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廷輝專論》美中在南海軍演不斷,所為何來?

  • 時間:2020-07-07 16: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美國尼米茲號及雷根號雙航母在南海軍演。 (USPacificFleet@twitter)

美中在南海不斷軍演

2020年7月4日,美國國慶日當天,美國航空母艦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及尼米茲號(USS Nimitz CVN-68)雙航母在南海海域進行軍演,特別是夜間演習,展現美軍可以24小時持久作戰能力。當雙航母進行操演之際,中國也派遣軍艦在附近「觀看」,雖無輕舉妄動之舉,但仍情蒐美軍作戰實力。相對地,當中國進行軍演時,美軍也會密集派出軍艦或偵察機,蒐集相關參數。

不過,美軍的雙航母演習,從六月初就由在美屬關島整補完畢的羅斯福號航母(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以及位在日本的雷根號航母擔綱,其後由美國加州前來的尼米茲號與羅斯福號展開雙航母演習,現羅斯福號航母返航美國中,由尼米茲號及雷根號航母繼續演習,並在中國開始在南海進行演習之際,進入南海海域進行演習。


羅斯福號航母(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TheRealCVN71@twitter)

由於雙航母在南海演習之際,中國也在7月1-5日在西沙群島進行軍演,公告西沙群島為禁區,防止7月1日香港實施《國安法》之際,美軍採取進入西沙群島水域進行「自由航行計畫」(FONOPs);中國人民解放軍在5月14日至7月31日在渤海灣進行為期兩個半月軍演,演習內容以奪島與兩棲作戰為主,顯然假想敵是台灣,而美軍也在中國渤海灣軍演前一日13日派遣「麥克坎貝爾號」(DDG-85)驅逐艦通過台灣海峽。

如將時序往前推至今年3月5-8日,美國「羅斯福號」航母訪問越南峴港後,3月13日美國「美利堅號」兩棲突擊艦(USS America, LHA-6)在南海進行F-35戰機起降演訓,也與「嘉貝麗‧吉佛斯號」濱海戰鬥艦(USS Gabrielle Giffords,LCS-10)進行演訓。15日,「美利堅號」再與「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進行聯合演訓。4月21日,「美利堅號」和導彈巡洋艦「邦克山號」(USS Bunker Hill, CG-52)正在南海執行任務;隔日,澳洲派出巡防艦「巴拉馬塔號」(HMAS Parramatta)前往南海,和美國驅逐艦貝瑞號(USS Barry, DDG-52)共同在南海進行軍事演習,隨後一同與「美利堅號」會合。


(USPacificFleet@twitter)

除中美在南海軍演外,更多的美國轟炸機、偵察機、運輸機等,從日本嘉手納基地起飛,或從美屬關島起飛,穿過巴士海峽進入台灣海峽或者進入南海海域,如此密集頻繁的軍事活動,讓人不免聯想到中美是否正在進行軍備競賽。

中國在南海的「漸進式擴張主義」

中國對周邊國家窮兵黷武,包括中國與印度、不丹邊界問題,中國與越南在南海發生漁船碰撞,中國干擾馬來西亞南海油氣田探採,中國與印尼漁業糾紛等,在南海擴張自我實力。

但長期觀察中國在南海的行為,包括1974年代的西沙海戰、1988年代的赤瓜礁海戰、1995年的美濟礁事件,2012年的黃岩島(民主礁)事件,2013年開啟的南沙群島填海造陸及吹沙填海工程,配合三沙市行政區的劃分,在南沙島礁上部署攻擊型戰機如「殲十」、運輸機「運八」及地對空防空飛彈如「紅旗九」等,更以這些島礁為前進基地,派遣軍力護衛海洋調查船前往「南海九段線」最遠端海域進行勘探,顯示中國在南海持續採取「漸進式擴張主義」。

近期,中國「海洋地質四號」以及「海洋地質八號」探勘船,均在中國海警船或中國海軍的護衛下,在南海「九段線」內進行勘探,中國的海洋調查船在遭受南海周邊國家的干擾時,中國海警與中國海軍均會採取防範措施,逼退周邊國家的海上實力,而美軍與域外國家(主要為日本與澳洲)的軍事存在,就成了周邊國家倚靠的制衡力量。

美中同秀肌肉的背後

一、美國方面

(一)美國選舉因素,川普在內政上無法得分,外交上試圖強迫取分:傳統上,國際社會出現強大的競爭者,對美國造成霸權地位威脅時,美國就會開始戰戰兢兢,調適其戰略與戰術作為,以阻止崛起強權對其霸權地位的挑戰。因此,美國對中國擴張主義的反制,可以預期,但今年在美國總統川普十一月初競選連任,以及共和黨能否再次奪回眾議院多數的考量下,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與黑人族群問題,使得川普在內政問題上無法得分,因此,在對中政策上採取威懾手段,可以展現川普在外交上強硬的一面。

(二)展現美國印太聯盟安全上的承諾,檢視聯盟體系的協調:美國雖然在印太地區與中國沒有領土糾紛,但美國從冷戰時期開始建構的雙邊軍事同盟體系,例如《美日安保條約》、《美菲防禦條約》、《美澳紐公約》甚至是《台灣關係法》等,正面臨美國在對這些國家的安全承諾上的挑戰,印太盟邦認為當中國崛起後,美國為了自身利益而不願與中國進行軍事衝突,倘若如此,美國的印太軍事同盟體系將在一夕之間瓦解,為了履行條約上的承諾,配合其印太戰略,重兵部署區域,軍事演習便是對聯盟體系國家表示美國的承諾,同時也展現美軍並未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散播而影響到戰力。


美國尼米茲號及雷根號雙航母在南海軍演,特別是夜間演習,展現美軍可以24小時持久作戰能力。(USPacificFleet@twitter)

此外,日本與澳洲也將配合美軍在南海執行印太戰略,派軍艦、軍機進入南海與美軍進行聯合軍演,美國也將藉此檢視聯盟體系之間的協調性,在南海遭遇任何突發狀況時,啟動聯盟體系間的協作機制。

二、中國方面

(一)中國到處搧風點火,對外維護「祖權」以鞏固「政權」:2020年是中國共產黨規劃在2021年建黨100周年之際,完成全面小康社會的驗收年,由於新冠肺炎以及中美貿易戰後的中國內部經濟情勢,已無法與改革開放後經濟起飛期相比,在內部失業率、貧富不均以及仍有多數家庭生活在貧窮線以下,對中國共產黨政權來說,不僅是面子問題,更有可能撼動其政權。

因此,中國挑起領土主權、邊界與海疆問題,其主權主張導引至「祖權」,對中國人民宣傳「老祖宗留下來的都不能少」,激起對外團結一致的「向心力」,讓人民深信只有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政府才能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夢,也因此,當中印邊界問題告一段落時,更傳出中國將陣地轉移至與喜瑪拉雅山的小國不丹,除了柿子挑軟的吃以外,更重要的是對外存在危機感,中國人民便有共同目標,經濟與正義問題就可以先放在一邊。

(二)「正反合」的唯物辯證法:研究國際關係或兩岸關係的學者時常無法解釋中國的對外政策,例如中國大力推動「一帶一路」,本應拉攏沿線國家,例如越南、印度等,但卻在南海問題與邊境問題與越南及印度發生衝突,採取強硬立場而不退讓,這不就等於是破壞了雙方合作的基礎與氣氛?至於在香港問題上,中國寧願以國安法侵害香港原本的自由、法治與司法獨立,讓香港的外資大逃,片面改變五十年不變的承諾,除了維穩的理由外,各界原本也都認為中國沒必要對香港「殺雞取卵」,但實際發展卻非如此。不過,如果採用黑格爾的唯物辯證法,從「正反合」的演進法來觀察,便可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思維邏輯。


港版國安法讓香港再陷動盪,但中國為何出手這麼重,就連分析家也常有不解。圖:立場新聞提供

「正反合」的演進法便是反題否定了正題,合題又否定了反題。但合題又並非是正題的回歸或還原,而是一個由正反兩個對立面中合理因素組成的,例如中國在處理南海問題,首先採取了忍氣吞聲的睦鄰友好政策,甚至在北部灣擦拭了兩條斷續線,形成現在的九段線,也喪失了「白龍尾島」的領土主權,睦鄰外交採取「正」的政策;但接下來在崛起後,改採鬥爭的模式,大規模造艦,強化海上實力,試圖逼退越南等周邊國家對南海的主張,從1970年代以後的幾場戰役一直到現在,採取「反」的政策,試圖在下一個階段達到「合」的局面,但這種「合」的局面又將開啟下一階段「正」的政策。

因此,美中之間表面上秀肌肉,軍事競爭外,更重要的是體制與哲學邏輯上的辯證與鬥爭,而中國共產黨與西方民主自由體制互動過程,就是一場鬥爭。

作者》林廷輝  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專長為國際法、海洋法、東海與南海研究、太平洋島國研究等。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