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王全璋被釋 顯示中共已減少打壓?陳光誠:千萬別期待共黨迫害的手會縮回去

  • 時間:2020-05-13 10:4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針對律師的打壓並未結束,當局持續抓捕關押不向暴政低頭的維權者。(©Badiucao/國際特赦組織)

中國淪陷區的政治體制是黨國體制,與正常國家的政府從根本上就是大不相同的。這也是導致淪陷區社會不公、道德淪喪、環境汙染和人禍頻仍的總根源。

專制之下無法治。在中國淪陷區,共產黨及其下屬的省、縣、鄉各級黨委組織,公然地淩駕於人民、國家、國法和政府之上。共產黨及其各級組織在中國不能作為被告被起訴。換言之,就是共產黨犯再大的罪,國法也管不著它。就連一個共產黨的幹部犯了罪,也必須黨決定移交司法機關後,國法才能介入發揮作用。在這裡,共產黨如同過去昏庸的皇帝,可以亂權妄為。

 政府是共黨拿來奴役人民、維護一黨專權的工具

在淪陷區,政府只是共產黨用來借屍還魂奴役人民、維護一黨專權的工具而已。從中央到地方任何一級的政府,都只是同一級黨委的附屬機構,真正的權力掌握在黨委,黨委書記是實際權力的「一把手」,各級政府的法人代表——從國家總理到村長,都只是「二把手」,一切都要聽黨的命令行事。

實際就是中共在政府之上設立了一套黨的組織系統,架空了政府。如:中共當權者通過中共中央辦公廳控制國務院辦公廳;通過中宣部和下屬省市宣傳部,控制國內所有包括網路在內的新聞媒體,變成黨的喉舌。因為黨認為只有用宣傳代替新聞,用喉舌代替媒體才能得心應手地禁止批評言論,營造出歌功頌德的氛圍;中共通過中央組織部及下屬組織部,決定任何一級每一個政府官員的任免;還有統戰部、外事部、中央軍委,分別控制著人民思想、外交部和國家軍委。

通過政法委控制公(安)、檢(察)法(律)司(法)司法部門。重要案件的偵查、起訴、審判甚至辯護,要怎麼做、做到什麼程度,司法部門都必須聽從政法委的命令。


共產黨可以根據需要隨意立法、修法、任意執法和釋法。(資料照/中國政府網)

所謂的「人大」,那只不過是黨的工具——橡皮圖章而已。至於所謂的「人大代表」,黨委說誰是,誰就是。因此,共產黨可以根據需要,隨意立法、修法、任意執法和釋法。

防止人民革命 把綁架條款寫入法律

但是,隨著公民的迅速覺醒,就令中共寢食難安。為了防止「茉莉花革命」在淪陷區發生,2011年2月起,中共先後綁架酷刑了江天勇、滕彪、李和平、艾未未等大批覺醒公民。面對他們的律師和家人的不斷追問,中共爪牙部門自知抓人違法,無言以對,只好推諉躲避。無論怎樣,這種強盜式的黑幫綁架行為根本無法掩人耳目,因而飽受國際社會的批評和譴責,即使中共的臉皮再厚,也難免十分尷尬。於是,為了方便迫害覺醒的公民,自那時候起中共就開始準備把綁架條款寫進法律。

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3月14日,中共把原來常用而飽受批評的「任意黑幫綁架」以「指定監視居住」的名義寫進了「刑事訴訟法」,給流氓行為披上了「依法」的遮羞布。其中包括了當事人被抓捕後有司「可以半年不通知律師和家屬」的第73條惡法,而且只要中共想要,還可以半年半年的不斷滾動延長,沒有次數限制。從此,中共可以「依法」耍流氓了,即使公然綁架也叫做「有法可依」,無論怎樣黑箱酷刑,律師也無法介入。

在越來越多的惡法保護下,公民「被旅遊」、被軟禁、被任意地抓捕關押、酷刑折磨、綁架失蹤,截訪毆打,黑監獄、黑頭套、「被精神病」……遍布全國各地。全國任何地方都可以隨時成為中共鎮壓人民的黑監獄或酷刑場所。

透過709大抓捕 企圖將維權人士一網打盡

2015年開始的「709大抓捕」是中共對這些惡法的集中使用。當然「709大抓捕」也是我們研究和理解中共惡法的最典型案例。在這次針對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等覺醒公民進行的集體打壓迫害中,有很多推動社會進步的先行者,因為他們維護社會公正,協助受害者維權,替受宗教迫害的信仰者辯護等工作,遭到中共當局的整體抓捕、關押迫害。


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因維護社會公正、協助受害者維權,遭到中共當局集體抓捕、迫害。(©Badiucao 巴丟草)

他們除在黑監獄裡遭受了嚴重的酷刑折磨,中共還以其家人相要挾。逼迫他們在央視、新華網等中共的喉舌上「自證其罪」,甚至「悔罪」外,還被強制餵食和注射不明藥物⋯⋯。有人統計,在這次運動中能夠確定的有3百多人直接遭受迫害,加上被株連的家人親友,全國有近3千人受到牽連。

不要期待共產黨會將迫害正義良知的手收回去 

時至今日,「709大抓捕」五年了,隨著王全璋律師活著走出中共的監獄,4月27日他被押送送到北京與妻兒團聚後,有的網友說,中共當局對「709」這場針對律師的打壓迫害正在試圖收尾。對於這樣的說法,我不以為然。不僅是這次被抓捕判刑的周世鋒律師、胡石根長老和屠夫(吳淦)還在中共的監獄中關押,江天勇律師「被釋放」一年多來仍然在河南信陽老家被軟禁。中共還將郭泉、王默和謝文飛等剛出獄不久的勇士再次以莫須有的「口袋罪」抓捕,以及對許誌永,譚永培、丁家喜,沈良慶、張賈龍等等來自全國不同地方的絕不向暴政低頭的維權者的繼續抓捕關押。還有著名的高智晟律師出獄後再被失蹤至今1000多天生死不明。

這些不斷發生的人權迫害案的事實說明:中共暴政的存在必定會伴隨著對有良知的覺醒者的不斷打壓迫害,因為邪惡的共產專制暴政維護的吃人制度,與民主體制所倡導和維護的公平正義普世價值,是無法調和的根本矛盾。也就是說,對正義良知的打壓迫害會伴隨共產獨裁政權始終,一直到它滅亡為止。

共產黨的行為就是違反國際法的犯罪行為

文明世界覺醒人士不應對中共政權抱有幻想,以為它會遵守法律、信守承諾。抱有任何幻想,必受其害。首先,中共在針對人權律師的「709大抓捕」中所使用的黑監獄、酷刑折磨、強制餵食不明藥物、強迫公開電視「認罪」、非法阻止律師會見,強行官派「律師」,甚至為了便於實施迫害不惜把黑幫綁架寫進法律等種種惡行,都是違反國際法的犯罪行為,其中有些已經構成了反人類罪的基本要件。中共對此並非不知,而是有意為之。


為了便於實施迫害不惜把黑幫綁架寫進法律等種種惡行,都是違反國際法的犯罪行為。

第二,中共的上述做法同樣是違反中國自己的憲法和法律的犯罪行為。只是由於中國目前還處在中共暴政的綁架挾持之下,沒有獨立的法律體系,對於中共的任意違憲和違法犯罪行為暫時無法進行審查和追究而已。但是這並不影響我們得出這是共產黨為了維護其專制政權,利用其執政之便對它認為的可能影響其極權專制的覺醒公民進行的法外……也就是撇開憲法和法律而實施的打壓迫害。這是共產黨針對人民的戰爭行為,如果一定要從中共現行法律(包括惡法)中尋找其「合法」的答案,那就錯了。

第三,迫害過程禍及家人,株連親友,具體體現在中共政權為了達到其極權統治目的不擇手段。毫無疑問這就是腐朽皇權思想的變種——黨權思想,而且很多歷史事實證明黨權思想比皇權思想危害性更大。

中共政權的存在 不只威脅中國 而是禍延全球

綜上所述,我們不難看出:一個不遵守國際法的反人類政權;一個淩駕於本國的憲法和法律之上、為了維護一黨專制,利用黨的系統任意法外迫害進步公民的政權;一個頑固不化滿腦子腐朽思想,靠不斷迫害異己和殘暴殺戮維繫的腐朽政權,任何人顛覆它都具有天然的合法性和正當性,都是在為民除害,救黎民於水火。別說「要求你中共遵守自己的憲法和法律」是人民在行使正當權利,人民為了免受奴役就是組織起來用武力推翻反人民的暴力政權進行革命,那也是人民集體行使正當防衛權,屬於除暴政天然正當的人民權益範疇。

暴政不除世人難安,中共政權的存在如同人類的毒瘤,所威脅的絕對不只是生活在淪陷區的人民,而是整個世界。這次疫情蔓延全球,就是最好的說明。
 

作者》陳光誠  中國山東盲人維權律師。從2005-2012年歷經共黨軟禁或監禁,期間並於2006年獲選《TIME》百大人物,2012年經美中政府談判後,赴美迄今。


 延伸閱讀 
【誰是疫情蔓延始作俑者?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共黨專制思維導致病毒肆虐】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