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為何參加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一)

  • 時間:2020-05-25 12:3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為何參加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一)
雲南省原中共黨校教師子肅因呼籲黨內直選總書記,於2019年4月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並被剝奪政治權利3年。

編按:四川成都異議人士黃曉敏因參與雲南省委黨校退休教師子肅呼籲中共黨內直選活動,而在2017年5月17日被捕,直到2019年11月17日出獄。子肅因發表公開信,呼籲中共在十九大上開放中共黨內民主直選,被判刑4年,黃曉敏因為轉貼和聲援被判刑兩年半,其他還有多位被牽連的人士。本文是黃曉敏對事件經過的回顧。

2017年4月27日晚上,我在微信朋友圈看見了子肅兄發起的《關於在中共十九大上開放黨內民主直選和選舉胡德平先生為新一屆中共總書記的建議》一篇短文。馬上意識到這對於正在取保候審中的子肅,在未來可能意味著什麼樣的後果或潛在風險。

第二天午飯後約好了見面的時間地點,就想通過當面交流瞭解子肅,此時此刻的全部心態和真實想法。

很久沒有再見,但是見到面色沉重略帶疲倦的子肅,我知道他一定又是通宵達旦沒有休息的緣故。

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考慮好了,這次就是豁出性命,也要做成一件事!」但呼籲短文發佈後,支持者、附議者和好評者寥寥無幾,讓他感到困惑不解和不能接受。

豁出性命也要做的事

此時,我才認真用心的看了這個呼籲信。詢問作者是誰,有哪些黨校同事或者是幕僚團隊,參與了這個事件的籌畫。他非常真誠肯定的說,「就是我,只有我一個人。其他人只是知道或者是提了一些建議。他們很多人都是在觀風向。」我隨後提了一些個人的觀點,除了對習近平個人反腐敗的評價不能完全贊同,也不認為他繼續連任對國家、對改革、對未來會有什麼不好之外,其他都表示贊成或者是認同。還有就是對這篇公開信的咬文嚼字和嚴謹大氣上,也有些非原則的不同態度。

就在我們當面交流的間隙,子肅兄多次被來電打攪。大意是勸他小心謹慎,不要做「出頭鳥」,也有人對一些觀點用詞,提出批評或者是商酌性的意見。傾聽後的子肅都是用斬釘截鐵的態度和語句,明確告訴他們,「時間緊,想法多,來不及那麼多的深思熟慮。」鑒於當時呼籲信已經公佈到朋友圈了,所以想要修改補充完善的主張建議,我也認為已經不合時宜,不可能去接納他們的善意良言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推廣,如何讓更多的人知道,如何能夠引起社會更多人的回應和得到大眾的支持。

向紅二代爭取支持

就在我們想方設法之際,我的老朋友自貢人羅世模(紅色革命後代,小說《紅岩》裡介紹的中共四川地下黨首任書記羅世文的堂弟),又開始上訪喊冤,他打電話問我眼下去北京,應該注意什麼事項等等…我靈機一動,就說:「不要去上訪了,我給你換一個話題,保證會提高你的關注度,增加和政府溝通談判的籌碼。馬上過來,我們當面交流,告訴你如何維權成功。」果然,老羅立刻風塵僕僕的趕到,坐下來還沒有喘口氣就說,「馬上說,車票已經訂好了,只有幾個小時就要上火車了。」

在等老羅到我們這兒來的時候,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安排如數家珍的告訴給子肅。子肅聽後非常贊同,一拍即合就這麼定了。因為我知道老羅在北京有非常廣泛的紅色資源圈子,也是一個熱心公益的仁人志士,對政治有很好的判斷力。我的主張是,讓他帶上子肅兄寫的呼籲信,向紅色後代的所有人傳遞,然後進一步了解他們對呼籲信內容的觀點、態度和主張。最後,最好還能夠親自攜信到胡德平先生的家裡(當時他正淡出公共視線,自媒體鮮有他的文字聲音),當面遞交並傾聽胡先生本人的意見和基本態度。

真是天助自助者,60多歲的老羅與我們非常契合,欣然接受我們的政治主張和安排,完全是一副雄赳赳氣昂昂,即將展開偉大歷史使命的莊重與興奮…當時我們三人,除了子肅看來有些壓力之外,我們兩個都是無憂無慮,更沒想到這個事件會給自己,給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造成多麼重大的社會衝擊。就在這樣簡單素樸的心態下,我把老羅親自送到成都火車站。分別前,我再次向老羅叮嚀一些原則性的問題,比方說,這就是一個黨校老師的個人建議,而且還是一份徵求意見的初步設想,目的就是關心國家民族的未來,還有共產黨在未來執政中如何堅固群眾基礎等等,同時也是告訴執政黨應該學會傾聽不同的意見,希望當局包容不同的政治主張在未來社會成為一種常態思維。

離開車站的我如釋重負,感覺完成了一起重大的維權案件。沒有意識也沒有想到這個行為的後續發展和變化,會是影響中國政治局勢,在體制內不斷產生爭論,涉及路線鬥爭的敏感問題。欲知北京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