚國內抗疫的上下團結,同時讓政府對防疫及後續相應之社會經濟問題的措施得到背書。

另外,支持延期召開的說法則認為當時疫情發展情勢相當渾沌,疫情蔓延對社會經濟發展恐造成嚴峻的衝擊,而且會影響整體國家的施政方針與未來政策評估;加上兩會的代表超過5000多名,這麼多人同時在北京聚集恐會引發疫情擴散的疑慮,若連皇城根腳都被病毒淪陷了,這足以讓中共顏面盡失!

當然,「防疫應當優先於國家制度的正常運作」,最後在對疫情控制毫無把握下,北京當局作了延期的決定;只是,日前再次傳出兩會可能會延至4月底、5月初召開,如果當前的疫情已受控制為真,恢復舉辦兩會則會是必然的方向,那麼現階段的中共正已開始清理戰場,努力朝向4月初讓武漢如期解封,為兩會鋪上如期舉辦的紅地毯,這會是進入「後武漢新冠肺炎時期」的政治拐點,對中共而言極具關鍵!


中國官方智庫研究員在媒體上呼籲「全國已具備全面復工復產的基本條件」,顯示基於經濟等因素,湖北乃至中國全面復工的壓力已經很大。(圖:推特)

疫情有成是國王新衣?還是挑戰正要上演?

中央強勢主導「武漢新冠肺炎疫情事態已回歸正軌」的考量,無非是對經濟復能的重視,畢竟企業和民眾對市場的不確定感逐漸攀升,假若出現經濟崩潰,衍生的代價攸關中共政治地位的穩定與否;尤以疫情爆發後,各省市的封閉管理已讓地方經濟出現停滯的狀態,這不利於維穩習近平在黨內的影響力,甚至可能削弱中共的統治威信。基於此,中南海悄悄的在防疫過程中框出兩個重要目標,其一是維持經濟產能、產業逐步復工,另一則是讓政治制度及慣例恢復常軌運作;前者透過中央聯合檢查組來落實軍令狀,後者在疫情逐漸穩定後,堅持完成今年本來該進行的政治議程。

然而,中共強勢令下的經濟復工能否確實達成則是問題,主要是「自保意識」左右了地方政府的配合態度,以及「在商言商」的企業對於復工也多有質疑;換言之,在疫情仍有擴散的風險下,躁進復工是否會讓疫情出現破口,這後果恐不是一個企業或地方政府能承擔,更遑論面臨「鄰避效應」對勞工流動、原物料進出的限制。事實上,中國各地也出現「復工不復產」的情形,表面做足應付上意,形成「上有產業復工的政策,下有機器空轉的對策」,或許這就是「具中國特色」虛應復工的亂象吧!

若把武漢解除封城視為「事態已經回歸正軌」的表現,兩會恢復召開的可能性就會大增,現實上中共需要透過全國性的政治場合來為抗疫成果定調;只是武漢是否如期解封則有待觀察,畢竟一個月前便發生了「武漢交通解禁通告不到4小時就宣告無效」的窘態。然而,最讓中共感到急迫的是該如何擘劃「後武漢新冠肺炎時期」的經濟社會規劃,尤其是今年能否通過「十四五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不過,2019年底討論的「十四五規劃」內容已與現況脫節,疫情改變中共對2021年至2025年經濟發展的想像,如何修正或重擬「十四五規劃」正考驗著北京當局,若兩會順利舉行,或許從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延伸閱讀:
【讀懂中國的違和感!全球疫情延燒始作俑者 為何還敢大言不慚?】
【學者:中國用資源和強勢論述去主導國際合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